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公子你哪位 >
十七


  热血很快就在胸臆间翻腾,她双手一抚,撩趄裙摆就往那人的方向冲,待欧阳飞溟发现那人有不对劲之时,已来不及阻止她。

  “喂!你叫……”弥多安才开口,原本面无表情的男人竟毫无预警的朝她的胸口挥出一掌。

  弥多安没料到他有这一招,瞬间吓得忘了后退,眼见大掌差一寸就要碰到自己,腰间却突然缠上一股力量将她往后拉去,她惊呼一声回头,才发现是欧阳飞溟救了她一命。

  “别靠近他,他是杀手。”温善的脸色一整,变得严肃冷沈。

  “杀手?”她又被吓到,不明白怎么会有杀手要杀害自己。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欧阳飞溟语气放沈,全身戒备的瞪着眼前完全做奴仆装扮的男子。

  那人闻言,也不出声,只是目光紧紧的瞅着欧阳飞溟。

  那表情不像思索,倒像在确认什么,转瞬间,便快速抽出藏在腰带下的软剑,如闪电般朝欧阳飞溟袭去。

  欧阳飞溟见状,足下快速踩了两个步法,灵巧的带着弥多安闪过致命的剑锋,然而那人身手下弱,见第一招失败,便瞬间抽回软剑施展出第二招。

  冷软的剑锋似风雪变化莫测,无论欧阳飞溟如何闪躲,总是在闪避开来的下一瞬间又被软剑缠上,速度堪称风驰电掣。

  来者不善,一招一式都针对着他而来,欧阳飞溟心底瞬间明白自己才是被狙杀的对象。

  可是为了顾及她的安危,他只能守不能攻,更不能拿出银笛召唤属下前来帮忙,不多久,他感到体力逐渐耗损,于是趁隙施展轻功,带着她踏上一旁的假山拔飞而去。

  “哇!你会飞耶!”从来没有腾空飞驰经验的弥多安忍不住欢呼了起来。

  这丫头到底知不知道现在情况很危急?

  眼见杀手就在身后穷追猛打,为了避免待会儿有人经过而遭到池鱼之殃,欧阳飞溟只好带她飞往偏僻的院落。

  “待会儿我会放掉你,你双脚一踏到地面,就尽速离去。”他低声叮嘱。他武功不弱,然而此人明显中了夺魂,即使奋不顾身也要取他的性命,一招一式都是致命,若一不小心,很有可能伤及到她,所以一定要先保她安全。

  更何况,她一旦安全了,他才能腾出时机利用银笛召唤属下。

  “不要,我要留下来看热闹。”山上何时有这种好戏了?好不容易让她遇上了,她怎么可能会放过?

  “别胡闹!”他斥责她的说法。

  “我才不是胡闹,你打你的,我看我的,我又不会碍到你,你干么那么小气巴拉?”第一次被他责骂,弥多安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难过,但是大部分还是怒气,只见她嘟着小嘴,气呼呼扯着他的袖角不放,耍赖的意味浓厚。

  “对方武功不弱,要是有个差池,你会受伤的!”她的不懂事令他生怒。

  “既然武功不弱,那我帮你呀!”

  说完,她便说到做到的摘下右脚的绣花鞋,用力朝后头的杀手掷去,没想到却失了准头没砸到人,可她不气馁,继续摘下左脚下的绣花鞋往后扔,这一回可就准多了,不但扔到杀手的脸,还在上头留下一道小小的鞋印。

  见状,她噗哧窃笑,银铃的笑声在空中飞扬。

  “你懂武?”她不惊不惧的态度令他万分诧异。“怎么可能。”只是力气比较大而已。气绝!就知道她不可靠。

  “乖乖待在这,别轻举妄动!”落地,略施巧劲拉开她的手,他在池塘边迅速放下她,接着施展轻功朝另一方向奔去。

  身后的杀手明显是中了夺魂,而且狙杀对象是他,因此他倒不担心留下弥多安一人会有什么意外。

  “喂!别走啊!”

  果然不出欧阳飞溟所料,杀手一见他换了个方向,也迅速换个方向追了过去。

  眼见两人都离开,弥多安不甘被冷落,气得跺了下脚,撩起裙摆也跟着追了过去。

  另一头,欧阳飞溟将杀手引诱到无人的院落后,便抽出腰间的银笛召唤附近的夜枭,然而追在后头的杀手杀意正浓,怎会错过这个机会?

  趁欧阳飞溟分心吹银笛的同时,紧追不舍的杀手便持着软剑踏过小围墙上的小刻雕,流星赶月的刺向他的胸口。

  黑眸眯起,欧阳飞溟巧妙的栘形换位,不但轻巧躲过致命的一击,还朝杀手的背后击出一道掌风。

  无奈杀手也不是省油的灯,在他栘身的瞬间便有防备,一个侧身,竟让雷霆万钧的掌风扑了空、落在前方老松的树干上,霎时,一阵天摇地动,百年老松竟在两人面前折腰倾倒。

  见攻击失败,欧阳飞溟毫不气馁,迅速拾起地上的石子瞄准对方下盘的某个穴位掷去,可那杀手身手忒是灵巧,闪避的同时顺手将剑锋一挑,俐落的将石子隔开。

  见状,欧阳飞溟眼神一沉,挥手扫落两排瘦竹上的绿叶,接着左右开弓利用十指将纷纷飘落的竹叶弹向杀手,瞬间片片竹叶有如滂沱箭雨,气势磅礴的朝杀手飞射而去,竹叶割破空气的细锐尖鸣不绝于耳。

  “公子!”

  “哇!好厉害的功夫!”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