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骗到擒来 >


  “主子,药材很贵的,怎么可以浪费在晓香身上?”路晓香这边却有问题。她才第一天上工,什么贡献都没有,就让主子为她花大钱,这要她怎么能够接受?

  “一点小钱而已,计较什么。”他不敢说自己有多富贵,不过他确定这点钱绝对只是他所有财产中的九牛一毛。

  “可是一点小钱也是钱,让主子破费帮晓香看病已是不该,怎能再浪费主子的钱?晓香这就跟大夫说去,让他别多收咱们这些……啊!”

  路晓香被一只大掌给拎了回去。

  “你话倒是多。”华元朴似笑非笑。

  他还以为她就只会点头说是,没想到扯上了钱却变得这般聒噪,只是他花他的钱,她到底是担心个什么劲,连这点小钱都要省?莫非她以为他养不起她?

  “多话是晓香不对。”路晓香知错地低下了头,可一下子又抬起头来。“不过钱的事更重要,晓香这就跟大夫说咱们不抓药也不要药膏。”说着说着,转身又想往老大夫的方向跑,不料后颈一紧,又教人给拎了回去。

  “门口有缸水,你先去那儿照照自己的脸,然后再回来说说你的脸看起来像什么?”华元朴忽然指向门口的大水缸。

  面对华元朴突如其来的命令,路晓香虽然疑惑,却也不敢多问原因,乖乖地照做了。

  不一会儿,路晓香跑了回来。“主子,晓香的脸圆圆的像颗小笼包。”

  “小笼包,你确定?”华元朴挑眉。

  “要不……肉包子?”不确定的反问。

  自小她的脸形就属偏圆,身子不似一般姑娘纤细,所以她也不敢睁眼说瞎话说自己的脸像粒瓜子。

  “错,是馒头,而且还是一颗切半的油炸红馒头!”睨着那半张被人打得红肿、涂上药膏后则显得红肿又油亮的左侧脸颊,华元朴公布正确答案。

  “切半的油炸红馒头?”路晓香瞠大了眼,忽觉心有戚戚焉。“主子,您真会形容,晓香适才怎么没想到呢!”近乎崇拜地看着华元朴。

  路晓香天真单“蠢”的反应几乎逗笑了华元朴,不过他还是努力维持着翩翩公子、玉树临风的模样,不让自己爆笑。

  “你觉得自己像就好,主子我爱面子,要是天天带颗切半的油炸红馒头上街多丢脸?因此药方子和药膏都得拿,这点你有没有意见?”

  “没有。”

  “那你认为你该不该乖乖地吃药抹药,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伤养好,好让你主子我留几分颜面?”

  “当然。”

  “那很好,拿了方子,咱们走了。”果然傻蛋,三两下就给摆平了。

  没什么成就感的华元朴见老大夫已将方子写好,也不问价钱便自袖袋里掏了一锭碎银放在桌上,接着便走出了医馆。

  “主子,还没找钱呢!”路晓香追了上来,可目光却流连在笑咧嘴的老大夫身上。

  “一点小钱而已,计较什么。”华元朴还是老话一句。

  “可是小钱也是……”

  “肚子饿不饿?”华元朴忽然问。

  “饿,可是钱……”

  “那你拿着这些钱,先到药铺照着大夫开的方子抓药,然后再到客栈点些东西吃。”华元朴将话题调开,并掏出一袋钱。

  虽然她脸上的药膏颜色并不重,可油亮亮的涂在脸上也够显眼了,顶着那张脸定在大街上,不引人侧目才怪,何况这一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也该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主子您呢?”路晓香没敢接下钱袋。

  “主子我有事要上趟青楼,可能晚些回来,这段时间你就好好休息,明日再上工吧。”

  青楼?路晓香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连忙确认。“主子,您要上青楼?”

  “是啊。”华元朴不仅一派自然,还道:“我来白桃县就是为了看这儿的青楼姑娘,你说你们这儿的青楼都在哪儿?”

  路晓香愣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呆呆的用手比向街尾。

  “原来是在街尾,那好,这些钱你拿着,主子我先过去了。”二话不说,华元朴将钱袋塞到路晓香的手里,接着转身就疟。

  “主子,主子!”路晓香连忙跟了上去。

  华元朴停下脚步。“怎么?”

  “主子,您……”路晓香本想开口问华元朴上青楼做什么?可话才到了嘴边,又连忙咽了回去。

  她敲敲脑袋,暗骂自己笨蛋!身为下人,她怎么可以多问主子的事呢?何况以前的王公子不就常上青楼么?就算眼前的新主子要上青楼又有什么奇怪?

  “怎么了?”面对话说到一半就再也没声音的路晓香,华元朴没有责怪,反而好脾气的将话又问了一次。

  路晓香踌躇一会儿才开口:“主子,为了替晓香医伤,您已经浪费了一两碎银,如今晓香不敢再拿主子的钱去吃饭,所以晓香是想……是想跟您一同上青楼,行么?”

  这次换华元朴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你要和我一同上青楼?”

  “是。”路晓香天真地点了个头。

  “你晓得青楼是什么地方么?”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