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出岫 > 跟监淑女 >


  黎紫阳一扬眉,为著她可爱的装模作样忍不住想笑出来。

  随你便,吃完自己整理,别碍到我。

  我哪一次没收了?花番红也不和他啰唆。

  这几日的相处下来,她早已知道他最大的特色就是情绪全无规则可循;有时说话顺著他的意,他反而更加不爽,有时故意吐他槽,他却被念得很乐。怪人一个!

  所以花番红也懒得想太多,反正都是赌运气嘛!照著自己最真实的反应来面对他,反而轻松多了。

  将东西放到客厅,花番红犹如到了自己家里,相当闲适的拿出新购的杂志和各式各样的零食往桌上堆,然后便优游自适的看起杂志来了。

  看来你满自得其乐的。黎紧阳看著她的自在,眯起了眼。

  还好啦!花番红抱著洋芋片坐直了身子。虽然你这个主人并不是当得很称职,但我知道别扭是你的天性,难以改变,所以我很能体谅的,你用不著太过自责。未了,她还朝黎紫阳一笑。

  我想,我如果再称职一点,也许你明天就会搬来让我养了。自己没怎么理她,她就已经摸遍了这间屋子,大摇大摆的仿佛她才是主人,要是再理她,岂不是没完没了?

  搬来给你养?花番红仰首哈哈大笑,你不会真的是在担心这个,才故意对我不理不睬的吧?反正他当初说的是任你要求嘛,任的意义不就是自己说什么都行吗?

  也许我当初真的该要求你娶我。

  如果真的这么做了,老爸的二十岁相亲宴也不用办了,再加上大姊、二姊、三姊、樱、茴香和忍冬的反应……哇,一个小小的要求就可以让家里天翻地覆,同时还拖一个不认识的黎先生和他广大的歌迷们下水,真有趣耶!

  黎紫阳第一次对这个女孩起了防备心,考虑著她这句话的真实性。

  她若真的这么要求,自己是娶还是不娶?

  哎呀!我随口说说而已,你那是什么样子嘛!花番红嗤笑。要我真这么想的话早就说了,何必和你客气呢?我老实和你说吧,别说是娶我了,就算像你刚才说的要搬来给你养,问题都还大得很呢!

  自己家里的姊姊是何等角色,岂容得她做出这等事?

  她这么一提,黎紫阳也想到她不过是个不满二十岁、还有门禁的小女孩,自己怎么也不可能答应这种要求。

  别拿这种事开玩笑!黎紫阳的怒气说来就来。

  看吧!好心解释给他听,反而还得承受他的怒气,真不知道这个男人的脑袋里装的是什么?

  算了,懒得和他计较。

  随便的点两下头,花番红举高手中的零食袋子。

  要不要吃洋芋片?

  你这样算不算是顾左右而言它?黎紫阳这次的气可没这么快消。

  不好意思,我的中文程度不好,要不然你用台语再说一次好了。花番红悻悻然的收回手,自己吃。

  我不会说台语!黎紫阳的声音更大了。

  不会说台语就说国语啊!喊那么大声做什么?花番红仍是不当一回事的掩住自己的耳朵,减低接收的音量。还有,我提醒你哦!你可是当红的歌手,嗓子是很重要的,别再这么大声喊叫了。

  在知道他的身分后,她回家上网查了一下,发现他真的是很红、很有名的歌手,难怪会有那么严重的被害妄想症。

  想起自己惨烈仪牲的相机,她就不免伤心起来。

  不过没关系,那个王先生说会赔她一台全新的,这样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不用你管!黎紫阳仍是大声怒吼。

  不管就不管嘛!花番红耸耸肩,认为自己仁至义尽,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别理他,省得遭受无妄之灾。

  重新抱著洋芋片靠回桌边,她认真的看杂志、吃东西。

  她这是在使性子吗?居然就这么将他丢在一旁?

  红番!他试著唤起她的注意方,只可惜没有效用。

  红番?依旧是没反应。

  花红番、花红番、花红番!黎紫阳加大音量,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你做什么,这样很讨厌耶!花番红捂住受难的耳朵,相当哀怨的看向站在一旁的黎紫阳。

  这男人怎么这么没风度呀?自己都退让一旁、不和他争了,居然还对她大吼,真是没良心!

  你不在乎你的金嗓,我可还想要我的耳朵耶!我的耳朵都在嗡嗡嗡嗡的叫了。花番红扯扯耳朵、甩了甩头,抬头瞪他一眼。万一我听不见了,看你怎么赔我?

  就算你听不见了,也不是我造成的。他绝对相信,她的耳朵在自己下手之前,早就已经失去效用了,不然怎么叫她,她却充耳不闻?

  咦?你想赖?花番红瞪他。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