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骗到擒来 >
三十九


  “福伯,你还要哭多久?早就没人了,你演给谁看?”这老家伙真是吵死人了,自大厅一路哭到这里,根本就是故意残害他的耳朵!

  老管家充耳不闻,继续哭自己的。“呜……夫人哪,虽然您过世得早,不过您放心,少爷终于长大了,懂得带姑娘回府里了呢,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我说福伯,既然你有这么多话想跟我爹娘说,不如我就放你一天假,好让你去我爹娘坟前一次说个够,顺便帮忙我华家扫个墓如何?”

  哭哭啼啼的脸马上恢复成一本正经,长袖一抹,眼泪鼻涕通通不见,就连那昏茫痴呆的表情也跟着消失得无影无踪。

  “少爷英明,这近一年来,府里的确发生不少奇怪的事呢,就不知少爷想知道哪方面的事?”

  瞅着那变脸比翻书快的老人脸,华元朴轻哼一声,在心里暗骂了一声老狐狸。“如果你真不懂我指的是何事,那就代表你老了没有用了,该回老家安养天年了。”

  老忠仆马上有问有答。“禀告少爷,怪事年年有,去年特别多,您走后,坊里的生意立刻好得不得了,不但进出坊里的达官贵人变多了,就连伯爷们脸上狡猾阴险的笑容也变多了。”

  “哦?那是三位伯父都笑口常开,还是只有其中一人笑口常开?”他倒是想知道家里出了几名不肖之徒。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要笑自然是一起笑,哪有谁笑谁不笑的?”

  “原来如此。”到此,华元朴心里总算有个底了,不过他还想弄清楚另一件事。“那另外还有谁一起跟着笑的?我晓得那三人不敢找坊里的师傅帮忙,只想知道是谁在帮着那三人雕铸银饰?”

  陈中的那只银戒,他一眼就看出不是出自绚银坊雕铸师傅之手,可偏又觉得那手法有些眼熟……

  “您忘了么?老爷还在世时,坊里有名雕铸师傅手脚不干净,因此被逐出绚银坊。”福伯撇嘴。

  “原来是他。”华元朴很快就记起某个面孔。“看来三位伯父都是有心之人,竟然还找得到那个人。”

  “也许您该说计划周全,狼狈为奸。”

  “这么说也是可以。”黑眸闪了闪,接着轻声道:“福伯,谢谢你了。”

  “哼!您该谢的是老爷,要不是老爷临终前有交代,老奴才懒得成天装聋又装瞎,不过话说回来,您和老爷也真是的,明知养虎会成患,偏要姑息养奸,迟早闹出问题来。”福伯一脸不屑。

  “这事我自会处理,你别担心。”

  “早该处理啦,拖了快一年,老奴早看不下去了,本来这事老奴半年前就想告诉您了,可您偏没留半点消息,老奴写了信也不晓得往哪儿寄,幸亏您人身在外,心里还晓得惦记着坊里,否则老奴看您回来哭不……”

  “福伯,闭嘴。”华元朴打断那叨念,接着迅速陷入了沈思。

  虽然父亲曾说过家和万事兴,可福伯说的也没错,姑息养奸迟早会出问题,这次的事一定得办,只是那三人头脑很聪明,要抓他们的马脚可不好抓,就算真的让他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只要他们不承认,他也没辙。

  不过山不转路转,既然他们将马脚藏得天衣无缝,那么他也不用白费工夫去缘木求鱼了,干脆再另外制造一些事情让他们露出恶狼之心,待证据确凿,他还怕没有藉口将那三人赶出绚银坊么?

  或许又该是他装病的时候了,如此一来才能将香傻蛋留在身边保护,二来也可以彰显出他心有所属,好让那些表妹们知难而退,三来也可以让那三人明白他是真的打算要娶晓香。

  正所谓狗急会跳墙,待他将那三人的如意算盘给打翻后,到时他们还沈得住气么?呵呵……

  就在华元朴思考事情的时候,被人命令闭嘴的福伯只好将歪脑筋动到一旁正小口小口吃着甜点的路晓香身上,只见他贼贼一笑,接着像个没事人一样,从容自在地来到小人儿身前。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笑呵呵。

  “福伯,奴婢叫晓香,请您多多指教!”晓得福伯耳力不好,路晓香很贴心的将嗓音放大,还特地将嘴巴贴在他的耳边大喊。

  “该死的……呃,我是说你真是好乖的小姑娘啊。”捂着耳朵,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多谢福伯称赞。”小嘴害羞的弯了弯。

  “今年几岁啦?和少爷认识多久了?和少爷一起睡过了么?”问得很自然。

  “晓香今年十六岁,跟着主子快一个月了,和主子一起睡……”想起六天前在马车上的事,路晓香脸上立刻浮现了两朵红云。

  当时她真是糊涂了,竟然不知不觉也跟着睡着了,待她醒来,竟然发现自己就躺在主子的怀里,幸亏主子当时还没睡醒,否则她真想挖个洞将自己埋了。

  “小丫头怎么突然不说话了?别害羞啊,什么事都可以跟福伯说的,你快说啊。”瞧见小脸上的羞涩,福伯几乎是兴奋的催促。

  华元朴笑着来到路晓香身边。“福伯,你退下吧。”

  “老奴还没把话问完呢。”啧!头脑好的人就是这点讨厌,脑筋总是动得太快,让人一点机会也没有,难得他正问到精彩的地方呢!

  “有什么好问的?有时间就该到三位伯爷身边晃晃,注意注意有没有可以服侍的地方,你虽然老了,可好歹也是总管,尽忠职守总是对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