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骗到擒来 >


  “晓香晓得。”又天真地点了个头。

  她会晓得才有鬼!

  不是没见识过她的天真翠蠢,华元朴不放心的开口问:“哦?那你说说青楼是什么样的地方?”

  “青楼就是男人去的地方。”路晓香一脸自信地说出答案。

  “还有呢?”

  “还有青楼里的女人全是狐狸精,里头的老鸨吃人不吐骨头,男人去多了迟早会精尽人亡,青楼的存在是男人的最爱、女人的最痛……”

  “等等!”华元朴几乎是用尽了力气才能阻止自己不大笑出声。“这些话是谁同你说的?”

  “是以前的夫人、太少奶奶、二姨太和三姨太。”路晓香老实回答。

  没想到王府的女人全是深闺怨妇啊……华元朴摇摇头。

  “既然青楼是那种地方,你还跟?”听这丫头的说法,就晓得她对青楼只是一知半解,对于女人不能进青楼一事恐怕也不晓得。

  “因为晓香是主子的奴婢,自然要跟在主子身旁,何况晓香也说过要一辈子跟在您身边服侍您,怎么可以离开?”要是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内,主子身子有哪里不舒服或是遇上了什么麻烦,谁来帮主子?

  “可青楼是不许姑娘进出的,这有损你们的清白。”他不得不警告她。

  “那晓香假扮成男人跟主子一块去!”路晓香异想天开。

  “你假扮成男人?”华元朴哈哈大笑。“装成男孩儿倒是勉勉强强,不过男人……得了吧,又没胡子又没喉结的,老鸨会信你才怪。”

  “那……那晓香就装成男孩子,男孩子就能进青楼了吧?”

  华元朴其实很想实话实说:就算她穿上男儿装也不会像个男孩儿——他无意调戏,不过以她略微丰腴的身段来看,光是胸前就很难摆“平”了,更遑论骗过见多识广的老鸨?

  其实他大可以命令她不准跟,但他晓得以她实心眼的性子,也决计不会乖乖听他的话到客栈里点东西吃,而是会站在客栈的门口等到他回来……不知道为何,他就是晓得她会这么做,即使他们才认识不到一天。

  “你啊你……”华元朴忍不住叹了口气。“你可晓得姑娘一旦上了青楼,往后就嫁不出去了?”

  “没关系,晓香早就决定要跟着主子一辈子,不打算嫁人了。”

  闻言,华元朴一点也不觉得高兴,只想再叹一口气。他真想敲开她的小脑袋瓜子,看看里头到底装了什么东西?

  他发现,除了服侍主子、保护主子、跟着主子这三件事外,她压根儿不懂得何事可为、何事不可为,奴性坚强到某种令人哭笑不得的程度。

  “女大当嫁,你不嫁人,难道要我养你一辈子?”救她不过是件小事,他可从没答应过她所说的“报恩”。

  她说她的,他做他的,先前谈好以一个月五两银子、包吃包住的条件收她为婢,他的想法没改变过,至于她所说的报恩……呵呵,她一厢情愿他是没意见,不过可没真的要绑她一辈子。

  以为华元朴是在计较钱,于是路晓香立刻开口保证:“晓香食量不大,不会浪费主子太多米饭的。”

  “谁在跟你计较几粒米的事了?”他瞪她。这傻蛋就是会想歪。

  “那主子的意思是……”

  “多说了也不见得你就听得懂。”瞧着那张既固执又单蠢的小脸蛋,华元朴又是摇头又是叹气。“当真不嫁?”人生是她自己的,嫁与不嫁他无权置喙,只望她能想个清楚。

  “不嫁。”笃定地摇头。

  “确定?”

  “晓香很确定。”她的身分卑贱,又不是什么美丽的丫头,因此她自认一定没男人肯要她。

  “好吧,既然你执意如此,那就来吧,不过你可别后悔哪。”也罢,就当是带她见见世面好了,但愿到时她不会尖叫。

  “可是晓香还没变装。”

  “不是不打算嫁了?”

  “可是不变装,晓香怕不能进青楼。”

  “有钱能使鬼推磨,你怕什么?”挥着素扇,华元朴闲散的朝左前方某间青楼踱去。

  华元朴俊俏的脸蛋和一身贵气的华服忒是引人注目,才踏过门槛,绘香楼的老鸨一眼便瞧见了他,于是快步挥着大红色的绢帕迎了上来。

  “唷!好俊俏的公子爷哪,外地来的么?”

  华元朴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旁的路晓香却早先一步打了个喷嚏。

  哈啾一声,立刻惹来华元朴的轻笑和老鸨的注目,在两人的注视下,小脸一红,手足无措地解释道:“对不起,晓香不是故意的,只是大婶身上的味道太浓了,所以晓香一不小心就打了喷嚏。”觑了眼睑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的老鸨,路晓香心一惊,连忙改口:“不对不对,不是好浓,是好香,就像成千上万朵的花儿放在一起,迷得晓香团团转。”

  团团转?恐怕是被薰得晕头转向才对吧?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