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惧婚大丈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现在也该是她去偿债的时候了。

  “我……我……不相信!”张口结舌了好半天,方岑心对着露出自信笑容的罗林,只能吐出这句话来。

  “你不相信没关系,有空可以到台湾来找我,我介缙我丈夫给你认识。”

  对于她的怀疑,罗林不以为意,反而笑笑的提出邀请,她这样落落大方的态度,让方岑心也不由得多信上几分,可是……“不用到有空,我现在就要跟你一起去。”她果决地说。

  事关她的爱情耶!如果说罗林真的是个有老公的人,那……她的心忍不住泛起一阵窃喜,当下快乐的飘回自己的房间收拾行李,那“心动不如马上行动”的效率,让罗林连说不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台湾对她来说也算是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有个人陪也好。

  肃目远扬,西门瑞硕长劲瘦的身子直挺挺的立于山丘之上,静静俯视着这座满是历史痕迹的嵩山少林寺。

  爱武成痴的他几天来都待在这座山丘之上,看着山丘下的僧人努力地练着少林拳。

  瞧着瞧着,回忆逐渐涌上,数年前,他也曾像现在这样俯视着那些僧人打拳,只不过那时他瞧了不过十来分钟,就……脑中不经意的浮现一张很模糊的脸庞,记忆回到数年前当初他在这荒僻的山区救下一老一少,他们被一群类似草寇的流氓追逐。

  那个时候的大陆并不如现下这般开放,很多地方还过着近乎封闭的生活,自然在这样广大的一块土地上,还有许多文明法律管不着的地方。

  眼见那一老一少奔跑得狼狈,秉着武者的精神,他毫不犹豫的管起这档子闲事。

  “小子,我瞧你不是本地人,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正所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管我是不是本地人都应该互相帮助。”西门瑞正气凛然的说道,并且密实的将那一老一少给护在了身后。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更何况我可是那老人家的徒弟,今天这档子事算得上是家务事。”

  领头者说起话来有着乡下口音,西门瑞勉强能听得懂。

  在听完那几乎称得上是荒谬的话语后,他轻蔑地一笑。如果真照那个人的说法,难不成家人之间杀人放火也算是家务事吗?更何况据他说来他还是人家的徒弟,有徒弟这么对师父的吗完全不能接受他的说法,他的身躯完全没有让开的迹象。

  “如果他们自愿跟你们走,我便无话可说,可是如果他们不愿,这档子闲事我自然是要管上一管。”

  他很是潇洒的说,对他这个习武者来说,他是断不能容忍有人在他的面前欺侮弱小的。

  “哼,那就看你有没有条件管了。”领头者低哼了一声,随即摆开阵仗。

  “年轻人,你还是走吧!”被他护在身后的老人家开了口,不愿牵连无辜。“但是我有一个请求,想请你带着她离开。”

  “老先生,你别担心。”正所谓没有个三两三,哪敢上梁山,他西门瑞好歹是以十八岁之龄便夺得世界大赛冠军的武术高手,哪里会将眼前这样的阵仗放在眼底。

  他的颈项微偏,对着一直搀扶着老人家的少年说:“你快把老伯扶到一旁去休息,有话等会再说……”

  似是不耐久候,那个领头的人二话不说的朝着他的面门击出虎虎生风的一拳,西门瑞机灵的头微偏,堪堪闪过那拳。

  呵,原来是有个两下子的同道中人,他正愁手痒找不到人“切磋”武艺,就有人自动送上门来了。

  他是不爱“逞凶斗狠”的啦,但是有机会切磋当然也不能轻易放弃,毕竟现下已经很少人自愿当沙包让他练拳头了。

  西门瑞不再将目光放在那一老一少的身上,专心应敌,只见他先是只闪不攻的和那人纠缠,而在他瞧清楚那人的武术路子之后,他便开始凌厉的攻势,一举手、一投足,看似优雅却蕴含着厚重的力道。

  “原来也是有底子的,难怪敢管闲事。”领头者在脸颊被一拳击中之际,低啐一口血水,表情狠戾的说。

  “彼此彼此,你不也是因为有着一身的武艺,才会欺压弱小吗?”

  脸不红、气不喘,西门瑞轻松以对,在一连串的拳攻之后,他倏地翻拳为掌,一个小擒拿攀上了那人的手腕,然后毫不留情地重重一掌拍上他的胸口。

  只见那人的脸涨得通红,活像是要喘不过气来似的,摇摇晃晃。

  他的几个爪牙见了,连忙奔上前搀扶着他,等他好不容易顺过气来,自知遇着硬底子的人,只得狠瞪那老人家一眼,说道:“罗方,你别以为我这样就会放过你,只要那东西一天不交出来,我便不会罢休!”

  狠话一撂完,几个凶神恶煞样的男人便一溜烟的消失了踪影。

  西门瑞拍了拍自己被灰尘沾染的衣服,踏着稳健的步伐往那两人走过去。

  “小子,谢谢你啊!”老人家显然已经受了伤,说起话来有些中气不足。

  望着他们苍白的脸庞,他暗自盘算,该先送老人家去医院。

  可是他的话都还没有出口,老人家就突然紧捂着胸口,一副承受着极大痛苦的模样,而他身旁的少年则是紧张的翻着他的口袋,愈翻便愈急,那双乌黑的瞳眸都漾起了泪光。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