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骗到擒来 >
十八


  “晓香要去找主子,主子说要走了。”路晓香老实道出华元朴的指令。

  “要走?”茴萱蹙眉。“不过才来了一个时辰就突然要走,是不是你碎嘴对华公子说了什么?”

  “没有啊,晓香什么都没说啊。”她还巴不得主子留下来呢!路晓香憨憨地摇了摇头。

  茴萱才不相信她。华公子明明答应替姊妹们作画,这里有大把大把的银子等着他赚,没道理他会临时抽腿。

  而且她都打点好了,醉红楼里少说有十个姊妹收了她的钱,答应她找华公子作画,并且会想办法帮她拖延华公子停留的时间,可是这会儿这丫头竟然说华公子要走?

  若不是她对华公子说了什么谗言,华公子怎么会想离开?

  对路晓香已有八分妒意的茴萱,此刻更多了两分恨意。

  “茴萱姑娘,你怎么不说话?身子不舒服么?”天真的路晓香一点也没发现茴萱的改变。

  “我身子好得很。”茴萱淡道。

  “那就好。”粉唇这才宽心的露出浅笑。“咦?春儿呢?”

  “我让她去准备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

  “自然是吃的东西。都已经过了午时,你和华公子却都还没用膳,我很担心,所以让春儿去帮你们准备一些吃的。”茴萱用自然的口吻说谎。

  其实她是让春儿去后头盯着华公子的动静,因为她有很重要的事要找眼前的丫头商量,自然不能让华公子来打岔。

  “是么?茴萱姑娘你人真好!”路晓香忍不住赞美。

  茴萱调开话题。“我问你,你是怎么成为华公子的婢女的?”

  路晓香诚实道:“主子救了晓香,晓香为了报恩,所以跟着服侍主子。”

  “报恩?”红唇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那你肯定是看上华公子出众的相貌了?”

  “嗄?不是……”路晓香吓了一跳,摇手正想解释,却被打断。

  “我当然晓得你不是那种虚荣的丫头,不过跟在一名画师身边能有什么出路?为了你好,瞧我帮你准备了什么好东西?”语毕,纤纤玉手自身后拿出一个鼓鼓的红巾布,掀开红巾布,里头赫然是六锭银子。

  “银子!”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路晓香都看呆了。

  “是啊,是六锭白花花的银子呢,这些全都是要给你的。”

  路晓香偏首,困惑地问:“给我?为什么?”

  “因为我希望你离开华公子。”茴萱笑着说出目的。

  “什么?”圆润的脸蛋有片刻的呆滞。

  “离开华公子,这六两银子就归你,如何?”诱惑的口吻。

  “不行的!”路晓香想也不想就摇头拒绝。“晓香跟在主子身边是为了报恩,而且也曾答应过主子要跟着他一辈子的,所以晓香不能离开主子。”

  “一辈子?就凭你?”嘲讽的笑声轻巧而尖锐的自红唇间逸出。“你也该好好瞧瞧自己的模样,又胖又丑,跟在华公子的身边能看么?”

  路晓香瞠大了眼,以为自己听错了。

  茴萱姑娘美丽优雅,才不可能会说这种恶毒的话。

  “我要是你就不会这般死皮赖脸。华公子高贵,理当由我待在他的身边,至于你嘛……要是怕将来没饭吃,我倒是可以帮你在醉红楼安排一个差事。”仿佛为了证明路晓香没听错,茴萱继续用恶毒的语气打击她的自信。

  路晓香倒抽了一口气,错愕地看着眼前陌生的茴萱,脸色乍红乍白,半晌吐不出话来。

  以为路晓香沉默是在犹豫,茴萱放软声音,继续用诱哄的口吻道:“如何?只要你离开华公子就能得到六两银子和一份差事,你的答案呢?”

  “晓香……不要这些钱……”颤颤地,路晓香终于开口了,她的脸色惨白,眼里盛满了被人羞辱后的自卑与伤痛。

  茴萱脸色微变。“怎么?你还嫌太少啊?如果是嫌太少,我可以给你更多。”

  忍住想哭的冲动,路晓香咬着下唇,闷闷地摇摇头。

  “你别不知好歹!”茴萱动了气,不由分说地抓住路晓香粗糙的小手,硬是将红巾和银子塞到了她的手里。

  “不要!”没料到茴萱会有这种举动,瞪着手中仿佛会夺去她性命的红巾和银子,路晓香像是被蛇咬到似地尖叫了一声,迅速将手中的银子甩了出去,霎时,白花花的银锭闪耀在空中,接着咚咚咚地散落了一地。

  “你竟敢敬酒不吃吃罚酒!”诱哄的笑容顿时自清艳的脸蛋上消失,茴萱瞪着路晓香,一抹阴狠浮现在精致描绘的杳眼里。

  “对不起!对不起!晓香不是故意的……”看着散落一地的银子,路晓香愧疚的不断道歉,本来想帮忙捡,却又想起那些银子背后所代表的意思,才伸出去的手连忙又缩了回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