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骗到擒来 >
四十


  瞪着那摆出主人威严的华元朴,福伯立刻哼了两声,非常不以为然。

  “老奴都一把老骨头了,还有什么力气服侍什么呢?顶多就是看一看,听一听,然后再被人利用,唉,命苦啊……”嘴巴虽是这么念,不过脚下还是乖乖地走了。

  “主子,福伯是总管?”路晓香非常错愕地看着那唠唠叨叨的背影。

  “是啊。”

  “怎么办?晓香不晓得啊,适才还直接唤他福伯,晓香真是没规矩。”

  “他老了,不会注意那么多的。”

  “可是……”

  “别可是了,跟我去一趟我所居住的凌霄阁。”远远望见有几个陌生的女人朝这里张望,华元朴脸色一沈,立刻牵起小手离开原地。

  “主子您是不是又不舒服了?”路晓香很快就察觉到不对劲。

  黑眸微闪。“是啊,可能是这几天都没睡好,头有点晕呢。”

  “那请您快靠在晓香身上,晓香立刻扶您去休息。”路晓香非常担忧地伸手搀扶那健壮的身躯。

  “也好。”华元朴当然是恭敬不如从命,不过还是很小心的没将所有的重量压在那小小的身躯上。

  “主子,这几日您似乎常常不舒服,晓香认为还是请位大夫过来帮您看看吧。”她搀着他往前走去。

  “不用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休息个几日就好了。”

  “可是……”

  “如果你真的担心我,不如这几日就好好的待在我身边照顾我。”

  “那是当然!”听到自己可以继续留在华元朴的身边,带点忧郁的小脸立刻又有了朝气,可微微一想,又觉不对。“您不舒服,晓香自然会寸步不离的照顾您,只是晓香毕竟和主子不同房,要是到了夜晚,主子您又不舒服该怎么办?”

  “那还不简单?凌霄阁里有两间房,你住其中一间,到时我若有任何不舒服,唤你一声便是。”黑眸闪闪,开始撒网捕鱼。

  “咦?可是凌霄阁是主子的住所,晓香是奴婢,理应睡在奴婢房,晓香不能这么逾矩的。”

  “你留在我房里是为了照顾我,跟逾不逾矩有什么关系?”华元朴故意板起脸。“还是你觉得不分昼夜的照顾我很累,不想照顾我了?”

  “不是的!”路晓香立刻将头摇作博浪鼓。“晓香的命是主子救回来的,无论主子要晓香做什么事,晓香绝无怨言,主子若是不嫌弃晓香,晓香很乐意留在凌霄阁照顾主子的,就算照顾一辈子,晓香也无怨无侮。”望着那张俊容,她如誓言般地说出心里的话,同时也说出了心里唯一的愿望。

  她是卑微的,只求能长伴主子左右,其他的一无所求,可她的愿望可以成真么?

  “一辈子么?”黑眸闪闪,一下就看穿了秀眸深处那挥之不去的忧郁。

  呵呵,看来他的香傻蛋似乎愈来愈有自觉了,兴许是三位伯父逼亲的事吓着了她,让她想到他总有一天也会娶人的是不是?

  而她偏偏又不相信他要娶她为妻的事是真的,所以才会这么忧郁吧?

  “对,一辈子。”一顿,秀眸里浮现了某人也不自知的依恋。“主子,您想晓香……晓香能在您的身边服侍一辈子么?”

  “这有什么好想的?你早就是我的人,自然要跟着我一辈子。”她的嫩豆腐都快被他吃光了,她不是他的人,还会是谁的人?

  “真的?那……那晓香不用去厨房做事了。”她真的好怕得离开主子啊。

  “谁说要让你去厨房做事了?我身子正糟,你还想去哪里?”原来她都在胡思乱想这种事,莫怪心情会不好。

  “可是您刚刚说晓香不是丫鬟……”所以她才会这么害怕呀。

  “还记得我说过你是特别的么?”

  “晓香还记得。”

  “既然是特别的,自然就不会是丫鬟。”

  路晓香实在听得懵懂。如果她进华府不是来当丫鬟的,那她是来当什么的?

  尽管她还想再问,不料一旁的华元朴却已调开了话题。

  “前方左转,往前再走一段路就可以到凌霄阁了,这几日你就留在里头照顾我吧,哪里都别去。”既然他怎么说,这傻蛋就是不相信,那么他也只好直接用做的了!

  而破坏她的清白,制造流言应该是不错的方法,呵呵。

  “是。”没听出藏在话里的意思,路晓香听话地乖乖点了个头。

  第一条鱼,笨笨呆呆的自投罗网。

  华元朴撒网捕鱼的计划正式开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