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惧婚大丈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还连说了两个“死”呢“大陆嵩山。”不等那边的炮轰结束,西门瑞认命的抽动着嘴角,说出自己的所在地。

  “你立刻、现在、马上给我滚回来。”显然西门端并不是真心的想要知道他在哪里,因为他在西门瑞回答的同时已经下达了指令。

  “为什么?”虽然他是很不想在“暴龙”如此盛怒之时去捋虎须,可要让他牺牲假期回台湾,总也得让他知道原因吧“为什么……你还敢问我为什么?”自西门端紧绷的声音中,可以让人清楚得知他的愤怒指数。

  西门瑞毫不怀疑如果自己现在人就在大哥的面前,他很有可能会气得想要一把掐死他。

  他最近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吗为了替雨晴出气打了房云华,那是一年前的事了,二妹夫凯特不是他揍的,想来想去,他应该没有做什么能让老大这么生气啊“大哥,到底怎么了?”

  “我生气是因为现在有一个女人,说是你的老婆,而且已经结婚八年了。”西门端试着缓下怒气,但成效明显不彰。

  “啊……”原本薄抿的唇倏地大开,这个答案他不论怎么想都想不到。

  “啊什么啊!那女人还出示了你们的结婚证书,上面有你的亲笔签名,所以不是开玩笑的。”

  西门端没好气的说着,而西门瑞可以想像他眉头皱得可以夹死苍蝇的模样。

  “那……那……”这个消息着实太过惊人,让西门瑞一时说不出话来。

  “还那什么那,你立刻给我坐飞机回来解决这事。”

  “喔!”除了应好之外,他还能说些什么呢西门瑞在心底哀悼着他早逝的假期。

  呜,究竟是哪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胆敢声称是她的老婆,害他的假期就这样泡汤,等他回去一定要把她给大卸八块就在他的脑海不断的闪过很多折磨人的画面之际,西门端又坏坏的补上了一句,“再告诉你一个恶耗……”

  “很难再有比你方才说的更劲爆的恶耗了。”他有些讪讪地说道,他是真的不以为还会有比刚刚那个更令人震惊的消息了。

  “是吗?”西门端的唇角大大的往上拉了几度。显然对自己要说的这个消息感到很是高兴。“你的老婆刚好和提前回国的老爸老妈撞个正着,老妈对她这个儿媳可说是[爱不释手]呢“哐!”地一声,西门瑞手上那支最新款的NOKIA手机已经面临四分五裂地躺在地上哀嚎的命运。

  呵,这个消息够劲爆了吧将手机拿得老远,这头的西门端拒绝接受那噪音的荼毒,然后他轻巧的阖上手机。

  老弟,这会儿可换我这个大哥看你的笑话了吧!就不知道你若坠人情海,会是个怎样的蠢模样。

  呵呵呵“老公,你在笑什么?”骆意泠洁白的小手攀上他宽阔的胸膛,不掩好奇的问道。

  “笑我家那个笨呆子,终于也惹上了情债。”

  一句话说明了他的幸灾乐祸,但却不难听出几许欣慰。

  看来不只是婆婆,只怕现在全西门家的成员都很想把小叔这个“存货”给出清,毕竟他可是仅剩的“货底”了。

  骆意泠想到这儿,一张小脸儿笑得异常灿烂,因为她也很想把小叔给“解决”呢!

  谁,到底是谁站在大机场中,西门瑞透着玻璃窗俯视底下那一排排的飞机,脑海里回荡的尽是这个问题。

  会是她吗随着这个问题的浮现,一张清痉削瘦的脸庞,怯生生的跟在他身后的身影,仿佛又出现在他的眼前。

  那时,他领着她站在这个机场的大厅,也是站在这块玻璃窗幕之前。

  “去美国,好吗?”他锐利的双眸认真的审视着她,他手上拿着的是两张飞往美国的机票。

  但再接下来的行程,必须由她自己来决定。

  “我运用了一些关系,帮你弄妥了美国的签证。”

  “美国……”多么遥远的一个国度呵在听到这个国名时,罗林忍不住有一丝瑟缩。

  毕竟她唯一的亲人刚刚丧生,又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嫁给一个陌生人,现在又要其被送往陌生的国度。

  这样频繁的更迭任谁都会感到不安,更何况是一个刚年满十八,没有见过世面的女孩子。

  “为什么要送走我?”声音细若蚊蚋,罗林的双手绞得死紧,显示出她的疑惑甚深。

  “唉!”西门瑞暗叹了一口气,早知道这个女人是一个麻烦,但既然已经揽下了,也只能为她做出最妥善的安排。

  送她去美国是最好的安排,毕竟,要他带一个年仅十八的女孩回台湾,只怕会吓坏一家子的人。

  更何况她还年轻,不应该就此被没有爱的婚姻绑住,这个世界恁大,该去见见世面,看看世界的辽阔才对,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安排,但决定权仍在她,如果她当真不愿意,那他也不会勉强,拉起罗林的手,他将她带往一旁的椅子,将她安置好后,他自己则弯身蹲在她的面前。

  “罗林,你还年轻,该多去走走看看,不该被一桩没有爱的婚姻绑住。”西门瑞很是诚恳的说。

  “可是……”我已经嫁给你了。

  虽然她的话语未落,但他却精准的知晓她的想法。

  “你是一个好女孩,应该拥有一个充满爱的婚姻,而我们之间,没有爱。”这绝对是既理智又实在的话,让人无可反驳。

  可是罗林的眸中却难掩一丝丝受伤的情绪。

  他们之间真的没有爱吗?她的心头顿时浮现这样的疑惑。

  此刻脑海中浮现的尽是他在救他们祖孙时的英挺身姿,还有他义无反顾的娶了她,将她纳入羽翼保护的良善。

  经过这短短十来天的相处,他的一言一语、一举手一投足,早已在她的心间刻下重重的一条痕,虽然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爱,可是她已经在心底发过誓,要一辈子当他的好妻子,以报答他的恩惠。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