梦远书城 > 叶双 > 惧婚大丈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你……如果结果不如你所想的,那……”

  “绝不后悔,至少我做过了。”她下容一丝犹疑的说。

  从小,她就孤单,除了爷爷之外,便再无其他亲人,好不容易这世上多了个教她牵挂的人,说什么她也要试上一试。

  如果最后的结果不如人意,那么她想她也不会后悔,因为她努力过了,也就没有什么好还憾的,不是吗“好吧!我输给你了。”她的态度那么坚定,方岑心除了妥协,还能再说些什么呢“错,你该说的不是这句,而是“我祝福你””罗林握住她的手,满溢诚恳的双眸一瞬也不瞬的看着她。“我需要你的祝福,因为你是我的好友。”

  “傻瓜,我当然会祝福你,而且我还会助你一臂之力。”方岑心豪气的允诺。“我决定了,暂时不回美国,一定要留在台湾,直到你得到幸福。”

  “岑心……”有友如此,夫复何求啊她正要说些感性的话语,岂料她还没开口,方岑心就以夸张的姿势用力的擦拭着自己的手臂。

  “你怎么了?”罗林还以为她哪里不舒服,连忙问道。

  方岑心望着她,“我现在没什么,只不过你要再说那些恶心巴啦的话,我的鸡皮疙瘩就都要出笼了,所以我先拨一拨啊!”

  “你……”完全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答案,她不禁一阵错愕,虽然方岑心的搞笑的确是让那感性的成分淡去很多,但她仍是诚挚的说道:“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谢谢你。”

  “傻瓜!”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方岑心紧紧的握住她的手,虽然嘴里仍是粗鲁的骂道,两人的友谊早已牢牢的团结在一起了。

  一架飞机缓缓地降落在中正机场的机坪上。

  西门瑞却仍是闭目养神,一点儿也不急着起身。

  事实上,他有种想要被“原机遣返”的冲动,可是只要一想起老妈的哭功再加上老爸那“爱妻若渴”的模样,他的冲动便注定只是想想罢了。

  “西门先生,你不下飞机吗?”一位娇俏动人的空姐眼见他仍坐在座位上,以为出了什么事,又冲着他那“秀色可餐”的俊挺面容,便踏着优雅的步伐前来关心。

  西门瑞闻百张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称得上十分漂亮的女人。

  他的眸中没有闪过惊艳,对待这个航空界之花的态度就像在对待一个平凡的女人。

  “我没事。”收回目光,他认命的起身,在头上方的行李箱中拿出自己少得可怜的行李,头也不回的就要步下飞机。

  “西门先生!”那个空姐喊住了他,然后红着脸将一张名片交到他的手里。

  “这是我的电话,如果有任何需要我“服务”的地方,你可以打电话给我。”不顾其他同事的眼光,她很是殷切的说。

  “哦!”从善如流的收下名片,他随意地应了一声。

  从他的态度上看来,这张名片的下场显然也会和之前莫名其妙被交到他手里的名片一样,只能喂喂饥饿的垃圾筒。

  事实上,为了参加武术比赛和当裁判,他几乎全世界跑透透,这样的事不知遇过凡几,可是在他的眼中,不管再漂亮的女人,全都是一个样。

  也就是说,他辨认女人的能力根本近乎于零。

  女人总是问他,你还认得我吗虽然他口头上的答案都是“当然认得”,可在心底却有另一个答案,那就是通通不认得。

  所有的女人,不管高矮胖瘦、美艳丑陋,全都是一个样。无法让他记住。

  从来没人会相信,他可以记住很复杂的武术招式,却总是记不住女人的脸。

  许多人常说再美的女人也捉不住他的目光,他们总是笑谈他的无情和无心,但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之所以不动情,只不过是为了寻找一个可以将其面容镌刻在他心底的女人。

  一个让他永远不会将她和别的女人搞混的女人。

  与那些急急忙忙拖着行李的旅客擦肩而过,并没有勾起西门瑞归心似箭的心情。

  他安步当车,一步步的踱往入境大厅,显然西门端的那通电话依然困扰着他。

  只要一想到家里有个大麻烦等着他,他就很不想回家,甚至有一股冲动想要立刻去航空公司的柜台划位。

  麻烦和老妈的怒火在他脑中上演着拉锯战,脚跟想要向后转的冲动愈来愈盛。

  他爱武成痴,试问有哪个女人可以忍受为了武术冷落自己的男人有哪个女人会自己跑到他家去,出示不知打哪儿来的结婚证书,然后堂而皇之的住进他家西门瑞愈想,两道浓眉就皱得愈紧。

  到最后,他的人才到了入境大厅的门口,就真的往左一拐。准备直接走到航空公司的柜台,搭最近一个航班的飞机离台……“老公……”一声扬高的呼喊在他身后响起,西门瑞原先还以为是哪对热情的小情侣,旁若无人的在机场这个公众场所上演久别重逢的剧码。

  可是,当那声呼喊一落,一个纤细的身躯便往他的背后抱去。“老公!”

  这下他可没法再继续事不关己了,虽然他大可选择不予理会,将后头那个莫名其妙抱住他的女人拖着走,继续自己落跑的第一步骤!买机票。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