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骗到擒来 >


  “孤男寡女在一起能做什么?”两人相视一笑,脸上猥琐的表情让路晓香和王珍珠两人瞧了心惊。

  “不要脸!我可是白桃县城王府千金,我爹与县太爷素来交好,你们要是敢碰我一根寒毛,我爹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王珍珠以为搬出家世就能让两人打退堂鼓,不料却换来更得意猖狂的笑声。

  “哈哈,那更好,待我兄弟二人将你吃干抹净后,再拿你的性命跟你爹勒索点跑路费。”两人二话不说便将禄山之爪伸向王珍珠,后者吓傻了,全然忘了要闪,幸亏路晓香忠心护主,拿着沉甸甸的包袱对着狼爪就是一番胡捶乱打。

  “走开走开!不准你们碰我家小姐!”

  “麻烦!”吃了疼,两人其中一人往路晓香脸上招呼了一个巴掌。

  啪地一声,路晓香瞬间被打跌至草地上,左脸颊上顿时多了一个巴掌印,而王珍珠却因这可怕的巴掌声而自惊吓中回过了神。

  完了完了,这会儿她真是遇上麻烦了!要是不快点逃,她铁定会被眼前两个丑八怪给糟蹋……不行,她一定得逃,一定得想个办法逃走!

  “不、不准……不准你们碰我家小姐。”刚刚才被人打跌至草地上的路晓香,却顽固地爬了起来,神色虽然恐惧,可却坚强的以颤抖的身躯保护着王珍珠。

  即使她早已吓得手软脚软,可奴才保护主子理所当然,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眼前的两名恶徒欺负她们家小姐的!

  “滚开!”直接将人推开。

  “不要!我不准你们碰我家小姐!”又自草地上爬了起来。

  “大哥,这婢女还真是难缠。”路晓香的顽固让两人动了气。

  眼见一旁的王珍珠被吓得魂飞魄散、动也不敢动,为首的壮汉将注意力放到了路晓香身上。“先解决掉她。”

  “您的意思是……”

  “虽然是普通货色,不过你就将就一下吧!”壮汉猥亵的笑了笑,指着不远处的草丛。

  “为什么是我,难不成大哥你想独享这女人?”

  “什么独享?不过是我先上而已,待我享用完毕,还是轮得到你。”

  “那为什么是你先?这不公平!”

  “你敢顶撞我?我可是大哥,你敢跟我抢?”

  两人愈吵愈凶,最后甚至动起手来,一旁早就想逃的王珍珠见状,晓得机不可失,相准了来时路后,便忽然扯嗓大喊一声:“官爷救命!”

  两人闻言,果然在片刻间慌了手脚,而逮着这个机会,王珍珠顾不得形象,撩起裙摆就往前奔。

  而后头的路晓香见状,先是一愣,才迟钝的想起自己也该跟着跑,因此连忙跟上王珍珠的脚步;因为平时苦工做惯,脚力练得不错,一下就跟上了。

  “大哥,人跑了!”

  “人跑了就追啊!还愣着做什么!”壮汉气急败坏的对着笨头笨脑的手下咆哮,接着就朝两人的方向追去。

  男人终究是男人,脚程就是比女人快,不消片刻他们就追上了两人,眼看伸手就能将人逮到,不料王珍珠早有对策,只见她玉手一推,竟将身后的路晓香推向了两名恶徒。

  略微圆润的身子虽然一点也不重,可突然迎面而来也让两人措手不及,眼看三人跌成一堆,王珍珠松了口气,不过还是卯足了全力继续往前奔,再也不回头。

  “小姐?”望着那几乎就要消失在林间的纤影,路晓香慌了、乱了,脑海里想的都是适才那一双将她推入虎口的纤纤玉手。

  小姐为什么要这么做?小姐不要她了吗?

  错愕、惊骇、悲痛、空虚……交织错乱,成了一张巨大的网,将路晓香勒捆得几乎无法呼吸,不须臾,惨白的圆脸上多了两串晶颤的泪珠。

  “可恶!到嘴的天鹅就这么飞了。”

  “不过至少还有颗肉包子可以解解馋。”

  两人又气又怒,急着将情绪发泄在路晓香身上,因此手脚开始不规矩地抚上她有点圆又不会太圆的身躯。

  本以为这般圆润的身躯该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不料指腹下那比丝绸还要柔细滑嫩的肤触却教两人瞠大了眼,而那柔软弹性的脸颊更让人瞬间惊艳的起了一股巨大的饥渴。

  不多想,两人一脸淫欲的就要往路晓香身上扑。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