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公子你哪位 >


  嗯,真是漂亮的台阶,还是蜜糖做的呢,不踩下去就太辜负人家了。

  “欧阳公子,其实你也不错啊,虽然是九等九的好手,不过总有一天也会变成一等一的。”做人一定要懂得礼尚往来,但是经典的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也是不可以忘的。

  “多谢姑娘鼓励,在下会自我期许的。”唇边,不自觉的又露笑意。

  “那很好,至于你说的血棠的解方呢……”盈灵的眸子转了个圈,先是看了眼自家爷爷的屋子,而后才又放到欧阳飞溟身上。

  “其实我也不小气,解方当然可以给你,不过天底下总是没白吃的午餐,不如咱们打个商量吧!”

  “任何条件,只要在下做得到,姑娘尽管开口。”

  他的大方让弥多安感到很爽。

  银铃般的又笑了两声,她跳下大石,跑到他面前,仰头兴奋道:“虽然我住山头,但可不是土匪,当然不会狮子大开口,所以我的条件就三个!只要你留下一笔钱,许我三个愿望,外加赏我一只可爱的小夜枭就行了!”

  扳下三根手指头,弥多安觉得自己真是太客气。

  诊疗费用钱付,救命之恩用三个愿望偿还即可,至于小夜枭……她自愿帮他养食客,不赖吧!

  听着她的条件,他轻笑出声。“姑娘提出的条件下难,在下答应。”

  “真的?”这么慷慨?早知道就把十个手指头都用光!

  他解下腰间的骞和玉给她。“这是在下经常佩挂的玉佩,以此作为信物,他日你若有事相求,拿着这个玉佩到东宿城找一户欧阳人家,欧阳家必定协助你解决问题。”

  “哦?”她把玩手中的玉佩,瞧不出它哪里好,倒是喜欢它背后的用处。

  “至于钱财……”欧阳飞溟忽然做了个手势,让甫抵达附近的手下现身。其中一人垂着头,捧着银票快速来到两人身边。他接过银票。“千两银票,够么?”

  “够!只要有钱就行了。”自动自发的抄走银票,塞入袖袋里。对于金钱她不怎么有概念,反正是拿来向爷爷交差用的,多少没差啦。

  “至于你说的小夜枭……”怎会不明白她要的夜枭是指人呢,深邃的黑眸一瞬,指着身边的人道:“就他吧。”

  顺着手指的方向,弥多安对上一双沉默的眸子,接着上看下看,怎么看都是虎背熊腰,左看右看,绝对都是钢筋铁骨,没残缺、没生病,非常健康的一个人,一看就知道不好玩、没有趣、毫无挑战性。

  撇嘴,非常嫌弃的开口:“差强人意,不过勉强可以接受。”

  她嫌弃的表情尽收他眼底,令他无声的笑了。“那就这么说定了?”

  “说定了。”依旧是撇着嘴,脚下却快速的踱到自己的房门前。

  “你等我一下,我这就进房将方子写给你,你拿了方子就走,要不让我爷爷逮到,否则你又有得受了。”

  想起爷爷适才的茅厕论,弥多安忍不住又噗哧偷笑了两声。

  推门,进入房内,弥多安浑然不觉背后一双黑眸紧紧锁住自己的一举一动,只是喃喃自语道:“哼,还说自己有多了不起,根本都是唬人的吧?人家夜枭全飞上来了还在房里傻傻吃饭,要是冲上来的是强盗,我不是小命休矣?果然靠山山倒,靠人人老,明儿个先来研究看看有没有防身的好药粉……”
 
  八日后。东宿城,好福气客栈二楼,小二才刚送上饭菜。

  “爷爷,好多人看着咱们呢!”

  “别理他们,吃饭。”

  “哦。”乖乖捧起碗筷,一双灵而柔媚的凤眼却溜溜的对上好几双偷觑她的眼。不一会儿,好几张脸全红咚咚的别了开来,剩下几张还敢正视她的,嘴角全挂了一滩水,眼神特别呆滞。

  弥多安大感奇怪,直觉认为这东宿城里的人都有毛病,而且还是脑筋受创的那一种。

  想当年她还是小女孩时,山脚下的村民们见到她总会夸她可爱,可自她十岁后,山脚下的人一旦看着她,却都不会说话了,一个个傻愣的模样就和这东宿城里的人如出一辙。

  当时她没有多想,只是讨厌其中几人看她的眼神,于是趁着爷爷不注意,将那些人全踹到溪中洗眼睛。

  不料其中有人竟不谙水性,差点因此丧命,此事气坏了村长,勒令她和爷爷不准再入村,所以自那日起,爷爷总是一个人到更远的村庄买东西,而她就负责在山上看家。

  不过话说回来,这群人会不会是传染到了某种疾病?

  一群病人就在眼前,不好好研究看看实在技痒啊,就是不知道这群人里有没有人愿意自告奋勇当她的病人?

  “好个国色天香!”桌边,惊叹随着一袭白袍出现在两人眼角。

  “北方有佳人,倾城又倾国,以前认为不可思议,如今总算明白……姑娘,你是哪里人?可否与在下交个朋友?”

  嗡嗡嗡……嗡嗡嗡……哪来的蚊子这么吵?

  弥多安懒得理会,开始动筷吃饭,没有抬头。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