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骗到擒来 >
三十四


  银矿所有人?银铺子老板?那不就代表主子很有钱,不,是非常有钱……也不对,应该是有钱到花不完!

  “我的确是个画师没错,不过谁也没规定画师就不该有座银矿,又不该有间银铺子是不是?”专门设计银饰、整天埋首画银饰图的人也算是个画师吧,呵呵。

  路晓香被堵得语塞,忽然觉得有一种被骗的感觉,可是又好像不是被骗。

  因为主子早说过他有的是钱,也同她提过华家银矿和绚银坊,是她自己迟钝,完全没有联想到主子也姓华,径自以为主子只不过是普通的富裕人家,而且按照他花钱的速度,不用半年就会败光家产。

  呜,她真笨!真笨!小手忍不住敲了下自己的笨脑袋。

  看来过去根本就是她在穷担心,亏她早已做好准备将来要帮主子赚钱呢,根本是自不量力!

  “怎么了?瞧你一脸不开心。”原以为自己应该会得到一朵开心的微笑,不料却只等到一张苦瓜脸,华元朴忍不住挑了挑眉,用怀疑的目光看向那总不能用常理推断的小脑袋瓜。

  一般人要是听到自家主子是富贵人家,早就开心大叫了,就只有她一脸哀怨,彷佛他哪里对不起她似的,她就是这么与众不同是不是?

  “晓香没有。”粉唇微瘪。

  “要是没有,做啥苦着一张脸?到底又在胡思乱想什么了?”

  “晓香以为自己可以帮主子很多很多忙的,可是原来主子一点也不需要晓香帮忙,晓香一点也不重要……”主子既然是富贵人家,家里的奴仆一定很多,多一个她根本就没有差别嘛。

  说不准主子在自己的府里早已有几十名婢女在伺候着他,到时她入府之后,也许只能被分派到厨房里做事,从此之后再也不能像现在这个样子,继续留在主子身边了!

  当没见面的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后,一个月后,主子还会记得她么?一年后还会记得她叫什么名么?

  会不会总有一天,当她捧着主子最爱吃的食物站在他面前时,他却早已不认得她了?

  喉间,一股酸涩正上下浮动着,眼里有一股热烫在凝聚着,缩起身子,路晓香突然好害怕自己会在华元朴的记忆里完全消失。

  在夏府时,主子曾说过她是特别的,她可以相信那句话是真的么?

  若她真是特别的,他会愿意让她在他的心里住一辈子么?

  头一次自粉唇里听到抱怨,而且还是别有深意的抱怨,华元朴几乎想仰头狂笑。

  看来他的香傻蛋还不是真的笨到无药可救,至少她还是懂得怨怼和忌妒了呢!

  虽然她本人一点自觉都没有,不过这不也显示出她对他早已有所渴求?

  她希望能在他的心里扮演重要的角色,也希望他能够需要她,这种反应,除了她喜欢上他,还能是什么呢?

  推开身前的矮桌,他忍不住心中的激动与狂喜,快速朝她靠近。

  “主子?”看着那迅速朝自己靠近的高大身影,路晓香一下子就忘了心里的忧伤,眼看那双黑眸里闪烁的光芒是那么的灿烂,却又带着一种危险的侵略,她的心跳不自觉又是一阵急促。

  她几乎是想也不想就撑起小屁股,偷偷摸摸就往另一边逃,结果粗臂一捞,还是被人逮了回去。

  她低叫一声,接着就落入了一个宽阔的怀抱里。

  “晓香。”低醇的声音夹带着热气,轻轻染上了她的肌肤,震动了她的耳膜,带给她一阵颤栗。

  “什、什么?”

  “你当然很重要,对我而言,你最重要,晓不晓得?”这个迟钝的小笨蛋,终于也懂情了,太好了。

  “是……晓、晓香晓得。”凝望着那环绕在肚子上的一双手,路晓香浑身僵直,根本无力思考。

  那昂藏的身躯此刻正紧紧贴在她的身后,她可以敏感地感受到那沉稳而有力的心跳震动,更可以感受到属于他的气息正不断地侵袭她的身子,将她裹入属于他的世界里。

  虽然主子没有再用亲吻惩罚她,可是她的心跳又开始加速,体温也开始升高,连带的,就连身子好像都怪了起来。

  虽然两人相偎的体温还是燥热得让她难以适应,但她却发现自己一点也不想挣扎,甚至,当那沉稳有力的心跳震动着她的耳膜时,她的心底竟然还莫名地浮起了一股幸福的感觉……

  “所以别难过,笑一个给我看,嗯?”感受到怀里那香软的身子正微微颤抖,丰润的嘴唇怱地飘过一抹狡诈的微笑。

  “好,笑给您看……”困惑间,小脑袋瓜怎么还会晓得自己在说什么?听着耳畔沉稳的心跳声,男女授受不亲的想法在脑心一闪而逝:心头那份幸福却稳稳的搁浅,望着近来总让她感到脸红心跳的胸膛,秀眸里瞬间盛满了疑问。

  “主子,您为何要抱着晓香呢?”

  “因为我忽然觉得有些不舒服。”随口扯了个谎。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