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出岫 > 跟监淑女 >
三十五


  完了。花番红哀号,还有谁?

  还有四姊。花忍冬嗫嚅道。

  樱啊——花番红咬著下唇,握住了妹妹的手。忍冬,一会儿你一定要帮我求情啊!

  我会的。花忍冬也捉住了她的手,只是……

  她们二姊可是不会听人家求情的。

  没关系,心意到就好。花番红有了慷慨赴义的心理准备。我们走吧!

  上帝啊,保佑她吧!

  在被禁足一星期满后,花番红迫不及待的冲下楼准备去会情人,却没两下就让父亲逮个正著。

  番红啊,爸爸好久没看到你了。花少东堆了一脸的笑,让人一看就知道别有目的。

  爸,你做人家父亲的,好意思对女儿说好久不见啊?花番红忍不住亏了父亲一句,心想难得出现的父亲肯定有话要说。

  该不会连他都要凑上一脚,为了她一夜未归的事念上一顿吧?她都已经熬过二姊的摧残了,一个代表就够了,好吗?

  想起那日的惨状,花番红仍是心有余悸。

  爸爸忙嘛!花少冻一点儿也不心虚。

  那我就不耽误爸爸的时间了。

  幸好不是找她麻烦,花番红一转身就要出门,却又被父亲拉住。

  爸,到底有什么事?花番红只希望他有事快讲,别碍著她出门。

  呵呵,就是那个嘛!

  那个是哪个?花番红尽量维持著耐心,看著父亲在那儿故弄玄虚。

  就是那个嘛!花少东欣慰的看著她,一转眼,你也快二十岁了,想当初我抱你去王大哥的喜宴上,你才那么一丁点儿大,王大哥还称赞你长得很可爱。时间过得真快,岁月真是不饶人……

  原来是这个。

  花番红终于懂父亲的目的了,可是他现在却不知将话题扯到哪儿去。

  爸?她试探的唤他,只是不断回忆著她的成长史的父亲一点也没听见。

  耸耸肩,花番红决定留他老人家在这儿慢慢回忆她的童年趣事,至于她嘛,当然是快点去见黎紫阳啰!

  生日宴……反正她现在有黎紫阳了,老爸的计谋与她无关!

  两人一别七天,再相见少不了是一阵亲热,所谓小别胜新婚,相思可是情感的发酵剂之一呢。

  不过花番红只要一想起临出门前父亲提到的事,就觉得头大。

  父亲想必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交男朋友的事,该告诉他吗?可是就算跟他说,黎紫阳也不是他喜欢的黑社会大哥身分啊!

  想什么?

  黎紫阳注意到她居然在发呆,相当的心不在焉,三魂七魄都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

  没事,我只是在想,生日真麻烦。花番红一叹。

  生日?你生日快到啦?她应该是二十岁了,二十岁生日?很值得纪念嘛!应该要好好庆祝一下。

  就是二十,所以才麻烦。花番红垂下了头。

  这怎么说?这个女人该不会说什么不要长大之类的鬼话吧?

  才不过二十,其他女人三十岁生日不是一样过?她才二十,算是很幸福的一个里程碑才是啊!

  唉,你不懂啦!她又叹一口气。

  带他回家给众人认识?好像也不太妥,二姊还在为了那天的事情生气,看到他不拆了他才怪!而且黎紫阳的脾气又那么差,万一惹火了众人,岂不是雪上加霜?到时候自己恐怕连大门都别出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