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出岫 > 跟监淑女 >


  怎么这男人翻脸像翻书啊!花番红很快的发现他一定有著很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才会情绪起伏这么大。

  才不过多问一句而已,马上就变脸了。

  没有——花番红故意拉长尾音,外加摇了摇头。我只是有点吓一跳嘛!她耸耸肩。我叫花番红,你好。

  花番红?黎紫阳扬起眉,颇有取笑意味。我只听过红番。

  你这是在挖苦我吗?啧,又变天了,居然露出那种不怀好意的样子,他果然是个十足的坏人。

  我只是说出我的感言,要抗议的话就去找帮你取名字的人。黎紫阳收起笑,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花番红瞪他一眼,却笑了起来。

  这么说来是要找我爸啰!可是我个人觉得我的名字还算好的了,至少很好记,而且也不像大姊叫菖蒲,一听就让人想到端午节,何不干脆叫粽子算了。这是她自从懂事以来就一直怀疑的事,花番红只要想到就觉得好笑。

  还有还有,我妹妹的名字也很可爱,她叫忍冬耶!忍冬、忍冬,好像冬天多难受似的。

  看来你很能自得其乐。看她笑得那么开心,黎紫阳有些错愕。

  菖蒲、忍冬?他个人倒认为是比番红好一点。

  还好啦!人生就是要以快乐为主嘛!追寻快乐向来是她的座右铭。

  你几岁了?

  十九……啊,就快满二十了。提到二十这个特殊的年纪,番红就不得不想到老爸那无聊的规定。

  想来今年也会有那么一场别开生面的生日宴吧!就不知道在已经拐到盟主女婿的现在,父亲是否仍会坚持要推她下海?

  想想还是会吧!毕竟他又不嫌家里大哥多,而且二十岁生日宴也都办习惯了,突然要他停,恐怕他会抗议吧!

  二十?黎紫阳又看她一眼。现在的小孩子都不用上课的吗?

  这位叔叔,我已经毕业很久了。

  她可没说谎,被退学也是另一种形式的毕业。

  居然叫他叔叔?黎紫阳白她一眼。

  高中?黎紫阳又拿过一本书。没考虑继续升学吗?

  怎么连这位仁兄都有这种观念?现在都什么年代了?

  人生以追求快乐为目的。她还是这么一句话。

  然后呢?黎紫阳不明白她的意思。

  又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读书这条路!我大姊和三姊书都念得不错,茴香和樱也很厉害,家里已经有她们这几个状元了,我何必去凑热闹?

  她一见书本就头痛,缺课情形也颇严重,还不如做她想做的事,既适合自己,又不用在课堂上浪费生命。

  这样不是很好吗?

  黎紫阳再度抬头看她,想著她会不会是那种一家子优秀份子中格格不入的异类,达不成父母的期望又逃不出姊姊们的阴影,遭家人排挤才会干脆放逐自我的在街头闲晃?

  这种案例在社会新闻中不算少数。

  会是吗?

  你在看什么?花番红觉得他的眼里有说不上来的诡异。

  你是因为家庭没有温暖才会跑出来的吗?怪不得她会提那个什么跟著自己的要求,不会是没处可去了吧?

  唉!平白无故招惹到这种麻烦。

  家庭没有温暖?花番红认真的思考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家庭叫温暖耶!花番红实在很难回答这么抽象的问题,不过她可以举一点实例。我家算是满奇怪的,曾经有几个老师还把我归入问题家庭之列呢!我爸娶过三个老婆,有七个女儿,我是老爸的六女儿,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就是我刚才说过的忍冬。

  的确是问题家庭,黎紫阳又将手上的书放下了。

  继续。

  哦!花番红应道,我爸其实满疼我们的,只是习惯有点不怎么好。老是拿女儿当作诱拐大哥的利器。我的姊姊们……这很难讲,各有各的特色,像二姊就很可怕,我几乎是能躲就躲,免得遭殃。

  二姊花蓟的脾气可不是盖的,家中几乎没人治得了她,包括大姊也顶多是可以念念她而已。

  可怕?黎紫阳不解。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