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公子你哪位 >
十三


  数日前,三弟自南县运回一批新译书,回来竞遭到宁生门埋伏,虽有墨十保护,可宁生门早有计划将两人分散,落单后的三弟因寡不敌众,被沾有血棠的匕首划伤后没多久,便毒发跌落吊桥下。

  幸亏三弟福大命大,巧遇命中贵人,终究是保住性命,历劫归来。

  “我的衣服够了,别算我一份,你们做自己的就好了。”欧阳飞溟停下脚步,不再前进。

  无事不登三宝殿,却没料到又是这种事。

  自他历劫归来,家里不知已庆祝了几回,又是张灯又是鸣炮竹,还听信风水师的建议,帮他换了新房、新床、新衾被,这会儿又帮他做了新衣鞋,敢情当真要他焕然一新是不?

  命运若是轻易就能改变,那“无常”二字又从何而来?风水师随口几句,大哥哥就信以为真,真是……唉!

  “我和大哥虎背熊腰的,穿起衣裳来哪有你好看?何况你本来就是月织楼、彩锦庄的老板,不穿得体面点,怎么说得过去!”

  欧阳彬麟根本不怕没借口说,更何况他说的也是事实,他们欧阳家就只有三弟的长相遗传自娘亲的美貌,飘逸俊美、姿态潇洒,什么样的衣裳穿在他身上都好看。

  面对自家二哥的死缠烂打,欧阳飞溟没有丝毫不耐,反而温文道:“二哥,不瞒你说,今日我带了两名贵客回来,看完了帐簿就要去招呼人家呢。”

  “你带朋友回来?这可稀奇了,你不是一向只在外头跟人谈天么?”

  正要回答,廊子的一端忽然传来一声叫唤,两人同时回头,正巧看到弥多安拎着裙摆迅速的跑了过来。

  “欧阳飞溟!”

  头一回听见她叫自己的全名,欧阳飞溟心里一阵骚动,黑眸放柔,才要开口,却见到小手扯住二哥的白袍,俊朗的眉头瞬间打了个折。

  “欧阳飞溟,原来你在这,我总算找到你了。”抓着那袖口的一角,弥多安仰头皱着小鼻抱怨:“诶,你家里的人全染病了你知不知道?不是脸红就是说不出话,我问了好多人才让我遇到一个正常的姑娘向我报路……喂,怎么连你也脸红了?该不是也染病了?”

  窃喜的伸手想要探那额头的温度,不料半路却让人截住了手。转首,纳闷的看着那抓着自己的男人。

  如水墨画般深邃的黑眸、内敛俊朗的剑眉,还有那一身如神仙般高雅飘然的气质……怪了,怎么这个男人有点眼熟?

  “你别乱开玩笑,他是我二哥,你这样捉弄,会吓到他的。”对着她的眼,他温声说着,指间的关节却暗自使劲,将纤纤细腕拉到自己身侧。

  闾言,弥多安惊觉不对劲。

  “他,你二哥?”指着身旁的白袍男子,弥多安表情古怪,不肯相信自己会认错人。

  “正是。”

  她真的认错人?

  不会吧?她这么聪明……

  转首,仔细打量那白袍男子的长相,浓眉大眼,相貌粗犷……娘的!还真的不认识!

  敛下心中的错愕,她装模作样,笑着放开了那片袖角。“嘿嘿,我只是想捉弄一下,却不知他是你二哥,得罪了。”

  开玩笑,什么东西都能丢,就面子不能丢,无论如何,绝不承认自己刚刚丢了脸。

  “无妨,只是你初来乍到,什么事都还不了解。其实我上有两位兄长,大哥已有家室,二哥也早有婚配,虽然开开玩笑无妨,但难保不会被有心人拿来加油添醋,到时要是产生了误会可就不好了。”他语气温和的解释,不让弥多安感到有被训诫的不舒坦。

  弥多安闻言,立即倒抽了口气,心中首先浮起的念头就是坏人姻缘可是会不得好死的!

  倒退一步,指着那太过挺直的鼻梁,大声命令:“以后,离我远一点。”

  “啊?”欧阳彬鳞傻眼。

  这做贼的喊抓贼,还喊得这么理直气壮,会不会太离谱了?

  “又开玩笑了。”欧阳飞溟笑着拉下她的手,没当一回事。

  “嘿嘿,好玩嘛!”虚声假笑,然后转首用非常无辜的眼神望着身材魁梧的欧阳彬麟。“欧阳二哥,小小玩笑,你不会介意吧?”凤眼儿娇媚,欧阳彬麟感到自己脸更红了。“不、不会。”“你人真好。”“哪里、哪里。”脸又红了一点。

  “所以请你以后离我远一点,最好是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知不知道!”这句话才是重点。

  想她弥多安才一十七岁,目前还没打算要不得好死,所以这个欧阳二哥最好不要陷害她。

  她的记性她自己是最清楚,一回生二回熟通常用不到她身上,难保永远不会认错人,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这个欧阳二哥都不要靠近她。

  “啊?”这是什么话?欧阳彬麟再次傻眼望向弥多安,怀疑之前看到明艳娇媚都是出自幻想,眼前的少女其实应该是流氓易容的。

  “二哥,她同你开玩笑的。”欧阳飞溟出声替弥多安解围。

  “是么?”很怀疑的语气。

  “她就是这个性子,往后你就会习惯的。”

  往后?这……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三弟留下的贵客便是眼前的姑娘?!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