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老大不做白工 > 上一页    下一页


  “不用不用。开开玩笑都不行?”讨厌,害她心跳一百。

  “我喜欢当猎人,讨厌被当成猎物。”

  “说穿了,就是沙文主义嘛!”

  郭卧虎没否认,他自问还算是一只明理的沙猪。

  “你什么时候搬回郭家?”他导回正题。

  “学校宿舍住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搬?等二年级没抽中宿舍时再搬行不行?交了钱不住多浪费!”

  这话倒有些说服郭卧虎,心中为难。“下个月我就要出国进修,这次去少说要半年至一年,你跟爷爷一起住我比较安心。”

  “我不会有事啦!”

  拜托,他又不是她老爸,何必杞人忧天?如果说因为奶奶曾“托孤”,但她已满十八岁,是个有自主能力的大人了,怎么说也赖不到他头上去。

  不过,郭家的男人一堆,就属郭卧虎做人处事最“贯彻始终”,千万别跟他硬碰硬,那会更激发他的斗志。

  水漾暗暗叹气。“如果你有弟弟,是不是打算取名叫‘藏龙’?”然后,联手称霸武林,谁与争锋!

  “不可能。”

  “为什么?”

  “那名字太难写。”这答案也太冷了。

  “也对,有你一个就够了,生你一个胜过别人生三,五个。”

  郭卧虎确定她没有取笑之意,黑眸深幽。“我爸妈原本没打算生小孩,他们太爱彼此;但身为长子长媳,总要生一个长孙出来对我爷爷才有交待。”

  这答案更冷了。

  因为单纯的喜爱小孩而生儿育女,善尽父母之责,这样不是很美好吗?显然人生没有太多单纯、美好的事。

  “我并没有任何不满或遗憾,而是告诉你,人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出生的‘方式’如何根本没什么大不了!但我们可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向与生活理念,谁亏欠我或对不起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会对自己好,让自己过得很自在。”郭卧虎口吻轻淡,缓缓述说。

  这是他安慰她的方式吗?

  水漾微微一笑,内心涌过一波波甜蜜暖流。

  “卧虎哥,你平常挺沉默寡言耶!”曾经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两年,他一个月说的话都没有今天说的多。

  “平常又不需要对——个傻瓜抹晓以大义,说得我口都渴了。”

  “谁是傻瓜妹!单纯善良不行吗?”她才不承认自己傻或笨呢!

  “美化的台词嘛!你喜欢听就好。”

  他的眉心明显舒展了,水漾的情况比他预料中更令他放心,也就不再强硬要求她立刻,马上搬回郭家住。

  但他心里明白,好性情的水漾一定是受了家中某人的刺激才坚持搬出来,他会查清楚,那个某人是谁?

  “卧虎哥,大家应该都来了。”可以吃饭了吗?“你打球不饿啊?我都听到我的肚子咕噜咕噜在叫了。”

  扬唇浅笑,郭卧虎起身打开房门,不意外瞧见几个趴在门板上偷听又来不及落跑的可疑份子。

  “我没有偷听喔!”梁美蒂欲盖弥彰的强调,“是我妈说你们孤男寡女的关在一起,叫我过来注意一下。”小奸臣抬出老奸臣作挡箭牌,有种去找长辈算账!

  “告诉夏姨,尚在发育中的小鬼我吞不下去。”郭卧虎似真似假的说着,目光越过小奸臣,停在狼狈兄弟脸上。

  郭帝日急忙澄清,“大家都来了,可是前任社长不入席,大家都不好意思先开动,所以我们只好过来请人。”

  郭皇亮斯文笑笑,“我弟弟总算说了几句人话。”

  “喂,你什么意思?”郭帝日想扁人。

  “偷听还能找到光明正大的理由,果然有急智。”郭皇亮拍拍手。

  “你没听吗?”

  “我是很想听,可惜隔音设备做得真好。”这位老兄推得才叫一干二净。

  水漾拍案叫绝,笑得好开心。“才多久没见,皇亮哥‘冷面笑匠’的功力更高一层,帝日哥还是乖乖吃瘪吧!”

  郭帝日马上顺应民情,双掌掩面做小媳妇状。“我好苦的命啊~~有一个早我三个月出身的堂哥,跩得二五八万,已经够悲情了,还有一个只比我早三分钟出生的哥哥也来欺压我,噢呜~~天妒英才,他们都嫉妒我的完美,故意欺负我为乐,噢呜……’边三八边从指缝中偷看出去,水漾笑得捧肚子,而水漾的笑声轻易柔和了郭卧虎不悦的冷脸,露出玩味的笑容。

  果然有问题,卧虎老大对水漾真的很不一样。

  身为前任篮球社社长,郭卧虎理该自告奋勇回校比赛,他老大偏不,一直没表明态度。从小对数字特别敏锐的郭卧虎,对金钱流向的掌控力比谁都强的郭卧虎,国中便学着帮爷爷看家帐,高中开始看公司的账册,大一开始揪出谁做了假帐,谁收了回扣……连爷爷都取笑的说他是“钱鬼上身”!更别提他将自己从小存的零用钱拿去投资钱滚钱,已经是个小富翁了。

  但郭卧虎就是不喜欢做白工!学生时期本该多参与社团活动,加入学生会是爷爷的命令,选择篮球社是为了强身,一旦毕了业责任了却,还要他回去比赛?免谈。他老大忙得很,一直在准备考美国精算师执照。

  可是,一得知水漾收了梁美蒂五百元打工费,他又表现出前任社长该有的“义无反顾”回校比赛,前后态度未免差太多啦!

  这其中一定有鬼!郭帝日准备拿出福尔摩斯的精神,追踪郭卧虎与云水漾之间是否有暧昧情事?

  回到用餐区,果然人声鼎沸,大家都已点完餐,留了一张空桌给他们,如果不是店面不够大,容不下更多的人,那些女球迷们也都会抢进来光顾。不过,还是有例外啦!欧采彤就领着高寒雨和欧采琳硬跟进来,怎么说她也是篮球社的前任经理,有些渊源,她只要说两句好话,连社长严浩也难以拒绝。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