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公子你哪位 >
二十五


  “是,根据属下的调查,那名乞丐乃是丐帮弟子,不过确切的姓名身分尚无从得知。”

  “哦?”

  墨十解释着:“江湖传闻丐帮底下有一批人通称为‘浪狗’,被安排在各地打探江湖大小事或是收集各项情报,这些人全都顶着假名做事,从来不泄漏真实身分,十分神秘。”

  “原来如此。”闻言,欧阳飞溟神情微微凝肃,沉吟了会儿,而后问:“你对宁生门了解多少?”

  “不多,只晓得宁生门起自于西域,门主之下有三名护法,四人皆擅长制毒使毒,不但勾结有心人士歼灭各教派,还四处做杀人买卖,主要的目的似乎是要入主中原武林。”

  “是么?”

  “公子可是怀疑那人身上的毒来自宁生门?”

  欧阳飞溟点头。“弥姑娘不谙江湖事,无从判断,不过倒是有提到此毒在中原并不常见,幸好她亲爹游历西域一带时,曾经见过此毒,因此才能立刻对症下药。”

  墨十愕然。“公子怀疑那名乞丐是中了宁生门之毒?”

  “不无可能,近来江湖风波不断,传闻武林各派已开始分工合作,欲齐力铲除

  宁生门,若丐帮也有参与,那么探查宁生门底细非他们莫属。”欧阳飞溟忽然叹了

  口气。“江湖恩怨是非多,我虽极力置身事外,却似乎总是与宁生门牵扯不清。”

  “若公子有所担忧,属下这就将那名乞丐送出府外。”

  “人都救进门了,自然没有再将人送出去的道理,不过有三件事你必须去做。”

  “公子请吩咐。”

  “第一,将那名乞丐移至揽翠楼,派几个牢靠的人照料,此事别让弥姑娘晓得;第二,传下缄口令,不准任何人讨论昨夜之事,尤其弥姑娘懂得医术一事,更要保密,绝对不准外泄;第三,待那名乞丐醒来之后,解毒一事只字莫提,并尽速将人护送至丐帮。”

  “公子可是为了保护弥姑娘?”墨十小心地问。

  自昨日在大街上看见公子对弥姑娘呵护备极的动作后,饶是迟钝如他,也看出一些端倪。

  才子佳人,美事一桩,他乐见其成。

  欧阳飞溟但笑不语,过了片刻才道:“宁生门之毒颇为稀罕,除血棠、夺魂之外,当今中原能够化解宁生门之毒的只怕不出两人,咱们既不是武林人士,就别蹚这个浑水,纷乱之世,韬光养晦方为保命之道。”

  墨十一点就通。

  弥姑娘医术精湛,怕是无人能出其右,若是让宁生门晓得世上竟有人可以化解他们的秘密武器,怕是天涯海角都要追杀到底了,自然是要韬光养晦。

  不过说到弥姑娘的医术,他倒是想起一件事。

  “公子,有消息传开说昨日少林那儿来了个杀手要刺杀方丈,少林弟子合力将那杀手生擒,并阻止他咬舌,结果发现那人是中了夺魂的昆仑首席弟子,因此方丈仅是下令将人关入地牢。”一顿,轻声问:“公子可要属下将人劫来让弥姑娘研究?夺魂不比一般毒药,若是能早日找出解方,对公子必然是件好事。”

  欧阳飞溟闻言,垂眸沉吟了会儿,而后摇了下头。

  “可公子引弥姑娘前来东宿城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找出夺魂的解方?”墨十非常讶异欧阳飞溟的答案。

  “此事顺其自然即可,不急在一时。”

  起身,负手走到窗边,凝望池塘中央新绽放、粉清白嫩的芙蓉花,欧阳飞溟唇边带笑,想起了那张绝艳的小脸。

  她的美令花儿都逊色,然而她的性子却似朝阳晨曦,澄澈如水却又热情如火。愈是与她相处,愈能感受到她的与众不同,不知不觉中,他的一颗心全系到了她的身上。

  当初他是动了情,但商人的天性却更胜一筹,然而随着相处的时日增多,他对她的情意逐渐转浓,如今他只当她是他爱的女人,而不是可以利用的女人。

  若将来她对夺魂有了兴趣,他自然会从旁协助,不过现在,他并不想因一己之私,而将她卷入他的危机里。

  “可是公子……”

  “此事就这么决定,不准再提。”他拿出主子的威严。

  “……是。”纵有许多话想说,然而忠心耿耿的墨十也只能沉默了。

  “卧月楼那方可有消息了?”改变话题。

  “属下该死,因为赵老板那批人这一、两天迟迟没有动作,卧月楼的花嬷嬷也一如往常,瞧不出有什么异样,因此属下只能派人持续监视着。”

  “无妨,若赵老板那批人就是想置我于死地的人,那么宁生门两次刺杀皆失败后,如今赵老板那批人必定非常不满,若我此刻再出手抢他们几笔生意,你说他们还能沉得住气么?”

  “公子想测试他们?”

  “这是发掘真相最快的办法,你待会儿下去帮我备个马车,我要去拜见李国舅。”

  “是。”

  第七章

  连着两日起来都不见自家爷爷,弥多安心中的狐疑愈来愈深。

  爷爷最近行迹鬼祟,不是溜得不见人影就是彻夜未归,算算日子,自从他们来到这个欧阳府后,他们爷孙俩已经有四日没有一块吃过饭,爷爷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还有,昨日她本想替那名乞丐把脉,以确定他体内的毒素是否排清,可走到厢房后却没发现半个人影,到处问人,却问不出个所以然。

  既然没人晓得那乞丐的下落,那么身为屋主的欧阳飞溟总不会不知道吧?

  结果下人却又说他已经两日没有回府,害得她既紧张又焦急,就怕那乞丐会有什么后遗症。

  “等等!前面那个端盘子的姑娘,请你等一下。”正好看到前方有个人经过,弥多安快速的扬手唤人。

  婢女闻声立刻停下,见到弥多安,有礼的欠身。“小姐。”

  “请问你,欧阳飞溟回府了没?”

  “奴婢一向在厨房帮忙,所以对于此事并不清楚。”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