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出岫 > 跟监淑女 >
四十五


  二十岁,这么值得纪念的日子,她却是如此悲惨的度过。

  都是他害的。

  她正在休息中。花菖蒲打量著他眼中的悔意,也不想逼他太紧。医生说她淋雨过久,感冒转变成轻微肺炎,要好好的观察治疗。

  拜托你……高傲如他,也忍不住低声恳求。我想见她。

  她现在还没清醒,你见了也没用。这是实话。

  没关系,我可以等她醒过来。黎紫阳说出心里的期望。然后,向她说声对不起。

  午夜,昏迷了一整天的人,终于眨了眨眼,醒了过来。

  她一动,床边的黎紫阳就跟著抬头。

  番红?他满心期待的看著床上的人,一颗悬浮不定的心因她的清醒而平静下来。你终于醒了。

  你?花番红对之前的事全无印象,自己不是在海边?我怎么会在这里?她看了看,认出这是自己的房间。你怎么会在这里?

  对不起。黎紫阳紧握住她的手,不断的道著歉。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怎么了?花番红满头雾水的看著他。

  很难想像向来骄傲的他也会有向人道歉的一天。想当初他在街上赖抛愉拍、摔坏她相机的时候,也没有道歉啊!

  我昨天不该那样对你的。黎紫阳每看她一眼,都觉得自己混帐到了极点。

  花番红想起来了,自己昨天的举动,以及他莫名其妙的暴躁。我昨天坐在海边淋雨的时候,仔细想了想,其实也就算了。

  算了?黎紫阳难掩惊讶。

  是啊,我不必和你生气啊!反正又不是不知道你就是那个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虽然有时候你实在可恶得让人想开扁。

  当然,在你家和刚出来的时候我真的是好生气、好难过,要不然也不会拿鞋子丢你啊!到了楼下后,我才发现没带钱,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就跟著人潮走到了捷运站。花番红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那时候我穿著一身礼服又没穿鞋子,全身淋得湿答答,路过的人都一直看我。

  黎紫阳忍不住紧紧的抱著她,心里后悔莫名。

  对了,我才要跟你道歉!花番红想起一件事。因为我那时候还很难过,也不想回家,到了捷运站,想想就到你上次带我去的淡水海边好了。可是因为我身上没钱,所以只好拿你送我的手链去换车票。

  花番红不得不承认,自己那时候是带著一丝丝的报复心态啦!

  换车票?黎紫阳听得心酸,想著一个身穿华服的赤足女孩,居然在人来人往的车站里拿著手链和人换一张到淡水的捷运车票,真是情何以堪!

  嗯,我也不敢随便找人,就跟服务台里的站员拜托。花番红回想起来,都觉得自己的行为真的很蠢。那个站员一脸为难,还很好心的问我需不需要帮忙报警,害我差点跟他说同情我就给我钱’;不过我说我只要一张去淡水的票,我可以用手链和他换。他大概看我很可怜,全身湿、又一直哭,后来终于同意了,给我两个五十元铜板,要我自己去旁边的机器买票。

  黎紫阳听著她的叙述,简直是心痛如绞。

  她居然就为了一张车票,站在服务台前拜托人家,还一直哭……

  对不道!除了这句话,他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来表达自己的歉意。

  都是他,都是他才会害得她这样。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