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公子你哪位 >
三十九


  本来还不肯相信弥乐生的欧阳石瑞感到非常抱歉,顿时不晓得该拿什么脸去面对身边的弥乐生。

  “俺不在意啊,大公子你就别自责了,不过说到交代这事,俺倒是挑了几个不错的日子,你们拿回去参考参考,决定好日子再回头跟俺说一声,俺绝对尽力配合。”

  说着,弥乐生就自胸前抽出一张红纸,上头密密麻麻写了好几个日子,显然是

  早就算好了会有今天,所以先做好了准备。

  他将红纸交到了欧阳石瑞的手中,在前者错愕的目光中,笑嘻嘻续道:“欧阳大公子,俺晓得欧阳老爷夫人还在外头游玩,不在家里,正好俺这边也有个不肖子不知身在何处,也得花点时间找人,所以这个婚事俺不赶,只要挑个日子让这两口子订个婚,就算等俺孙女不小心生下胖宝宝后再举行婚礼,俺都没意见。”

  呵呵,想他弥乐生绝对是很开明的,只要给他和孙女鉅额的聘金和未婚妻的名分,那么他就不会拿刀砍欧阳飞溟,或是到市井里散播不实的谣言来中伤欧阳飞溟。

  “胖宝宝!”欧阳石瑞和欧阳彬麟同时惊呼出声,这才想起这个大问题。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同时跳了起来。

  “不行!欧阳家的血脉怎能一出生就没名分?彬麟,你快去修书要爹娘赶回来,顺道要府里所有的奴仆开始打扫府邸,务必将府里打扫得焕然一新,准备迎娶新娘子过门!”

  “那日子呢!”

  欧阳石瑞揣着红纸迅速的看了一眼,很快就挑了个日子。“就两个月后的初六,爹娘应该赶得上。”

  “两个月后的初六?!亲朋好友赶得及通知么?”他们欧阳家好歹也是京城首富,各地都有亲朋好友,两个月的时间也不知够不够那些人赶到东宿城来共襄盛举。

  欧阳石瑞手抖了一下,也紧张了起来。“所以不能再耽搁了,咱们今夜就得将帖子写好,明儿个就拜托驿马到各地送信,飞溟的婚事可不能寒伧,所有亲朋好友一定都要到场!”

  “对、对。”欧阳彬麟回头就想去办事,可想了想,又折了回来。“大哥,不对呀!纳采、问名、纳吉、纳征呢?那些都要爹娘做主和媒婆帮忙啊,咱们得按着顺序来呀!”

  “管不了那么多了!”

  “也对,侄儿都要蹦出来了,得让飞溟先把弥姑娘娶进门待产。”

  “没错,所以别再耽搁时间了,咱们赶紧分头行事,你先快去完成我适才交代的事情,我呢就去拜访王媒婆,顺便将该买的东西全采买回来。”

  “好,我这就去。”

  欧阳彬麟脚下一转,急忙忙的往府外走去,而欧阳石瑞也跟着揣着红纸,口中念念有词的打算先去告知爱妻一声,也准备跟着出门。

  “怪了,我只是说‘不小心’,又没说欧阳公子你真的一举中的,你说这两人究竟是在紧张什么?”看着两人忙进忙出的模样,弥乐生抚着长须,怔愣的问着一旁的欧阳飞溟。

  “这样不是很好么?事情全交给他们办妥,你我也落得轻松。”欧阳飞溟这时才打破沉默。

  “嘿嘿,也对,俺最讨厌那些繁文耨节了,这婚事就交给欧阳大公子和二公子帮忙,俺们也好各自逍遥。”弥乐生想想也对,因此也就不以为意。

  “待在下和多安的婚事结束后,不知弥老先生有没有打算也办个婚礼?”欧阳飞溟突然问道。

  “婚、婚礼?什……什么婚礼?”瞪着欧阳飞溟那似乎什么都晓得的黑眸,弥乐生的表情就像脚底板被针扎到,扑通一下自地上跳了起来。

  欧阳飞溟低低轻笑。“自然是您和我欧阳府里吕总管的婚礼。”

  “俺、俺和春华……”从没个正经的弥乐生顿时脸红得像是被炭火烤过,一张嘴结结巴巴的吐不出话来,底下的一双脚则是慢慢的往后退,最后竟拔腿就跑。

  该死的!他明明隐藏得很好啊,怎么会教这个欧阳公子给晓得了?

  想到自己花前月下的行径全教人给看光了,脸皮极厚的弥乐生还是觉得要疯了!

  真是羞死他哩!

  待弥乐生走后,欧阳飞溟垂眸开始思考许多事。

  既然弥老先生有意找岳父大人回来参加他和多安的婚事,那么夺魂一事就委托给岳父了,毕竟有了血棠的解方,宁生门的势力也算去掉了一半,就算延迟一些时日找出夺魂的解方,也不会影响多少。

  不过他最大的考量还是多安。

  多安资貌不俗,光是上街露个面就麻烦不断,要是医术精湛一事当真泄漏出去,到时又不知要涌来多少麻烦,所以夺魂一事,还是由岳父处理较为妥当。

  他是生意人,对于江湖事从没兴趣,若非许老板三人,岂会与宁生门有所交集?如今只待许老板三人受到报应,那么他与宁生门之间,也就没什么关系了。

  主意打定,欧阳飞溟才转身进入房内。

  床榻上,娇美人儿犹自沉沉睡着,他眼神柔光似水,坐在床畔,心里柔情万千。

  只要再两个月,她就会是他的妻了。

  多行不义必自毙——这是宁生门最佳的写照。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