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骗到擒来 >
三十二


  “不,夏敬和我是看过的,他才不是。”这声音应该是被唤做陈兄的男子。

  “在下是敬和的堂弟,与华家稍有往来,适才在隔壁听闻陈兄买到神镌所设计的银戒,因此冒昧打扰。”

  “口说无凭,我怎么晓得你真的是夏敬和的堂弟?”姓陈的男子紧紧拽着银戒,就怕会被人抢走。

  “也对,夏家与华家是三代世交的事也不是什么秘密,莫怪二位兄台会不信在下,不过还请两位看看在下手中的这把扇。”

  华元朴缓缓递出手中的素扇,年轻男子一手接过,并不觉得这把扇哪里特别,不过就是一把普通的素扇,然而一旁姓陈的男子眼儿却尖,一下子就在扇柄上发现一个特别的图纹。

  “这不是华家的家纹么?莫非这是……”姓陈的男子大吃一惊。

  “没错,这把扇乃是华家银矿的继承人在两年前赠与在下的东西。”

  “看来你真是夏敬和的堂弟,在下失敬了。”看到华家家纹,姓陈的男子立刻卸下心防,热情的作了个揖。

  华夏两家乃是三代世交,能攀上这层关系总是件好事。

  “哪里,在下唐突打扰,想必一定吓着了两位。”

  “哪里的事。”姓陈的男子连忙招呼华元朴坐下。“不知兄台怎么称呼?”

  “夏权放。”华元朴随口扯了一个名字。

  “在下陈中,这一位是王虎。”

  华元朴笑笑地点了个头,同时发现屏风后头的路晓香正无措地瞧着自己,于是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她来到身边坐下。

  “这位可是权放兄的妻子?”陈中见两人并肩而坐,于是大胆猜测。

  妻、妻子?她……她像么?

  呃!不对不对!她怎么可以这么想,她明明就是婢女,怎么可以任由他人误会呢?粉唇忙下迭就要开口反驳,不料却被人打断。

  “是啊。”在小嘴发出反驳之音前,华元朴先笑着揽住了路晓香的肩膀,让她岔心。

  “两位应该是新婚吧?”瞧见华元朴大胆的举动,还没娶妻的王虎又是欣羡又是脸红。

  怎么可能!粉唇多想再开口反驳,然而肩上的重量却在瞬间加重,并将她更加拉进自己的怀里。

  “是啊,新婚不到一个月呢,我爱妻性子羞涩,不太会说话,还请两位不要见怪。”语翠,华元朴佯装替路晓香拨发,却在她的耳边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音量命令她不许说话。

  陈中两人不觉,路晓香的心儿却扑通扑通跳得剧烈而颤抖。

  在眼前那两双隐含着惊奇笑意的黑眸注视下,她几乎是逃难似的将脸垂了下去。她实在不懂,主子为何要在其他人面前做出这种举动,并且还撒了这么大的谎?毕竟,晴儿小姐不在这里不是么?

  “哪里,娶妻当娶贤,我看尊夫人一脸贤淑,想必一定善持家务吧?”

  “那倒是真的,就因为如此,在下正想着要买点银饰给她穿戴呢,碰巧在隔壁听见两位说到银戒,所以忍不住就想让我爱妻看看,她要是喜爱,在下打算拜托堂哥牵个线。”

  “呵呵,权放兄爱妻之心,在下自叹弗如啊,不过其实权放兄大可不必那么麻烦,要是尊夫人相中在下的银戒,在下也是愿意割爱的。”一边说,陈中一边献宝似地献出手中的银戒。

  在烛火的照映下,手中的银戒闪闪发亮,它的线条婉约柔美,雕纹更是错综复杂,随着光影的交错,中央清雅绽放的芙蓉似乎也在摇曳生姿,只消一眼,就能看出设计者的别出心裁,以及雕琢者的手艺非凡。

  饶是没有任何鉴赏能力的路晓香也觉得这只银戒美极了,然而华元朴瞧了,却只有一肚子的火。

  该死的!究竟是谁!

  是谁胆敢未经他的同意,擅自将他弃之不用的设计图拿去制作银饰,甚至还敢假藉他和绚银坊的名义将这只银戒卖出!

  “权放兄,如何?这只银戒够美吧?若不是亲眼所见,我还不相信有人可以利用线条将芙蓉花设计得如此栩栩如生呢!这只银戒怕是世上没有第二个了,你考不考虑买给尊夫人呢?”见华元朴目光瞬也不瞬地盯着手中的银戒,陈中心中一阵窃喜,连忙乘机推销。

  “不晓得陈兄花了多少钱买到这银戒的?”华元朴声音很轻,让人听了觉得无比悦耳,然而路晓香可不这么想。

  因为距离极近,她可以敏感的感受到身旁那昂藏身躯所散发出来的怒气,虽然害怕,可她还是勇敢的扯了扯那湛蓝色的衣袍,用眼神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她并没有得到回答,只得到大掌温柔的抚触。

  “神镌之作可不便宜,整整花了我一箱的金子呢,不过权放兄若是喜爱,我就给你个友情价,两倍价就成了。”陈中开心地亮出心中的如意算盘。

  “太贵了。”华元朴摇头。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