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出岫 > 跟监淑女 >
三十九


  你……

  花番红不给他反击的机会,转身就跑,一开门,却看见正要按铃的王景山。

  咦?番红,今天怎么穿这么……

  话还没说完,花番红就冲进了电梯。

  番红?她怎么了?王景山纳闷的转头,正好看到刚由工作室跑出来的黎紫阳,连忙发问:番红怎么了?怎么就这么跑了?

  吵架。黎紫阳也很闷。

  吵架?王景山提高了音调。

  他们是常吵架,可是都只是小拌嘴的程度,但这次感觉起来挺严重的,为了什么?

  你不用去追吗?黎紫阳这当事人居然还坐得住。

  黎紫阳深吸了口气,一脸的莫测高深。

  天底下哪对情侣不吵架?他们虽然常吵,气过就算了,没有什么大碍的。

  但为什么这样想了之后,内心还是有点不安?

  紫阳?

  他一抬头,正好对上王景山担心的限神。

  没事。他对王景山说,也对自己说。群星的事怎么了?

  知道他不愿谈花番红,王景山也只有祈祷事情真如他所说的没关系了。

  可是,不是他悲观,而是看见刚才跑走的花番红,他直觉今天的事绝对没这么好解决。

  等著看吧!

  到了傍晚,台风周边气流带来的雨滴滴答答的落了下来,一下子就让路人湿成一片,纷纷走避。

  负气离开了大楼的花番红是边走边哭,脸上是泪是雨都分不清了,她茫然的在大街上走著,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能干嘛。

  背包留在他那儿,钥匙、手机、钱全在里头,现在的她什么也没有,包括脚上的鞋子也拿来丢他了。

  赤著脚,花番红在雨中淋成了落汤鸡,却仍然想不出办法。

  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著,偶尔和人交错而过,对方的错愕眼光也影响不了她,她就这么淋著雨,止不住的泪水就和大雨一漾不停的住下滴。

  不久她顺著人潮走进了捷运站。

  看著路线图,她决定了要去一个地方,只是……她没钱。

  迟疑的在自己身上摸索著,只是礼服怎么可能有地方放钱?而且她只换了衣服,还没配上什么珠宝首饰的……首饰?

  抬起手,她看向那条银色链子。

  一咬牙,她解下手上的链子,走向捷运站的服务台。

  先生……迟疑著,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有什么事吗?小姐。

  站员看著眼前这位穿著一身小礼服却被大雨淋得浑身湿透的狼狈女孩,他笑了笑,希望让她能放轻松一点。

  不好意思……努力的止住停不了的眼泪,即使内心再怎么迟疑,花番红还是决定就这么办,毕竟她也想不出其他的办法了。我想要一张到淡水的车票。

  小姐。站员失笑,这位小姐是不曾搭过捷运吧!也难怪了,看她那身装扮,应该是位千金小姐,不懂得大众运输工具的购票流程也是正常。我们这儿是服务处,不是售票处,你如果要买车票的话,要到一旁的售票机去讲买,有没有?就在那一边。站员站起来朝旁边一指。

  还有还有,如果你没有零钱的话,先去找换钞机换硬币,再没进购票机,上头有操作方式,你照著做就对了。站员好心的详加解释,看她这种大小姐,身上搞不好只有千元大钞。

  花番红一听,更是不由得悲从中来,只差没有放声大哭。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