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骗到擒来 >


  “这……”

  “就这么办,晓香你就答应了吧!一个月五两,天底下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差事了。”就在路晓香犹豫的当下,一旁的巴婶已当起说客来了。

  “可是……”一日遭逢两个剧变,路晓香觉得一切都变得很不确定,一时之间也无法决定。

  “我只是给个提议,决定却是在你,并不勉强。”天晓得多少女人想巴着他不放,这丫头却能这么迟疑,华元朴有些感慨地摸着自己的脸,心里却又矛盾的欣喜她的与众不同。

  “我……”看着眼前斯文俊逸的华元朴,路晓香思绪百转千回。

  她服侍小姐十年了,然而小姐双手一推,轻易地就将她遗弃了,而她与他只是初识,他却行侠仗义救了她……她的命是他捡来的,没有他,她的下场绝对不会比小姐好到哪里,他有恩于她,她还犹豫什么呢?

  她虽没读过书,可知恩图报的道里还是晓得的。

  “是,小女子愿意跟着恩公,不过小女子不要银两,只求一辈子待在恩公身边偿还您的大恩大德。”

  “不要银两你疯了么?”一旁的巴婶反应比华元朴快。

  “不是的巴婶,因为这位公子有恩于我,因此晓香得报恩才行。”说着说着,路晓香还真的露出满足的笑容,然而她这一笑,却扯疼了脸上的红肿,秀眸顿时又是一阵泪光。

  “你肯定是疯了!”

  “晓香没疯,晓香只是……”

  没待路晓香将话说完,巴婶早已气呼呼地走了。

  要不是她才跟陈府签了约,她一定马上毛遂自荐,可这蠢丫头却将这么好的条件往外推看不下去,看不下去!

  巴婶走后,华元朴只是挑眉问:“有没有人说你很傻?”

  “有是有,可是小女子什么都肯学,什么都肯做,绝对不会怠慢恩公的!”以为华元朴是在嫌她,路晓香急忙替自己解释。

  挑眉看着那绝对是会错意的小丫头,华元朴又是一阵轻笑,接着径自往前走了去。

  “恩公您要上哪儿去?”路晓香抱着包袱跟了上去。

  “唤我主子。”华元朴出声纠正,恩公这两个字还真听不习惯。

  “是,主子。”

  “也别唤自己小女子。”

  “是,也别唤自己小女子……呃,不唤小女子,那小女子该怎么称呼自己?”愣愣反问。

  “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子姓路,名叫晓香。”路晓香有问必答。

  “那往后你就唤自个儿晓香吧。”他不爱派头,更不爱将身边的人当成狗。他花钱请她服侍他,图的只是个享受,并非为了虚荣。

  “咦?”路晓香吓了一跳。“可是这样对主子非常不敬。”

  “主子我高兴就好,你有意见?”他斜眼看她。

  她哪敢?路晓香连忙将头摇成博浪鼓,华元朴见状,才满意地勾起嘴角,迈开步伐继续往前走去。

  “主子您要上哪儿去?”

  “自然是找大夫帮你疗伤。”

  “不用了,不过是一点小伤,晓香不敢浪费主子的钱。”路晓香连忙摇手。

  “小伤也是伤,何况看大夫是我的意思,你想忤逆?”华元朴故意端起主子的架子,不想浪费时间与她争论这种问题。

  “晓香不敢。”路晓香果然听话地垂下头。

  “那就带路。”

  “是。”虽然极不好意思第一天上工就花了主子的钱,可路晓香还是听话的带着华元朴往医馆的方向走去。

  第二章

  路晓香的伤势说重不重,说轻不轻,涂了药后,红肿已消了泰半。

  “老夫这就开一帖消炎去瘀的方子,照这方子抓三日药,照三餐煎煮服下,再将这瓶药膏带回去,早晚涂抹在伤处,相信不出三日,伤势就能痊愈。”桌后的老大夫慢条斯理地拿起桌上的笔。

  “尽管开好一点的药,我要这丫头脸上的伤早点痊愈。”华元朴一边挥扇纳凉,一边嘱咐。

  “呵呵,这有什么问题。”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