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老大不做白工 > 上一页    下一页


  当初就是知道郭家三兄弟会顺利毕业,她才把H大当成第一志愿。

  双胞胎会回来参加篮球社比赛也没关系,有五百元落袋为安,一切好商量,因为双胞胎对她的“兴趣”不大。但是,连梁美蒂都不确定郭卧虎肯大驾光临,水漾更自信他不会来,因为那家伙比她更死要钱,十成十是钱神投胎,没有利益可言的比赛,休想劳动他一根手指头。

  没想到他真的来了,还下场比赛。

  除了聚餐联谊之外,没有任何报酬耶!

  他确定这样做划算吗?还是他另有目的?

  水漾背脊泛凉,死撑着不往后看,“牛鬼蛇神”彷佛要将她的后脑勺瞪出一朵花来。

  “你真当我是牛鬼蛇神?”浑厚的嗓音配上寒冰般的语气,诡异得令人发抖。

  水漾猛摇头,其实心里直点头。

  “不是的话,就给我转过头来。”压抑火气的冷静声音,能信吗?

  水漾贝齿咬着唇瓣,眨着一双无辜大眼看着双胞胎,张嘴无声的问:后面那个是喷火脸?结冰脸?

  双胞胎很认真的看了郭卧虎一眼,好心的坦白说:“人如其名也!”

  老虎要吃人了?!

  水漾拔腿要冲出封锁线,柔软的纤腰突然被两只铁掌举高,双脚离地一百公分,她吓得尖叫。

  “郭卧虎,你放我下来!”两手挥空,姿势丑毙了。原谅她没练过芭蕾舞,做不出女舞者被男舞者举高凌空摆出优雅的舞姿。

  “你变轻了,少一公斤。”郭卧虎放她落地,彷佛她只有洋娃娃的重量。

  “我又不是猪,拜托你不要秤我的体重好不好?”因为当众出糗太生气了,水漾一时忘了想躲避他的理由,更忘了畏惧他,很不爽的转身拉大嗓门呛他。

  “你最好没忘记我们的约定。”他眼神阴沉沉的。

  “谁跟你有什么约定?学长,你不要说得那么暧昧好不好?你老大已经毕业了,我刚进来念书耶,你不要害我的行情下跌,还被你身边围绕的怨女下符咒。”水漾的眼睛一瞪大,圆滚滚的眼珠子好不可爱。

  “敢情你真的忘了。”浑厚的嗓音潜藏着一种蓄势待发的怒气。

  虎步逼进,水漾又开始孬种的倒退,偏偏后面那两堵肉壁也配合老大的逼向前。呜呜~~前有虎后有狼与狈,野生动物的汗水味熏得她头昏眼花,闭上眼睛哇哇大叫:“臭死人啦!你们不要再靠近我,我快晕倒了……美蒂,五百元还你,我不干了啦!”

  眼见她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儿,典雅娇嫩的小脸开始发白,郭卧虎再次把她举高,移到长椅上坐好。

  “梁美蒂,你负责不要让她跑了。”

  “呵呵呵,郭学长请放心,水漾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职业道德,只要我不让她退钱,她会做到聚餐完为止。”梁美蒂挂保证的说。

  姊妹情可贵,但郭卧虎的价更高,为了将来钱途着想,姊妹情暂抛。

  梁美蒂可是立定志向,毕业后要进郭家的公司上班,“钱”途光明。

  郭卧虎皮笑肉不笑地址动唇角。“这样就够了。”

  放下毛巾和水瓶,他喝一声,一大票男生往体育馆后面附设的更衣室和淋浴间走去。流了一身汗,又有谁不想痛快的冲澡?

  云水漾终于吐出一口大气,准备脚底抹油。什么职业道德?下回再说。

  妙的是梁美蒂也不阻止,哪用得着她呀?自有一票妒火攻心的娘子军挡住她的去路,准备私设刑堂、兴师问罪。

  欧采彤不能原谅一只小麻雀也妄想跟美凤凰争抢郭卧虎的注意力。

  高寒雨经过多方打探,发现社长严浩风头虽健,但绝非她理想中的金龟婿,郭家三兄弟才是。她被郭帝日的桃花眼撩得芳心大乱,情愫暗生。

  欧采琳对郭卧虎与生俱来的虎威有些畏怯,她喜欢斯文正经的男生,郭皇亮光是言谈举止就是比郭帝日多了一分庄重,想到之前母亲说过郭家是联姻的好对象,她希望自己至少有一件事是不输给姊姊的。

  只不过,双胞胎和郭卧虎似乎都很在意这个新生云水漾,她凭什么?

  在场的女生,不由得均拿出挑剔的目光打量云水漾,从头检视到脚,再从脚扫描到头,看不出她哪一点比自己强。

  说高也不够高,说娇小也不算娇小,说漂亮也没有漂亮到使人一见难忘,说可爱也只有一点可爱,说气质那更是没有。

  在场的娘子军,只要自信比她娇美、漂亮、可爱、有气质的,均忍不住鼻孔朝天的“哼”了一声。

  水漾进退不得,还被人当阿猫阿狗打量,有些不悦。“你们这些人是怎么回事?让开啦!”

  欧采彤扬眉。“学妹,虽然我很同情你,但不得不告诉你实情,免得你泥足深陷,自作多情。”

  水漾眨眨眼。“你是外星人吗?你说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

  欧采彤嘲弄地看她一眼,一脸“你是白痴吗”的表情。“我曾经忧心郭家三兄弟因为我而反目成仇,所以一个也不敢接受,然而,到今天我终于厘清自己的心意,我决定接受郭卧虎学长的追求,当他一生一世的至爱。”

  “这位学姊真是勇气可嘉。”水漾摊摊手。“然后呢?”与她何干?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