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公子你哪位 >
二十三


  “另外交代厨房帮忙做两份早膳送到茶室里。”

  “两份?”恭敬垂头的茶博士这才注意到站在欧阳飞溟身侧、令人惊艳的弥多安,刹那间,清秀的脸庞上突然抹上一层红晕。

  “动作快一点!”欧阳飞溟突然出声斥喝,脸上有些微的不悦。

  茶博士见状,连忙敛下心神,应了一声后,便匆匆的走了。见着那慌乱离去的背影,欧阳飞溟在心中叹了口气。

  虽然早就明白她的容貌是如何夺人神魂,但是一路上看到那么多的男人对着她脸红,心中多少还是感到有些不是滋味。

  他想,他是有点后悔带她出来逛市集了。

  第六章

  说到吃饭,弥家人永远是吃最多、吃最久的那一个,因此欧阳飞溟也才有机会到茶馆的后门与墨十碰头。

  “外头的情形如何?”

  “目前还没发现任何不对劲,不过属下还是派了不少人藏在人群里观察着,请公子放心游玩。”一身灰衣的墨十恭谨回答。

  “嗯。”欧阳飞溟闻言,心里头放心不少。

  照理说,在还没查出究竟是谁指使宁生门取他性命前,他不该轻易将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中,不过为了取悦她,他愿意冒险博君一笑。

  “另外,弥姑娘开的方子证实非常有效,属下昨夜已照公子吩咐,不泄漏身分的将方子留在少林方丈的禅房里,并留信说明,相信不用多久,方子就会流传出

  “你做得很好。”一顿,淡淡的提及:娘附近毛手毛脚,你可有注意到?”“适才在街上时,有不少人在我和弥姑

  “那些人属下已经分别教训过一顿,应该不敢再犯了。”他向来不屑偷鸡摸狗之辈,因此不用自家主子吩咐,早就将人狠狠的教训过。

  欧阳飞溟点头。“待会儿上街时,你再跟近一点,只要一看到有人意图不轨,不用顾虑,直接当场解决,明白么?”

  虽然不明白向来内敛低调的公子为何要他公然惩处不轨份子,但多少感觉到公于此举是为了弥姑娘的安全,因此墨十没有多过问,只是忙不迭点头应是。

  “好了,这儿没你的事,你下去吧。”

  “是。”

  墨十闻言,便迅速的离开。

  看着那离去的背影,欧阳飞溟并没有马上回到茶馆内,而是站在原地低首沉吟。

  他懂武一事从来没有特别隐藏或公开过,不过顾虑着商人的身份,他通常保持低调,不轻易出手,大都交由墨十解决。

  如今多安已玩出兴致,要带走她恐怕也不容易,不过为了预防登徒子再作祟,索性让墨十公然出手教训,如此杀鸡儆猴,应该多少可以产生一点警告吓阻的作用。

  不过难得这么一个开心的日子,真希望那宁生门别那么不长眼睛,专挑今日来捣乱,否则坏了兴致还是小事,他比较担心的是那妮子不知道分寸,赤手空拳的想冲出去叫嚣,到时不知道又要生出什么祸端。

  “姑娘,你怎么会在这儿?唉呀!哪来的臭乞丐,去去去!滚开!”茶馆前头忽然传来一阵吵闹声,引起欧阳飞溟的注意。

  扬眉,他双手负后,慢条斯理的离开后门。

  “你才给我滚开哩!你眼睛瞎了么,没看到这个人就要死了?你不关心一下还要人滚,你的良心是被狗啃了还是生下来就没有了?”瞪着那没有同情心的茶博士,弥多安搀扶着乞丐就要踏进茶馆里。

  眼前有着花容月貌的姑娘是老板带进来的,茶博士自然不敢回嘴,只能悻悻然的挨骂,只不过当他看到弥多安的动作时,还是忍不住发出惊呼。

  “姑、姑娘,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准备救人!我要带他去刚刚的茶室,你快让开!”

  “可这个人浑身脏兮兮的,又脏又臭,搞不好还有病,带进来肯定会吓跑客人的,姑娘你千万别这么做啊。”茶博士哭丧着脸。

  “你很啰嗦耶,我告诉你,我力气很大,你要是再挡在这里,当心我一脚把你踹开。”弥多安不耐烦的恐吓。

  “怎么了?”

  欧阳飞溟气度雍容的自后头走了过来。

  “老板!”一看到欧阳飞溟,茶博士就好像是看到救星,表情一转哀怨,脚步飞快的来到他身边。“老板,姑娘想把这人带到茶室照料,可是这人污秽不堪,小的……”

  欧阳飞溟抬手截断了茶博士的喋喋不休。举步,他来到她身边。“这个人怎么了?”

  “中毒。”弥多安没什么耐性的简略回答。

  闻言,欧阳飞溟诡异的扬眉凝视着她,内心思绪一转,接着敛住眼底的试探,语气轻缓地问:“你能解么?”

  “如果不能解,我又何必坚持要带他进茶室?”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不是要找麻烦,只不过这个人命在旦夕,要是不马上帮他解毒,怕就要魂恨归西了,你人不错,应该不会见死不救吧?”

  其实他本来就不介意她将人带入茶室,不过冲着她那句“你人不错”,就算要他此时将茶室的客人通通赶走,他也愿意。

  勾唇,他如轻风般微微一笑。“自然是不会。”

  翌日清晨。

  “孙女,你醒了没?”门外,弥乐生笑如春风,喜孜孜的敲着门板。

  “弥老先生。”门板自里头被人开启,不料映入弥乐生眼帘的竟是欧阳飞溟,见状,前者立刻变脸。

  “欧阳公子!你、你怎么会在俺孙女的房里?”

  “这……”

  欧阳飞溟本想说话,可身后却窜出一个头颅,打断他的声音。

  “爷爷,你可晓得回来了。”弥多安脸色不善,眯眼瞪着那彻夜未归的弥乐生。

  “孙女,欧阳公子怎么会在你房里?你们俩……你们俩该不会一整晚都待在一起吧?”弥乐生神情语气都非常激动,不过仔细一瞧,一对眼尾的两旁却各有三条非常可疑的皱折,而很显然的,那是笑纹。

  一双眼儿在自家孙女和欧阳飞溟之间来回梭巡,弥乐生笑得可暧昧了。

  “弥老先生,你别误会了,在下之所以会在弥姑娘的房里,是因为……”

  “是因为什么都不重要。”弥乐生冷不防的断话。“重要的是,你和俺家孙女是不是真的一整晚都待在同一个房里?”很期待的语气。

  “是又如何?”一旁的弥多安代替回答,而弥乐生听到自家孙女这么一说,脚步瞬间一个踉跄,险些跌跤。

  “太好了,太好了!”弥乐生喜不自胜,脸上的表情写满惊喜,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这两人早该有暧昧了。然而——

  “弥姑娘,小的将药喂完了。”房内突然传来一抹细嫩的女音。

  弥多安闻言立刻转身,笑看着前来帮忙的婢女。

  “大姊,多谢你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