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骗到擒来 >
二十


  然而聪睿如华元朴又何必非得听到答案不可?光是看她眼里残存的难过,他立刻就推敲出事情的原委,瞬间,俊容面色更寒,他拉高声调道:“她那样对你,你还替她说话?”

  眼见华元朴又有化为厉鬼的趋势,路晓香有些害怕地缩起脖子,不过小嘴却仍不放弃地张合。“晓香不是替茴萱姑娘说话,晓香只是觉得晓香也没怎样,主子您就别太刁难茴萱姑娘了,正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

  “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华元朴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发出吼声。

  “呃……对,是得饶人处且饶人才对,所以主子您就饶了她吧?”

  “笨蛋!”

  “是,晓香是笨蛋。”就算主子这时说她是大猪头,她也认了。

  捂着发疼的耳朵,路晓香一脸畏缩,可眼里的乞求始终没有消退。

  在那双澄澈无邪的秀眸注视下,华元朴的脸色愈来愈铁青,心中的怒火也愈燃愈炽,然而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拒绝她的要求。

  “该死的!”

  深吸一口气,黑眸紧闭,再睁开眼,他终于肯甩掉手中颤抖的玉手。

  不再多看那令他作呕的精致脸蛋,他牵起那嫩嫩软软的小手腕,转身就往醉红楼的大门走去。

  “我们走!”

  第五章

  哇哇哇哇——

  官道上,马蹄声响亮地回荡着,马车内,一股诡异的气氛却静静地蔓延着。

  瞅着眼前那张抹着药膏、又成了切半的油炸红馒头的小脸蛋,华元朴仍是余怒未消。

  他气自己为何当初不一口回绝茴萱的邀请、踏进了醉红楼,气香傻蛋被人打了却不晓得要躲,不过他更气的是自己为何没有保护好她。

  早在春儿那丫头在后院里探头探脑盯着他瞧时,他就该警觉不对劲,而不是怕又会被女人缠上而迟迟不想进屋,结果却给了茴萱那女人使坏的机会。

  他的疏忽,不仅让香傻蛋受了伤,同时也让自己的心受了伤。

  是的,他的心受伤了。

  在他瞥见她无助脆弱身影的那一瞬间,在她用着那一双纯洁澄澈的大眼凝望着自己、说着没关系的那一瞬间,在她用宽容又坚定的语气替茴萱那女人求情的那一瞬间,他的心就受伤了。

  痛,无形而剧烈的贯穿了他的心,让他再也无法忽视她对他所造成的影响。

  如果她只是婢女,为何他要如此的在意她?

  如果她只是婢女,为何他会懊恼自己无法保护好她?

  如果她只是婢女,为何他竟如此的为她心痛?

  如果她只是婢女,为何此刻的他只想拥她入怀,告诉她不要那么的天真,不要那么的憨傻,不要让人打了还问为什么。

  如果她只是婢女……

  发现华元朴一直用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瞧,路晓香有些不安地吞了口唾液。

  绞着白帕,她胆怯的微微抬起小屁股,不着痕迹的往角落蹭过去一些,本以为如此就能躲避黑眸的注视,不料黑眸却是如影随形,于是她又抬起小屁股,小心翼翼的再蹭到另一个角落,然而黑眸还是纠缠着不放,不得已她只好硬着头皮出声:“主子,您还好吧?”

  “好得很。”剑眉紧紧聚拢,为了心里的疑问。

  “喔。”不小心对上那太过幽深、彷佛要将人吸入的黑眸,路晓香暗自倒抽了一口气,连忙将视线放到一旁的杯壶上。“那您渴不渴?晓香帮您倒茶。”小手勤劳地摸上茶壶。

  “不渴。”望着那张总藏不住心思的圆脸,剑眉缓缓舒展开来,为了心里那份欢喜。

  “那热不热?晓香帮您掮风。”小手改摸上绢扇。

  “不热。”望着那明明是手足无措,却尽心想服侍他的小女人,丰润的唇瓣微微上扬,为了心里那份乍现的情意。

  “那……”

  “我手酸。”慵懒地伸出右手,华元朴像是一头无害的豹子,用着温和的口吻对小白兔道:“过来替我捏捏。”

  “呃……”不敢看那让她不安的黑眸,路晓香绞着手指头,有片刻的犹豫,最后还是不敌心中的奴性,乖乖地来到手臂边。

  她垂着头,有些畏怯的将十只圆润白皙的手指头放在那只修长而优雅的手臂上,然后轻轻捏了一下。

  呃!好硬!

  好奇心立刻取代了不安,她张大双眼,骨碌碌地盯着那藏在月牙缎袍内的手臂,不明白人的手臂怎能硬得像块石头?莫非里头是藏了什么东西不成?

  “香傻蛋,你今年多大了?”华元朴忽然问。

  “晓香今年十六岁。”她边答边捏。

  十只指头一边按捏,一边好奇寻找着某种东西,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什么东西都没找着,倒是发现眼前的手臂不只硬得吓人,就连大小也粗得吓人。

  “那还有远亲么?”

  “没有。”惊奇地望着那只粗臂,她忍不住看了眼自己的双掌,然后又看了眼粗臂,再看了眼自己的双掌,最后终于抵挡不住心中的好奇心,双掌偷偷地圈上了粗臂……

  哇!圈不住耶!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