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骗到擒来 >
二十六


  站在一旁角落,路晓香两眼无神,脑袋瓜却是一团混乱。

  她的主子抬起了她的脸,在某位小姐的面前亲了她的小嘴,她的主子抬起了她的脸,在某位小姐面前亲了她……

  啊!不行!不行!不能再想了!

  “香傻蛋,用手打头可是会变笨的,你已经不怎么聪明了,所以别再残害你的小脑袋瓜了。”

  悦耳低醇的笑声在夏府某一问厢房里泛开。

  搁下手中的筷子,华元朴优雅的用白巾擦了擦嘴,接着轻而易举地捉住那不断敲着自己脑袋瓜的小手。

  “主……主子!”大掌握住自己的瞬间,路晓香终于被一股电流给拉回神,瞧着眼前那张俊脸,她倒抽了口气,接着小脸蓦地浮现一片霞光。

  天!她都忘了主子就在身边,而她却还猛地回想适才所发生的事,她真是不知羞!不知羞!

  “你那什么表情?见到鬼了是不是?”凝望着那张写满慌张的小脸,华元朴本想板起脸佯装严肃,却硬是忍俊不禁。

  他晓得适才自己的举动是轻薄了些,不过她也不用这般反应过度吧?

  “不、不是。”

  “那是怎样?”问得很故意。

  “那是因为……”小脸又红了几许,小嘴支支吾吾,却怎样也不敢说出真正的原因。

  她不懂自己怎么会这么慌张别扭,只觉得自主子亲过她的小嘴后,她的身子就变得好奇怪,不但头晕晕的,连身子也轻飘飘的,而且一看到主子,她的心就会跳得好快啊……

  “我说香傻蛋,你该不会还想着适才的那个吻吧?”黑眸微闪,轻问道。

  “呃!”没料到自己的心事会被人一语道破,路晓香圆眸一瞠,接着便惊慌地绞起手指头来,脸上的心虚在在证实华元朴猜得没错。

  “哦,看来真的是在想那个吻呢。”一串轻笑又自丰润的唇边逸出。

  “晓香……晓香……”小嘴微启,好想帮自己辩白些什么,可是在黑眸的注视下,却连呼吸都觉得好困难。

  路晓香捧着发烫的脸蛋,急忙忙垂下头,再也不敢注视那张让她心慌意乱的俊俏脸蛋。

  华元朴笑问:“香傻蛋,地上有银子么?”

  “没、没有。”

  “那你低下头做啥?”唉,她真是个害羞的小东西,不过才轻轻一个吻,她就这么害羞无措,他要是再玩下去,她该下会要晕倒了吧?

  “呃……”如果她说她在欣赏影子,主子会不会相信?

  “过来这里坐。”拍拍身边的椅子,他拉着她坐下。

  才沾上椅子的小屁股立刻弹了起来。“主子,晓香是奴婢,不能……”

  “叫你坐就坐。”微微地施力,让小屁股又黏回椅子上。拿起桌上的筷子,挟起一颗肉丸子,道:“嘴巴张开。”

  “主子?”

  “张开。”

  虽然一脸莫名,可路晓香还是乖乖地张开嘴了。

  “唔!”秀眸一瞠,看着消失在自己嘴里的小肉丸子,她愣住了。

  “别发呆,快咬啊。”看着那张傻愣愣的小脸,华元朴笑了,总觉得她每个反应都好可爱,若是能与她相处一辈子,必定是件快乐的事。

  “猪只!这不口以的,晓香素奴婢,猪只不……”

  “别乘机骂我猪。”华元朴失笑,他笑瞪着眼前口齿不清的小家伙,道:“要说话,咽下食物后再说。”

  “是……”也听出自己的语误,路晓香羞赧的又红了小脸,基于愧疚,她立刻乖乖地咀嚼起小肉丸子。

  看着她乖顺的表现,华元朴这才满意地勾起嘴角。

  “认识适才那位小姐么?”他忽然问。

  虽然不明白华元朴怎么会突然提到他人,不过能够不再讨论适才那个吻,的确是自在多了,小嘴一边嚼肉丸子,一边诚实摇头。

  “她是夏府的千金,是敬和的妹妹,叫夏晴。”他替她讲解。

  原来如此,路晓香点头。

  “因为夏家与我华家是三代世交,所以小时有几年时间我借住在夏家,与敬和和晴儿一同读书游玩,或许是相处的时间太久,所以晴儿误会对我的感情就是男女之情。”

  男女之情?

  莫怪夏小姐瞧见主子和她在一起会那么生气。只是当时夏小姐看她的眼神和茴萱姑娘好像啊,难道茴萱姑娘和夏姑娘一样也喜欢主子么?

  原来如此,莫怪茴萱姑娘会叫她离开主子,一定是误会她和主子的关系了!

  可是茴萱姑娘怎么会误会呢?主子是这么的出色,而她却是这么的笨拙又普通,主子再眼拙,也不可能瞧上她啊!

  随着心思的飘远,嘴里的小肉丸子也慢慢成了碎肉,路晓香本能的一口咽下,才想要张嘴吐气,不料另一颗小肉丸子又塞进了嘴里,一愣,她对上了一双温柔却又霸气的黑眸,这次无须吩咐,她乖乖自动的继续咀嚼。

  “可对我而言,她终究只是个妹子,为了她好,也为了不让她浪费心思在我身上,所以我必须让她死心。”

  原来是这样,小脑袋瓜又点了两下。

  “而你不同,你是得待在我身边一辈子的人,晴儿终究得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我才会在她面前吻了你。”

  他从来就不是风流的男人,她跟了他将近一个月,他对她始终以礼相待,从未对她做出任何逾矩的举动,如今公开示意,那就代表他有负责到底的决心。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