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公子你哪位 >
三十一


  “这是许老板愿意献计,帮助在下重振旗鼓?”

  “同行相忌!谁会愿意献计?”许天发怒极,当场沉下了脸。只见他一脸阴沉的瞪着欧阳飞溟,一副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的模样。

  “许老板说得也是,看来我斟是病急乱投医了,还盼许老板不要见怪。”欧阳飞溟还是云淡风轻地笑着,不过那笑容映在许天发的眼里,却是令他万般刺眼。

  不想再看欧阳飞溟演戏,于是他甩袖撂下狠话。

  “哼!欧阳飞溟,你不愿说出真相就算了,何必惺惺作态?只是今日之前,你我井水不犯河水,如今你故意抢我财路,那就别怪我他日得罪!”哼!他多的是办法反击,大家走着瞧!

  “大家有话好说,许老板何必生气?更何况后宫的输茶权也下是什么生意,虽然美其名是供茶给后宫,不过说穿了也只是对皇族的一片心意罢了,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好处,咱们何必为了此事结下心结呢?”

  “若是没有好处,你又何必夺我输茶权?”他岂会信他!“欧阳飞溟,过去是我小看了你,不过你等着瞧吧,总有一天你会付出代价的。”

  阴沉一瞥后,许天发气冲冲的拂袖离去。

  而看着愤愤离去的背影,欧阳飞溟却勾起了嘴角,同时打了个暗号给藏身在暗处的墨十,要他跟上许天发。

  “真是不要脸的东西!在别人的地盘上还敢这样大呼小叫,天底下也只有他许天发了!”委实气得不轻的欧阳彬麟这才发出不平之鸣。

  “不过还是飞溟你有办法,我骂了老半天都骂不止那无赖,你才几句话就能将人气走,二哥着实佩服。”

  “二哥言重了。”欧阳飞溟淡淡一笑。“其实并非二哥没本事,那许老板原本就是故意拖延时间要等我来,无论二哥如何谩骂,自然都骂不走他。”

  “原来如此!”欧阳彬麟这才恍然大悟,不过却也疑惑。“不过这许天发倒也过分,想找你理论输茶权一事,直接上门找人即可,有必要到茶馆这边闹么?害得客人都跑光了。”

  “若明知有人上门是为了吵架,你还会开门见客吗?”欧阳飞溟笑着反问自家二哥。

  “这……”

  “并非许老板为人过分,反而该说他精明过人,懂得‘抛砖引玉’。”

  听着欧阳飞溟逗趣的形容,欧阳彬麟却笑不出来。“但那许天发实在太目无法纪,带着十几个又肥又壮的大汉,吓跑满堂的客人,要不是不想把事情闹大,我早报官了,哪能容他走得这般潇洒。不过话说回来,你好端端的做啥抢人家的生意?”

  自他们开设“揖静茶馆”以来,凭着三弟的聪明才智,确实吸收不少原本该是许天发的生意和客人,彼此相当竞争,不过从来也没听过三弟说要拿那后宫的输茶权,怎么才过没几天,三弟就抢了人家生意?

  欧阳飞溟没有多做说明,只是轻描淡写道:“皇族生意岂是说抢就抢,若不是有皇族口谕,我又有何能耐?”

  “你的意思是皇后终于发现那‘发财茶馆’的茶质普通,于是亲自下懿旨,要咱们‘揖静茶馆’供茶?”欧阳彬麟兴奋地问。

  欧阳飞溟用微笑代替回答,径自让自家二哥误会到底。

  转首,他看向身旁许久没有出声的弥多安,却发现她张大眼睛一直往门外的街上瞧,似乎在找什么人。

  “多安,你在瞧什么?”

  “不晓得,适才外头似乎有个人一直在看着我。”她指向对街,表情带着些许困惑。“可是我找了许久,就是找不到是谁在看着我。”

  闻言,他心一惊,立刻投眼望外,在车水马龙的街上找寻可疑的影子。

  可是因为锦市的关系,即使华灯初上,街上依旧热闹非凡,人来人往不断,他暗中观察必有动机,究竟是谁在暗中观察着多安?

  是宁生门?还是许老板底下的人?莫非她精通医术的消息已悄悄外传?

  欧阳飞溟暗自惊疑,心中已有千百个怀疑,表情却依然淡定,只见他缓缓收回目光,将手握住她的小手。

  “肚子饿了没?要不要回府用膳了?”他转移掉她的注意力。

  抚着肚子,她点头。“是有点。”

  “那咱们回去吧!”他温柔的牵起她的手。

  点点头,她温驯的任由他握着自己的小手,贪恋那大手掌心散发出来的温度。

  她喜欢他那如暖炉般温暖的手温,只要他在身边,她就觉得好开心,然而只要他一离开,她就会感到好寂寞,不知何时,她的心情竟开始随着他起起伏伏,让她又烦恼又无奈。

  烦恼他是忙碌的商人,总不能时时刻刻伴在她身边;无奈她只是个寄人篱下的过客,不可能永远赖在他的家里……想到两人之间总有一天要分离,她的心就觉得好难过。

  究竟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俩永远都不用分离呢?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