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出岫 > 跟监淑女 >
四十一


  没有第二个选择,这只是一场交易,伯伯是买方而不是施舍的人,这对现在的她而言,很重要。

  而且,失了手链虽然不舍,但却让她换得了一丝丝的尊严。

  这,是报复。

  花家大宅内,现在是一阵兵慌马乱。

  老爷,六小姐还是没有回来。管家阿勇从外头跑进来,身上也不免遭大雨淋湿。

  这种雨,就算有撑伞也是起不了作用,照样是浑身湿透。

  还没回来?花少东著急的来回走著。怎么会这样呢?我明明交代她早点回来的,现在雨下这么大了,她就穿那么点衣服,又没带伞出门,这该怎么办呢!茴香啊,电话打通了没有?

  有通,没有人接。花茴香答道。

  原本她回家是为了看妹妹明天的笑话,以报当年的一箭之仇,却没想到妹妹居然敢阵前脱逃,还不巧的碰上台风天,惹得一家人鸡飞狗跳的不安宁。

  她出门时没说去哪儿吗?

  看著外头的天色越来越暗,众人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过一会儿花菖蒲、花蓟也提早回来了。

  番红还没回来?花菖蒲的眉头纠结著。

  这小鬼,嫌上次打得不够吗?花蓟眯起眼,立即动怒。

  而且她身上还是穿著明天晚会上的衣服,不太对劲。花樱提醒道:我看她出门匆忙,像是有什么急事似的。

  这个笨妹妹,就算有急事,这么晚了也该打通电话回来报平安啊!也省得大家操心烦恼。

  大姊,这么晚了,要不要派人去找?花茴香也不免担心起来了。

  以花番红的智商而言是很容易被骗的,更何况她居然还笨到穿著那么招摇的衣服出去,危险性更是增加了一倍有余。

  花菖蒲眼睛一转,想到了黎紫阳这么一号人物,翻出笔记本,找出花石竹上次顺便给的电话。

  (喂?)

  电话一接通,传来个不怎么耐烦的男声。

  黎先生吗?我是花菖蒲,她先一步的报上姓名,对方沉默不语,似乎是愣住了。请问舍妹在你那儿吗?

  (她还没回去?)

  黎紫阳一个晚上就在想著这件事,偏偏她手机又没带走,害他急得有如热锅上的蚂蚁,结果她居然还没回家!

  黎先生,我是很认真的。花菖蒲泠静的再重复一遍:番红真的没有在你那儿吗?

  (她下午来没多久就走了,我骗你干嘛?)话声一顿。(我也是很认真的,她真的还没回去?)

  这该不会是诱骗他去晚会的伎俩吧?

  是,打扰了。花菖蒲直觉事情不妙,也不再和他多聊便挂上电话,番红也不在朋友那里。

  那是去了哪里?花少东不禁哀叫:菖蒲,你快点再仔细想想,她还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

  花菖蒲摇头,就刚才黎紫阳的反应看来,恐怕他们下午有点小问题。既然如此,妹妹没回来,是会去了哪儿?

  看了看时间,再瞥了眼逐渐增大的雨势,她当机立断的道:

  茴香,你去拜托东云,动用关系去找人。

  大姊?在一旁沉默很久的花忍冬终于哭了出来,六姊不会有事吧?

  居然要动用到五姊夫的关系去找人,六姊到底怎么了?

  没事,只是不知道人去了哪里。花菖蒲拍拍小妹。蓟,你拨电话给石竹,要制刃盟那边也派人去找,提醒他从上次我提的那个男人住处附近开始找,顺便要他和东云联终。

  大姊,到底怎么回事?花樱也觉得不寻常,大姊不是小题大作的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