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老大不做白工 > 上一页    下一页


  下课钟声一响,许多男生女生不约而同的往学校的圆顶体育馆集合,为的是学期末的篮球校友赛,由本校的篮球社队员和去年毕业的学长展开友谊赛,切磋球技之余,也可叙旧。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热爱看球赛,尤其是女生。但是,如果球员中有几位迷死人的帅哥,那保证会暴增许多女球迷。

  说穿了,十之八九的女生都是冲着去年毕业的郭氏三兄弟而来。

  H大不仅是一流学府,运动风气也很盛行,这归功于学校有设备完善的体育馆和操场,并且大力赞助篮球社、网球社、田径社、游泳社等社团活动,不定期与其它学校比赛,进而形成一股风气。

  当然,其它较为静态的社团活动也很多,学校当局与学生会也都大力支持,但总不如运动社团给人的感觉那么青春飞扬。

  大家一致公认,最鼎盛的时期便是郭氐三兄弟在H大的那三年。

  郭卧虎与郭皇亮、郭帝日这对双胞胎是同年龄的堂兄弟,一起考进H大,而且以前三名入学,再一起加入学生会与篮球社,大二那年,郭皇亮当上学生会会长,郭帝日是副会长,郭卧虎意外成了篮球社社长,当然,学生会管钱的出纳一职他一定抢过来做,免得学生会的活动经费被那对双胞胎浪费光了。

  这三兄弟平均身高一八六,肌肉结实,站在一起简直是一堵铜墙铁壁,而且默契绝佳,想要突破他们的封锁线灌篮得分,非常困难。

  因为郭氏三杰的关系,圆顶体育馆挤满了观众。

  云水漾最不喜欢凑热闹了,而且她才大一,郭家兄弟毕业后她才入学,对他们的丰功伟业虽有耳闻却不着迷,因为干她屁事!

  偏偏她的表姊梁美蒂是篮球社的经理,因为上一届的学长回来比赛,一个人忙不过来,便拉她过来帮忙准备茶水、毛巾,还有后续的聚餐联谊……好吧,看在有钱可赚的份上,她愿意忍耐一天。

  而且说真的,他们打球的英姿还真是超帅的,即使她不懂比赛规则。

  郭卧虎突然漂亮的灌篮成功,现场欢声雷动。

  “郭卧虎──你好棒──郭卧虎──我爱你──”

  有女生热情呼喊,马上带动好多女孩子也不甘示弱的吶喊──

  “郭卧虎──我爱你──”

  “郭皇亮──看这边──郭皇亮──我爱你──”

  “郭帝日──你好帅──郭帝日──我爱你──”

  整场球赛几乎成了郭家兄弟的影迷会。

  云水漾掩住耳朵,吐吐小舌,“这些女生疯了不成?!”不可思议的摇摇头,反问表姊道:“这个传统真的好吗?现任篮球社长不会吃醋?风头全被抢光了。”

  “不会啊!他明年一样可以回来耀武扬威。”美眸斜瞟过去。

  云水漾感到有趣的一笑。“为何一定要去年毕业的学长回来比赛?有些人毕了业就不打球,有些人出国留学,有些人忙着上班,少数一、二人被职篮相中,也不能回来比赛,怎么刚好每年都找得到足够的球员回校交流?”

  梁美蒂骄傲道:“这是行之有年的传统,所以要毕业之前,学长们便会约定好由哪些人回来比赛,若是人数不够,也可以从学弟里挑人补足,反正篮球社每年招募均满额,一到四年级共有六十人,还怕没人?”

  “六十个人互相残杀还不够,何必叫臭屁的学长回来抢风头?”

  “什么自相残杀?你想引起公愤吗?”梁美蒂媚笑地拍了她一下,“再说,郭家三兄弟很得人缘,你不要看人家不顺眼就说人家臭屁啦!真有种的话,到郭卧虎学长面前再说一次,呵呵呵!”

  “少恶心了你!抛媚眼抛到我身上来!”云水漾拍一拍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早知道那家伙也会来,她才不接受这次的打工。现在退钱来不来得及啊?

  “有转移话题之嫌喔!”媚眼里闪着狡黠的光芒。

  云水漾扬起秀眉,摆明了不中她的计。

  “梁美蒂,你确定这是优良传统?”就要转移话题怎样!

  “瞧瞧这盛况,我确定。”梁美蒂就爱热闹的场面。

  “其它的游泳社、网球社……就没这项传统。”水漾觉得多此一举。

  “那表示他们没人缘,号召不了这么多人来争睹一年一次的盛会。”水汪汪的大眼睛闪烁着耀眼的星光,梁美蒂与有荣焉的说:“我早知道双胞胎学长会回来,但没想到郭卧虎学长也肯回来,可见我这个篮球社经理做人还挺成功的……”

  “哼哼!”一串冷笑声来自端坐于一旁的欧采彤,美丽的脸蛋泛着自信自傲的光彩。“你少臭美了,梁美蒂。郭家三兄弟肯回来,完全是为了我!过去两年他们为了争夺我这朵校花,三番两次反目成仇,若不是我一念之慈全拒绝了他们,他们肯定会因为我而老死不相往来,那我的罪过可大了。”

  真的假的?水漾耳朵竖起,听八卦比看篮球赛有趣多了。

  “呵呵呵!”梁美蒂回以相同的冷笑声,讥诮的说:“这位大四的学姊,前任篮球社经理,你若有那么好心,生怕郭家三兄弟因为你而反目成仇,他们还在篮球社时你怎么不辞去经理之职?反而他们一退出篮球社,你也马上不干了。”

  欧采彤高傲的昂首道:“我知道,像我这样才貌兼备的美女,天生就会引来同性的嫉妒、排斥,连我自己的亲妹妹都不例外,我早就习惯了,所以不管你如何出言不逊,我不会跟你一般见识。”仗着自己是前任经理的余威,她不去坐观众席,一屁股霸住球员的休息椅,顺带拉了两位死忠的追随者随侍左右。

  “你够了吧!你根本就无法回答我的问题。”

  “因为你的问题根本不是问题。我为何不早一点辞去篮球社经理一职?因为没有人可取代我,不只是郭家三兄弟,其它队员也苦苦哀求我不要走,有校花坐阵,他们方能精神抖擞的赢得一场又一场的比赛。男人啊,为了赢得美女一笑,是不惜拚命战胜的。”

  梁美蒂不客气的作出呕吐状。这位欧采彤学姊是出了名的自恋狂,对女生的态度是鼻孔朝天、不假辞色;相反的,对男生的态度就和蔼可亲多了,如果是帅哥型男或背景雄厚的,愈加笑靥如花、媚眼如电。

  欧采彤根本不在乎女生排挤她,她认定那些女生全因为长得比她丑而嫉妒她,反过来当成是一种勋章。

  至于长得比她美的呢?毋庸置疑,一定去整型过。

  她的追随者一号,自然是她的妹妹欧采琳。从小被母亲和姊姊“压落底”、吃得死死的欧采琳,戴上“忧愁小姐”的表情,颦眉低声的抗辩道:“姊,我没有嫉妒你,真的。麻雀何苦去嫉妒凤凰呢?人家会笑我自不量力。”清秀的脸蛋虽不是很出色,但自有一股柔弱的气质,让人不忍心伤害她。

  欧采彤嗤笑了声。“少在我面前装出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我不是男人,我不吃这一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