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骗到擒来 >
二十三


  “哥哥我舟车劳顿,累了,只想躺下来休息,不陪你说话,先走了。”语毕,果然加快脚步往某个方向迅速逃逸……离去,速度快到让夏晴追都追不上。

  确定身后再也没有烦人的身影,华元朴随手抓住路过的奴仆,劈头就问:“有没有看到一个个头小小、脸蛋圆润,穿着湖绿色纱裙,左脸上有伤的小姑娘?”

  “有,半个时辰前在厨房里见过。”路过的奴仆晓得华元朴的身分,毕恭毕敬地回答。

  “多谢。”随口道了谢,华元朴下一步就往厨房定。

  香傻蛋也真是的,没事就应该乖乖待在大厅外等他出来,但她却跑到厨房去?该不会是又想去帮忙了?

  待会儿见到她一定要好好地说说她,让她明白自己的身分。

  她可是“他的”丫鬟,只有他可以使唤她,只有他待的地方她才可以留,他没点头,她都不能乱跑。

  “晓香,你手艺真好,元朴那小子真是有口福。”

  远方传来的声音让华元朴瞬间皱眉,抬头望去,那跟在路晓香身边的人影不就是夏敬和么?

  “夏公子您夸赞了,晓香做的不过就是一些家常小菜而已。”

  “不不,这些饭菜色香味俱全,光用闻的就晓得一定好吃,真希望我也能尝一尝。”

  “如果夏公子不嫌弃,不如今晚晓香也做给您——”

  “你没事还不回客栈里帮忙,当心店小二怨死你!”低醇的嗓音冷冷地插入两人之间。

  一发现华元朴,夏敬和立刻挤眉弄眼的奚落:“元朴,你解脱啦!”

  华元朴冷笑。“托你的鸿福,受你娘亲关爱不少。”

  “哈哈,还不是你自找的?要是你早个半年现身的话,我娘也不会抓着你唠叨不放了。”

  华元朴才懒得跟他“谈笑风生”,抓着重点就问:“绚银坊那里没通知吧?”

  “你都交代过了,我哪敢疏忽?爹写好的那封信早被我丢到灶炉里烧了,你在夏府的事还没传出去,放心吧!”

  “那没事了,你快回客栈里算你的帐吧!”华元朴抓着路晓香就走。

  “咦?等等!晓香适才说要帮……”

  “帮什么帮?她是我的丫鬟,我可不出借,有事找你家婢女吧。”华元朴一手

  端过路晓香手上的餐盘,一手拉着小手快速往远方一座亭子走去。

  他的脚步飞快,路晓香跟得辛苦,不过大掌上的餐盘却似乎完全不受影响,一滴汤汁都没溢出。

  夏敬和厚脸皮地跟了上去。“那不一样,我家厨娘可煮不出这种色香味俱全的菜色,咱们好友二十四年,你就让晓香帮我煮一顿吧!”

  晓香这名字是给他叫的么?华元朴差点冲动的将手中餐盘往身后那张粗犷的脸庞砸去。

  “夏府不是开客栈的么?既然你嫌家里的东西不好吃,那就请客栈里的厨子煮给你吃。”

  “那更不一样了,男人煮的东西——”不气馁的嗓音忽然戛然止在迎面而来的三枚银针上。

  眼看银针势如破竹地朝自己破空而来,夏敬和瞬间瞠大了眼,接着本能的往右边一闪,却忘了那个方向是一棵大树——

  咚!

  一声巨响,绿叶像水一样兜头洒了夏敬和一身,其中包括几只毛毛虫。

  屏气,瞪着鼻梁上那正与他四目相望的可爱毛毛虫,高大魁梧的夏敬和瞬间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接着摇身一变,立刻成了一只活跳虾,手舞足蹈的在原地跳起甩虫舞。

  只见他一边乱跳,一边发出了狮吼。

  “啊——华元朴你混蛋!有没有必要这样阴我?我不过就是要一顿饭吃,很过分么?很过分么——”

  一串震耳欲聋的咆哮忽然在夏府内响起,路晓香不敢回首,缩着脖子,三步作两步跑的跟在华元朴身后。“主、主子,其实准备一顿饭也不麻烦,夏公子若想吃,晓香帮他煮……”

  “你敢煮给他吃!”脚步乍停,温和的俊脸瞬间化为黑色鬼脸。“要是你敢煮东西给他吃,信不信我马上把他的嘴扎成蜂窝?”

  脖子又缩。“晓、晓香以为你和夏公子是好友,怎么……难道不是?”

  连一顿饭都不能分享,难道有什么恩怨不成?

  低头望着那张因小跑步而染上两抹嫣红的圆润脸蛋,华元朴勾唇一笑。“当然是好友,不过可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分享的。”

  这么可爱的小东西,当然是他专有的,夏敬和那大老粗滚一边去吧!哼!

  “连饭也不行?”

  “你煮的不行,别人煮的行。”意有所指。

  “为什么?”路晓香不解其意。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