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出岫 > 跟监淑女 >


  我没赖,只是我刚才叫了你好几声,你都没反应,我想你应该是早就聋了吧!黎紫阳由狂怒转为一脸冷淡,可见得刚才的连声吼叫挺有发泄的效用。

  你刚刚又不是在叫我,我回你做什么?花番红眨眨眼,一脸认真的表情。我觉得叫花番红就很棒了,不用你替我改名,如果我刚才真的应声了,那不就代表我要改名了吗?我才不要。

  他都故意叫自己红番了,自己哪会笨到应话啊!

  红番、红番,一点也不符合她甜美的形象。

  你也知道自己叫花番红,那何必非得露出红番的蛮性不可?

  黎紫阳现在又会笑了,看得花番红一阵冷意,觉得这个人精神分裂得真严重,短时间之内又是气、又是笑,神经!

  我当然知道自己叫花番红,我想不记得的人是你吧!才会老爱叫我一些怪名字,还赖在我头上。她咕哝道。

  别告诉我,从小到大没有人叫过你红番。他才不相信她的同学有那么仁慈呢!

  是曾经有过,可是他们都知道那么叫,我是不会回答的,所以后来他们还是叫我番红。她据实以答。

  你还真坚持。

  话题到这边,宣告结束。至于自己先前在气什么,怒火来得快、去得也快的黎紫阳自然是全没了印象。

  所以,这位大制作、大作曲家、当红男歌星就理所当然的在她旁边坐下,开始他的电影欣赏会。

  花番红则吃著她的零食、看著她的杂志,偶尔发出一、两句问话。

  这样的两个人居然能和平共处,王景山的评语是:就像黑豹旁边住著一条热带鱼一样的诡异,而且出人意表。

  只是,当事人都浑然不觉。

  戴上了出入证,花番红好奇的看著这个地方。

  今天,黎紫阳有个谈话性节目要上,而打定主意跟到底的她,自然也是得他的庇荫进到了电视台内,展开新奇之旅了。

  咦?那个是周天王吧!她兴奋的低叫,拉拉身旁的黎紫阳。有没有纸笔?我想跟他要签名。

  没有!黎紫阳的口气不太好,走向休息室的步伐是越迈越开。

  签名?他的签名她怎么就没想要过?

  你又在生什么气?花番红真搞不懂他,动不动就生气,一定是缺钙质!

  我看你还是多喝点牛奶吧!这可是良心的建议,要不然以他这种个性,怎么在社会上跟人家来往啊?

  谁敢和他当朋友,谁敢靠近他和他相处啊?

  黎紫阳理也不理她,径自走著。

  这男人真怪!

  进了个人休息室,花番红挑了个离他最远的位子坐下,倒了杯水慢慢喝著,等心跳恢复正常。

  讨厌的人,分明是故意走快的嘛!也不想想他的腿比自己长了多少,一点也不懂得体贴别人!

  说话!黎紫阳远远的向她下命令。

  这女人是怎么回事,反应和别人一点也不一样!难道她看不出来自己在生气吗?居然不道歉、也不说些话来讨好他,就这么自顾自的喝著水,还故意坐离自己那么远,分明是存心想气他!

  花番红转头看了看四周,确定他是在和自己说话后,才淡淡的挥了挥手。

  说什么?反正说什么都没用,你生气时不是不理人的吗?

  她才不要浪费口水咧!茶又不是多好喝的东西。

  她果然知道他在生气,却一点也没有心要想办法解决,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无关紧要的继续喝著茶。

  她有没有一点脑袋呀?他生气时不理人,那她不会多试几次,直到他不生气为止吗?

  看她那怡然自得的模样,黎紫阳是一把火在心里烧。

  这个女人真是把他瞧得太扁了!一点也不把他放在眼里。

  黎紫阳怒火中烧,却也不愿再开口,就这么坐在那儿生闷气。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