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老大不做白工 > 上一页    下一页


  “采彤,小琳子天生‘我见犹怜’,这是她的优势,不是要死不活啦!”追随者二号叫做高寒雨,她父亲在欧家的公司上班,从高二分组同班开始,便是欧采彤的拥护者与应声虫,她相信只要紧跟着出身豪门的欧采彤,就有机会结交富豪公子,嫁入上流社会。

  欧采彤轻视平凡的妹妹,连与妹妹共享“采”字为名都不屑,高寒雨便为欧采琳取个小名:小琳子。久而久之,大家也都跟着喊小琳、小琳子。

  梁美蒂不吝啬的向表妹介绍道:“水漾,这三位是继郭氏三杰之后最出名的话题人物,号称‘女王与她的两名侍女’。”

  水漾噗哧笑道:“真的好神喔!”原来欧家姊妹就长这副样子啊!大的艳光四射,小的星光黯淡,同胞姊妹怎么差这么多?

  努力用功挤进H大,看来是不错的选择。云水漾好笑地看着欧家姊妹。

  欧采琳秀眉微蹙,若有所思的叹了一口气。“我对姊姊抱着崇拜的心情,把她当成‘女人’的模板,希望从中感染些许姊姊独特的魅力,不知道落在别人眼中成了‘侍女’般的角色,这样的说法恐怕有伤姊姊的清誉,人家会误会她对妹妹不友善。其实,姊姊对我是很好的。”

  处处以姊姊为重,委曲求全的柔弱姿态,休息区其它没上场的男球员不禁对欧采琳另眼相看。现在的女孩子,怕吃亏的多,忍让美德早已抛之脑后,难得出现一位“仿古”的清秀佳人,好几个男生为之心动。

  欧采彤嗤之以鼻。“一个人有几斤几两重,就会得到别人几斤几两的对待,算你有点自知之明,不敢自抬身价。”

  欧采琳柔弱又畏缩地望着姊姊,“妈妈要我多学习姊姊,凡事听姊姊的话准没错,所以,我会以姊姊马首是瞻。”

  “谅你也不敢不听从妈咪的指令,而妈咪的指令也等于是我的指令。乖乖的,听话的孩子才有糖吃!”欧采彤讥诮的说。

  “我知道,连大哥都不敢不听妈咪的。”

  “知道就好。”

  欧采彤自信的一笑。那笑,柔和了她骄傲的表情,奇异地添了几许风华绝代的魅力,在场有幸目睹她笑容的大学男生均心跳大乱。

  水漾悄悄对表姊说:“她的确有自信的本钱。”

  梁美蒂“呿”了一声。“全是一些肤浅的男生!”

  水漾嘻嘻笑了。“又没打算娶来当老婆,赏心悦目的争睹带刺蔷薇的风采,肤浅些才好啊!”

  “也对啦!有一大把肤浅的男人陪衬,才能突显真正有价值的男人多稀少,要下手请早。”黑眸活泼地转动,梁美蒂故作一本正经的说:“告诉你一则内幕消息,这位欧采彤学姊因为长得酷似母亲牛金叶,连个性都很像,所以从小备受宠爱,养成不可一世、眼高于顶的毛病,不过因为是美人,认识不深的男生很容易包容她。”

  “你怎么知道人家的内幕?”

  “再告诉你一个秘密,高寒雨喜欢现任的社长严浩,自以为是不着痕迹的倒追,其实我全看在眼里。她为了讨好我,我问什么就说什么,不过在欧采彤面前就装作跟我不熟的样子。”

  因为比赛快结束了,水漾和梁美蒂到角落的茶水区作准备,顺便说悄悄话。如果是跟校外的篮球队比赛,身为社团经理的梁美蒂不可能这么闲,必须从头盯到尾,专注于比赛的缺失与结果,留待社团会议时讨论。

  只因是校内赛,分数又已相差十二分之多,梁美蒂乐得不再伤神。

  “我纯看戏就好。”水漾决定了。

  “不想知道更进一步的内幕?”梁美蒂笑得像坏心女巫,很想引人误入歧途。

  “光是看欧家姊妹的应对进退,我就幻想破灭了。”

  “怎么会?我反而觉得很有趣,每次都看得好快乐。”梁美蒂最爱看这种兄弟阋墙、姊姊欺负妹妹的天伦大悲剧,电视演的哪有现实人生精彩?

  “稍微掩饰一下你的坏心眼如何?比较符合美人的形象。”水漾无声地叹了口气。面对表姊的“热心肠”,她有时真不知如何应对。

  她不是很在意“那种事”,怎么她身边的人都比她在意?

  同情她孤女无依吗?好像也不大像。

  想替她打抱不平吗?真的不必了。

  “美蒂……”

  “嘘,真正的好戏要上场了。”

  比赛结束,现场欢声雷动,为郭家三兄弟所领军的学长队员的胜利而欢呼,难得他们毕业快半年了还战力超强,漂亮的赢得比赛。

  回到休息区的两方队员,均满身大汗的拿毛巾猛擦,取矿泉水或运动饮料猛灌,一边喳喳呼呼的讨论战况,享受比赛余韵。

  几十个人高马大的“臭”男生挤在一起,令水漾忍不住想掩鼻而走,憋气忍耐道:“我快受不了,美蒂,好浓重的汗水味,我头快晕了。”

  “会吗?”梁美蒂笑叹道:“男人的汗水味代表一种力与美呀!”

  她竟然这么说!

  “你有毛病啊!改天叫姨丈介绍你去工地打工。”

  “那不一样,脏兮兮的就不美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