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骗到擒来 >
三十一


  “是,那请您稍待,小的这就去帮您准备。”收起白布,店小二礼貌性一笑,接着快步下了楼梯。

  “香傻蛋,这次我又得画几幅画才够开销了?”素扇依旧在大掌间摇晃,华元朴倾身偎向那圆润的身子,用自己的影子将她完全覆在自己的身子下面。

  “约莫二十——”转过头的路晓香突然没了声音,看着那距离不到三寸的俊容,她蓦地脸红了起来,接着她又发现自己竞主仆下分的一块坐了下来,吓得立刻跳了起来。“对不起,晓香逾矩了,这个位置给您,晓香马上起身!”

  “别走,你忘了我还头痛么?乖乖坐在这里替我挡风。”猿臂一伸,将人又拉回到自己与窗口凭栏的中间。

  “您还头痛?”小嘴突然发出一声低呼。糟糕,她都忘了这件事了。

  一路上她只顾着想着自己的事,却忘了还要服侍主子,她真是该死!该死!

  路晓香自责地咬着下唇,一双手早已自动自发地抚上那太阳穴,轻轻地揉按起来。

  “给你揉揉后有好一点,不过你还是替我探探温度,看看是不是有发烧?”看着自动靠近的小脸蛋,丰润的嘴角闪过一抹笑意。

  “是。”当然要探,主子要是有个万一,她十条命都不够赔。

  小手正要往前抚向那优雅的额头,不料眼前的俊容却在瞬间放大,一下子,竞与自己的额头黏在了一起。

  “主、主子?”路晓香瞠目结舌。

  华元朴假装没看到她吃惊的表情,径自问:“怎么,有发烧么?”

  “发、发烧?晓、晓香看、看……”

  眼前的黑眸太过深幽,路晓香被瞧得不自在,于是连忙垂下两排长睫。

  她盯着自己的鼻尖,屏气感受那与她紧密相连的额头温度,却发现那额头并没有什么高温,倒是自己,体温高得不像话。

  怪了,又不是她头痛,怎么会是她发烧呢?

  路晓香困惑的蹙眉沈思,却被一股热气给吹回神。

  “香傻蛋,如何?”

  “好、好像没有。”她眨眨眼,又眨眨眼,忍住那让她寒毛直竖的酥麻感,小心翼翼、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开来。

  “可我还是觉得不大舒服。”华元朴边说边往软嫩的身子靠去。

  一听到发烧两个字,路晓香哪还顾得了心里头的那股不自在?不躲不闪的就让那昂藏的身子靠了过来。

  “那怎么办?要不要晓香帮您找大夫过来替您看看?”

  “我讨厌看大夫,也许一会儿就会自己好了。”

  “是……”主子说得是,她还能多说什么呢?眼见店小二正好端了一些饭菜绕进屏风里,她心思一转,连忙开口问:“主子,既然您不舒服,那要不要将这些饭菜打包回去,您吃完也可以早点歇息?”

  闻言,华元朴正要开口说话,不料屏风另一边的谈话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陈兄,听说你上个月买到了一只银戒,而且还是神镌设计的?”

  “哈哈!你的消息可真是灵通,怎么?莫非你今日邀我出来吃饭,就是为了这事?”

  “哎,陈兄你就别笑我了,你明知小弟我对绚银坊出产的银饰向来有兴趣,对神镌更是景仰已久,不过鼎鼎大名的神镌一年只出五十款银饰,没有门路,就算想瞧一眼都办不到。”

  “那倒是,要不是我跟绚银坊里头的人有点交情,否则还真买不到这只银戒子呢!不过为了这只银戒,我家的祖产还真去了一半。”

  “陈兄你也无须太过芥蒂,神镌之作就值这个价,你要是将银戒转卖出去,搞不好还能赚回两倍的钱呢!”

  “没错没错,当初我就是想到这点,才舍得花下这笔钱,否则我一个大男人买女人的银戒做啥呢?”

  “不过话说回来,陈兄既然懂得小弟的意思,想必应该有将银戒带在身上,就是不晓得你愿不愿意让小弟瞧上一眼?”

  “若是不给你瞧,还会答应你这一聚么?”

  “那就是愿意给小弟看了?多谢陈兄!”

  惊喜声之后,是一阵掏东西的声音,华元朴不多想,立刻起身来到屏风前。

  “主子?”在路晓香疑惑的眼神下,华元朴一把推开了屏风。

  “不知可否也让在下瞧上一眼?”

  “你是谁?”

  很显然的,华元朴的突然出现让两人吓了一大跳,两人立刻自椅子上起身,并戒备地瞪着华元朴。

  “在下夏家人。”

  “夏敬和?”其中较年轻的男子猜道。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