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老大不做白工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平时他对别人总是一副称不上亲切的冷然面容,多少女同学想亲近他却被“冻”住脚步,怕他口气恶劣,怕他冷语如箭,脆弱的少女芳心如何受得住?

  又有谁想象得到,他对待她有点霸道更不乏温柔,务实中讲求浪漫,让她觉得自己很独特,享受被他保护、宠爱的感觉。

  而带点沙文主义的他,是不会要女朋友分摊约会费用。

  水漾拢了拢秀发,笑容始终洋溢在唇边。

  “卧虎哥,我发觉你也有矛盾的时候。”

  “怎么说?”

  “你宣称不花一毛钱在女朋友身上,拒绝当女朋友的司机、提款机和情绪垃圾筒,但你在我身上全破戒了耶!”她不无窃喜的说。

  郭卧虎掀唇微微一笑。“结婚前,我是花钱在表妹身上、未婚妻身上,结婚后是花在老婆身上。若你真喜欢‘女朋友’这名词,我确实没花过‘一毛钱’,一毛钱长什么样子我都没看过。”

  她失笑。“你这种说法有点小奸诈。”

  “但有谁能说我错?”

  “没有。”她白了他一眼,还是有些不解。“你为什么才二十出头就想结婚呢?卧虎哥,一般人不会想早婚,甚至害怕婚姻的责任与束缚。”

  “如果没遇见你,我不会有结婚的念头。”郭卧虎的大掌抚上她面颊,感受到掌下的水嫩,凝视她的眸光多了分绵长柔光。“以前我和双胞胎的想法一样,三十岁左右结婚就算早了。”

  “很符合现代人的想法,我不明白,为什么一碰到我就该早婚?难道我长得很像家庭主妇?”眼中浮现疑虑。

  “水漾反对二十岁就结婚吗?”他的语调缓缓放轻。

  “我以前真的没想过耶!”她诚实说。

  “没关系,你从现在开始慢慢考虑。”他表现出民主的风度。

  可是天晓得他有多诈,到时候一定又做得天衣无缝,使她以为水到渠成而乖乖结婚,如同今天变成他的女朋友一样!

  虽然,她并不排斥,但不免迷惑、茫然。

  “在校园里也见过年轻的女同学挺着大肚子上课,我是不了解她们是不是奉子成婚,但总觉得那样的人生步伐会不会太快了?压力不大吗?”

  他眼睛闪动了一下。“你放心,在你还没毕业之前,我不会让你怀孕,我也不希望你身心方面承受太大压力。”

  “卧虎哥!”俏脸一时间宛如霜染枫红,她不觉咬唇。“哪有人像你这样,一告白就直接跳到结婚生子的话题,想吓跑我吗?真是太不浪漫了。难怪你要以结婚为前提来与我交往,你根本不会谈恋爱嘛!”

  “那你以为该如何做才叫谈恋爱?”他语气轻淡,大人有大量的求教。

  水漾圆睁双眼,没料到他会反问她,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想得眉心儿都皱了起来,因为她身边没太多范本供她参考。

  “好啦!别再想了。”郭卧虎反而不舍的伸指抚平她的眉心。这实心眼的女孩,若不叫她回魂,她会想到半夜。

  她难为情的吐吐小舌。“我自己也没经验说。不过,阿姨的餐厅常有年轻情侣光顾,看多了也有一点心得。约会就是情侣一起吃饭谈心、逛街看电影,或相约去旅行……差不多就是这些。”

  “我们不是正在吃饭谈心、相约淡水看夕阳?”他扳回一城的说。

  “说得也是。”

  “谈恋爱哪有公式可言?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相处方式,也各有歧见。”他淡声接口,“你在夏姨的餐厅打工,没看过情侣意见不合、甚至吵起来?”

  “有,很多次呢!大部分的人都会顾虑面子,不敢在餐厅大声争吵,顶多有点小小的不愉快。我发现,大都是为了谁该付帐而起争执,女生以为男生该付钱,男生认为自己上次付过了,这次换女生付才对。相反的,也有男生皮皮的说忘了带钱,女生就会一边付帐一边嘀咕‘十次有八次忘了带钱,连上宾馆也是……’。我

  听了都觉得替她尴尬又难受。”

  “那种没肩膀的男人早该甩了,到底有什么好留恋的?”他不解。

  水漾完全同意,但同时明白想甩掉一个存心黏你的男人有多不容易。

  像她,从来就拒绝不了他略带霸道的温柔!

  “有一次我和美蒂聊到,现代女性为什么愈来愈独立自主、坚强能干,很多女人胜过男人的支撑起一个家,她们不累吗?美蒂告诉我,有些男人天生没肩膀,不以依赖女人为耻,反而洋洋得意自己吃定女人离不开他;有些男人是有心扛起——家重担,偏偏经济不景气或本身能力不足,需要夫妻共同打拚,这也没什么不好。只要男人的心在这个家,女人是很乐意共同奋斗的。”在餐厅见识到的人生百态,也是一个小型社会的缩影,很少是浪漫的。

  郭卧虎喜欢她与他分享一切,包括彼此的思想理念,可以更了解对方,更确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贫贱夫妻百事哀’,古人的话不全是老骨董,反而放诸四海、古今中外皆准。我的想法是,还没有经济基础之前不要结婚!”

  相比之下,他真的很男人!

  一个有钱的男人不见得可靠,但是,一个有品德、有担当的有钱男人,百分之两百的可靠。

  水漾知道,现在的社会要找一个“可靠”的男人有多难!

  何其有幸,她有缘遇上一个,而且他爱她。

  幸福临门,也要懂得及时抓住才好呀!

  郭卧虎开始上班,在老总裁身边见习,日子过得忙碌起来。

  水漾一样上课,偶尔打打工,两人说好了,最起码要将星期日空下来,不一定会出去玩,她忙着准备考试,他忙着看财务报表,在他租赁的小公寓里各据一方各自埋首桌案,两人均感觉自在。

  五、六坪大的客、餐厅,最醒目的家具便是一张宽大的长桌,是书桌、工作桌兼餐桌,两人各占长桌的一边,两两相望却又互不干扰。

  中午两人一同下厨,郭卧虎煎牛排、烤面包,水漾负责做生菜色拉。他忙,水漾坚持由她带午餐材料过来,他也没反对。

  逛百货公司时,两人也会顺道去逛超市,添购生活用品。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