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骗到擒来 >
四十六


  “哈哈!不仅如此,我还晓得你们威胁的人就是你们的侄儿——华元朴,而这女人则是他心爱的姑娘,为了得到华家银矿和绚银坊,你们三人密谋计划以这姑娘做为要胁,逼迫华元朴签下让渡书,并设下圈套让华元朴于今夜子时拿着权状以及让渡书来换人!”中年男子继续道。

  “你……你究竟是谁?是谁告诉你这些事的!”中年男子的一席话吓坏了华克裘一行人,只见三人立刻往后退了三步,并警戒地朝四周张望着。

  “谁告诉我的重要么?如今人证物证都在,加上你们三人适才已将所有的犯罪计划明确地说给县太爷听了,罪证确凿,你们就俯首认罪吧!”

  说话的同时,中年男子飞快地来到马车上将路晓香抱起,而就在这一瞬间,原本静谧的林子里忽然起了一股骚动。

  十数条人影忽地自四周暗处蜂拥而至,霎时,鸟儿振翅离树,蝙蝠乱窜尖鸣,树林问一片混乱,华克裘三人见苗头不对,拔腿就想逃,未料却一头撞进一堵坚硬的人墙,当下反弹跌地。

  “若不是本官亲耳听见,本官真不敢相信尔等三人会做出此等事!华克裘,华克图,华克树,你们可知罪?”

  火把的光芒照亮了暗黑的树林,同时也将华克裘等三人照得无所遁形。

  灯火围聚处,一名身穿宫服的中年男子站在人群的中央,正目光冷厉地瞪着他们。

  “县、县太爷?”望着上头那一点也不陌生,甚至平时就有来往的人,华克裘等三人几乎傻了眼。

  “不就是本官么?”抚着长髯,县太爷一脸严肃。“一个时辰前,有人来密告时,我本来还不信你们会做出这种事,没料到一切竟然都是真的!”

  “县太爷,我、我们可以解释的。”华克裘最先恢复镇定。

  “解释也没用了,适才本官在树林后方将你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这里的人都是人证,而物证则是那名姑娘,你们为了图谋亲侄儿的家产,竟然做出掳人勒索这等事,实在令本官心寒。”

  “不是的,咱们是被人陷害的,是被陷害的!”华克树厉声大喊了起来,然而却唤回县太爷的一个摇头叹息。

  “来人哪,将此三人拿下,回到宫衙后,马上论罪!”

  “是!”一行人齐声大喝。

  “不!放开我们,我们真的是被冤枉的!是那个人!是那个人将咱们骗到这里,这一切都是他设计的!县太爷你快看看他!”华克图奋力挣扎,一双眼也愤恨地瞪着马车边那正笑得一脸奸邪的中年男子。

  “华克图,那人正是向本官密告之人,若不是他,恐怕本官还看不穿你的真面目呢。”摇了摇头,县太爷不再搭理三人的嘶吼,直接下了个手势,让手下的人将三人全都带走。

  待林子总算又恢复一点静谧后,县太爷才又开口。

  “华公子,你想给这三人判什么罪呢?”

  一抹高大的人影自大树后现身。“你是县太爷,我朝律法你最清楚,你秉公处理吧。”

  “秉公处理是么?呵呵,那本官明白你的意思了。”

  灯火下,黑眸波澜下兴,只是回头淡淡地朝马车边的中年男子吩咐:“福伯,麻烦你送县太爷回官衙。”

  “少爷呀,难得老奴回春了,您就不能喊声福叔么?”气呼呼的将手中的路晓香交到华元朴的手上,该名中年男子立刻一把撕开脸上的假面皮。

  在火把的照耀下,一张布满皱纹的老脸赫然现形。

  “唉呀!这面皮做得好真哪!老先生,你可真是不简单!”县太爷一脸惊奇。

  “哈哈,好说好说,好歹老夫也曾在江湖上红了几年,这点雕虫小技根本不算什么。”

  “哦?听起来老先生应该是深藏不露的高手了?不晓得老先生可否能与本官分享分享当年的威风事?本官虽是出身仕旅,不过对江湖侠亡总有一些向往。”

  “那有什么问题,咱们一边走一边说,想当年……”

  随着那狂傲笑声的远去,华元朴则是抱着路晓香朝相反的方向走向马车。

  此时火光皆已离他远去,然而他的内心深处却依旧绽放着一把光明、温暖的火把。

  低着头,他看着那睡得犹如婴孩般香甜的睡容,一抹深情的微笑轻轻地染上了他的脸庞。

  果然还是这种天真无邪的表情适合他的香傻蛋,今日的风风雨雨就当作是场梦吧,待她醒来,梦也结束了。

  一切都过去了。

  终曲

  夏日的太阳总是来得特别早。

  床榻上,路晓香翻了个身,盛着淡金色光芒的长睫在阳光下动了动,接着缓缓地上扬。

  “主——主子?”

  凌霄阁内,再次传出一声惊叫。

  “别吵我……”床榻上,华元朴微微蹙着眉头,接着似乎是嫌热似的一把扯开胸前的软被。

  “啊啊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