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老大不做白工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欧定雄和牛金叶夫妇共生下二男二女,欧杰斯、欧采彤、欧采琳、欧立阳,男的帅女的美,真是出色的一家人。

  水漾动也不动地看着,好多情绪涌现,惊讶、难堪、心乱,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唯一能确定的是,他们都不晓得有她的存在。

  尤其是那个男人,欧定雄,她的亲生父亲。

  郭卧虎第一个注意到水漾脸色发白,想带她离去,欧采彤从来学不会看人脸色,毕竟这世上有什么人、什么事比她更重要?

  “等一下!我猜,你们也来买手表,买好了吗?”欧采彤对名牌的敏锐度使她快速扫描现场四人,瞧见云水漾手上的新表,“天哪!你居然买这么寒酸的表,也敢戴出来,存心丢卧虎的脸嘛!就算你是卧虎的表妹,穷亲戚就该自动闪远一点去!”

  真是令人叹为观止,欧采彤艳丽非凡,宛如高傲的孔雀,世上的价值观是以她为标准的,更教人刮目相看的是,欧家的人并不觉得她的态度有何不对,没人出声阻止她更嚣张下去。

  事实上,欧家的男人早放弃了去管欧家的女人,都抱着一个念头,反正就一天而已,忍一下就过去了。

  因为今天若是不忍耐陪欧家的女人出门逛街扫货,牛金叶发誓说她要把“全家团圆出巡日”改成一个月一次,而她,说到做到。

  牛金叶天生贵夫人的派头,只对郭卧虎露出略略和善的一笑。“你便是郭总裁的长孙,是够资格成为我女儿的爱慕者之一。”

  欧采彤脸泛光彩。“妈咪,人家也是倾心卧虎的。”

  “不必!”郭卧虎从嘴里吐出冰块般的字眼,“欧夫人,请你听清楚,我从来就不是欧采彤的爱慕者,事实上,我很讨厌欧采彤!麻烦你管好你家的花痴女,不要倒追男人不成还说被人爱慕,恶心到极点!”

  欧采彤花容失色,牛金叶气得满脸胀红。

  “你一定在说气话,生气我到日本留学没告诉你,但那时你人在美国,我以为你至少要两三年才回来,所以想趁这段时间将自己变得更完美……”欧采彤不相信她的付出得不到激赏。

  “你有完没完!”郭卧虎只感到荒谬可笑。“我建议你干脆搭起舞台,自编、自导、自演,看你一人演出的‘独脚戏’有谁大声叫好!”

  欧采彤脸色一红,忽然变得十分娇羞。“你也觉得我有大明星的架式,是不是?可惜豪门千金进入演艺圈是糟蹋了些,否则的话,那些女明星哪还有今日的风光?风采早被我抢光了。”

  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她对自己的自信心,强到九级台风也吹不走。

  郭卧虎眉毛嫌恶地皱起。“欧采彤,我说我非常讨厌你,你是真的听不懂,还是神经有问题?”

  欧采彤笑得比百货公司的电灯更灿亮,“不可能的,像我这样完美无缺的大美女,男人不可能讨厌我,只会自卑配不上我。卧虎,你不用自卑,只要你好好在‘柏皇集团’求表现,由你爷爷手中接过总裁之位……”

  “我不会是下一任总裁!”郭卧虎冷冷打断她,冷嗤道:“皇亮和帝日各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想当总裁夫人,记得相准目标,别再表错情。”

  这一次,欧采彤真正呆住了,任由郭卧虎一行人由她眼前离开。

  牛金叶拍拍女儿的香肩,铁口独断道:“采彤宝贝,郭卧虎配不上你,那种又臭又硬的个性,活该没福气坐上总裁宝座。而且,根据我的内幕消息,他婶婶在集团里结党营私,手握重权,目的就是想将自己的儿子扶上‘太子’宝座。郭卧虎父母双亡,命运总会差一些。”

  “妈咪——”欧采彤有些不甘,总希望郭卧虎也成为裙下拜臣之一。

  “别说了,先挑你喜欢的手表吧!”

  牛金叶聪明的用名牌手表转移女儿的注意力。

  欧采琳则是面色惨白,好担心欧采彤转移目标看上郭皇亮。“妈咪,你不也说过,郭总裁最看重的是长孙郭卧虎,他老人家至今不肯将位子让给儿子坐,有一回还公开说要直接交棒给第三代。”

  欧采彤轻易洞悉妹妹的想法。“你就怕我放弃郭卧虎,将追求我的荣耀转赐于郭皇亮,那你就连千分之一的机会也没有了。”她对男人或许白目,自信得令人傻眼,对付女人却明察秋毫,尤其不容许妹妹比她早一天获得幸福。

  欧采琳的内心震动了一下,“我只是提醒妈咪,如今局面尚未明朗。”声音文文弱弱,态度谦恭又卑怯。

  欧采彤对妹妹除了嗤之以鼻,便是不屑之至。干嘛老是摆出一副亟待骑士拯救的小媳妇状,这样会比较有男人爱吗?

  真是的,仿佛全家人都在欺压她似的!

  牛金叶却有不同的思维,老谋深算的说:“郭卧虎的父亲如果还在,老总裁早十年前就会交棒,因为次子不适任,又不可能传位给媳妇,所以交棒给第三代是势在必行,问题是三个孙子中的哪一个最有希望?郭卧虎说不可能是他,到底是事实,还是想减轻他婶婶的戒心?”在她唯物论的思想中,不可能有人自愿放弃当总裁。

  欧采彤才不管这些,只抓准一点不放。“妈咪,我只能嫁给最好的那一位,没福气当总裁也就没福气来爱我,我跟妈咪一样,只肯屈就‘总裁夫人’之位。我已经放下身段了,谁教总统都那么老,否则我绝对有资格当皇后。”

  牛金叶完全赞同,她在女儿这年纪也有相同的委屈。

  欧家的男人就像摆在她们母女身后的三尊雕像,什么表情都没有,耳朵早已长茧,可以听而不闻。他们出现在百货公司的义务,就是成全牛金叶四处夸耀她的家庭是完全、完整、幸福,一切在她掌握之中。

  只有最年轻的欧立阳,尚不够炉火纯青,不时偷翻白眼,歪嘴吐舌而已。

  因为水漾的脸色——直很苍白,走出百货公司后,郭卧虎就近找到——家位于巷道内的咖啡馆,闹中取静的地理位置,不至于人满为患。

  位于角落的桌位,四份下午茶套餐原封不动。

  水漾一直缩在郭卧虎的怀抱中,顾不得有旁人在看。

  “很不舒服吗?我们回家去好了。”郭卧虎抚摸她冰冷的脸,低声柔问。

  她摇头,“再一下下就好。”

  “你太震惊了,我知道。”郭卧虎心疼的拥紧她不放。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