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公子你哪位 >
二十八


  “是啊是啊,忘恩负义的大浑蛋!”挥着拳头一起骂人,非常同仇敌忾的样子。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竟然就这么跑了,我诅咒他出去后会再被人毒个七次、八次,最好把他毒到七孔流血、体无完肤、眼瞎脚瘸、五脏六腑俱毁。”

  “哇!有没有必要这么狠?”这次就接不下去了。他们又不搞邪教,没有必要这样诅咒人家吧?

  更何况,刚刚那事也是他编派出来的,全是为了蒙骗弥姑娘。

  “对付那种人就要这么狠,否则要怎么咽下心中那股怨气?”一顿,疑惑的盯着眼前的奴仆看。“对了,这位大哥,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怎么我觉得你有些眼熟啊?”

  闻言,该奴仆脸色微变,但还是力持镇定。 “姑娘多心了,这是小的第一次见到姑娘。”

  不会的,他好歹也变装过,弥姑娘应该认不出他就是几天前在小苑里与另两名义兄一同擒拿住杀手的其中一人,以及上午在树下为躲避她的问话而佯装心痛的那名长工。

  为了避免弥姑娘遭遇不测,他可是奉三公子之命,一直潜伏在弥姑娘的附近保护着她呢!

  “不不,应该不是第一次,我记得……”偏头想回忆,却实在想不出在哪里看过眼前的奴仆。

  “别想了,府里奴仆衣警大多相近,舆许是你记错了。”欧阳飞溟出声打断她的思绪。

  “我脑子这么好,怎么可能会记错?”弥多安不死心,还是试图回想。

  见状,欧阳飞溟又轻轻开口。

  “对了,还喜欢我送给你的东西么?”

  想到桌子上的纸鸢和新裁的衣裳,弥多安旋即露出笑颜,果然分心。

  “当然喜欢,那些不都是锦市里的东西么?你什么时候买的?”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她可是记得很清楚的。

  她没想过自己随口一句喜欢,他却全记在心里了,他对她,真的很好呢!

  “前几日托人买的。”他一语带过。

  “是么,那你……”还想开口说些什么,前方却急急跑来一抹人影,原来是平常跟在欧阳彬麟身边的小厮。

  “三公子!原来您在这儿,小的总算找着您了!”小厮大呼小叫,一脸紧张。

  “何事这般慌张?”欧阳飞溟表情淡定,不为所动。

  “是‘揖静茶馆’里出事了!”小厮表情慌乱地说:“一个时辰前,许老板带着一票人到二少爷的茶馆里,说是要捧场,可却任由底下的人骚扰其他客人,其中还包括丫未过门的二少奶奶,二公子一时气不过,便跟许老板吵了起来,小的怕出事,于是连忙赶回来禀报。”

  “有这样的事?!”欧阳飞溟表情一沉,旋身便走出屋外。“大哥听到消息了么?”

  “听说大少奶奶这几日身子不舒服,大公子也跟着没睡好,所以小的不敢惊扰,因此先来找三公子您。”

  话虽然是这么说,不过大家心知肚明欧阳家的大公子和二公子只是帮忙管理商行,而三公子才是幕后老板,一切商事全由三公子做主,因此只要一有事情发生,他们这些下人头一个要禀报的对象自然是三公子。

  “你做得很好,大哥大嫂这几日需要多多休息,这事就别让他们知道了,你可明白我的意思?”欧阳飞溟边走边吩咐。

  “小的明白。”小厮领悟的微微一笑。

  大公子的舌功是众所皆知的,“滔滔下绝”绝对不足以形容大公子念人的功夫,所以只要二公子或是三公子特别吩咐,许多事情便不会传到大公子的耳里,省得大公子荼毒大眵儿的耳朵。

  “欧阳飞溟,我也去。”眼见两人愈走愈远,被人留下的弥多安也跟去凑热闹。

  “稍晚一些就要用晚膳了,我去去就回,你就别跟了。”他温温拒绝。

  他故意抢走许老板在宫里的生意,为的就是这一刻。

  待会儿他还得搧风点火,气气那许老板,最好让他恨他恨得牙痒痒的,如此,他才有机会抓到他的把柄。

  被人拒绝的感觉非常不好受,尤其是在他们两日末见、她又耐心待他睡了一整个下午之后。

  光是这两日,她想起他的次数可是超过了十根手指头,好不容易他回来了,没料到一睡醒又要出府,而且还不准她跟,那她该怎么办?那一直盘踞在她心头的那股寂寞该怎么办?

  委屈一闪而逝,她噘起小嘴,不悦的开口:“我又不吵你,为什么不许我眼?”两日未见,难道就只有她觉得寂寞,他都不会么?她望着他此刻过分冷静的眼神,觉得好不公平。

  “待会儿的场面可能会很不好看,我不希望让你看到。”见她面露不快,他立刻放软语气。

  “好不好看有什么关系?有你在就好啦!”她想也不想便脱口而出,一开始还没觉得什么不对,不过当她发现他的眼神变得很不一样后,自己也觉得别扭了起来。

  讨厌,她只是实话实说,他做啥这样看她?看得她心都颤抖了……还有,一旁的大哥和小厮是突然染风寒了是不?脸红得活像是猴子屁股。

  “多安……”向来温和的声嗓显得有些嗄哑。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