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心宠 > 平民天王 >
三十二


  不,他记忆力很好,一个网友不知猴年马月说过的一句话,他竟然铭记在心,可是身边的女友有什么喜好,他却从不关心。

  他把她当成乐盲,只把网路上的虚拟人物当成红颜知己、当成知音!

  她在他心中的地位,不仅排在橘心之后,还排在这个狗屁水夜伊兰之后!

  如果先前只是愤怒,那么此刻,她是彻底绝望了。

  刚才还想追问到底,打探出他对自己的感情,可是现在不必再问了。

  他,从来没有爱过她!

  他们的爱情,就像一场捉迷藏,她不断地寻找他,可他却一直躲进未知的角落,戏弄著她,漠视她付出的真情。

  母亲说得对,她不值得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水夜……我很想见见你。楚思凡这时表示。

  见我?她落著眼,一边哭,一边十指激颤地写道。为什么?

  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一直想知道你长什么样子,想知道你跟我想像中的一不一样。

  你不怕我长得很丑?她说。

  呵呵,无论是美丑,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有可能是一个被毁容的丑八怪,你不怕我吓到你吗?她存心吓唬他。

  我从来不怕看恐怖电影。他仍旧玩笑的语气。

  好。

  她终于下定决心。

  一切都该结束了,跟他的关系,不论是网路上的,还是现实中的,她该完全远离这个可怕的男人,在他把自己完全吞噬以前。

  她要彻底忘掉他。

  我的电脑没有装设网路摄影机,所以无法跟你通视讯。不过,我可以把我的照片寄给你。她说。

  好。他又送出一个微笑的符号。

  两分钟后,去收信吧。她送出最后一句话。我不太好意思让别人看我的样子,先下线了。

  永别了。她心想。

  而后不等他回答,便关掉了MSN。不过,仍旧信守承诺,寄去一张照片。

  那张照片,应该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她曾经把它放在银边镂花的相框里,强迫他摆在床头。

  写信的时候,她还附了一句小诗。

  或许那浅白的文字算不上诗,只能算几句她发自肺腑的话。

  风知道云在看它,云知道天空在看它,天空知道你在看它,可是,思凡,当你仰望天空的时候,是否知道……我在看你?

  她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叶蓝。

  叶蓝,夜蓝,水夜伊兰。现在,他该完全明白了吧?

  不知为何,今夜忽然电闪雷鸣,狂风骤至,暴雨突下。

  很费力地开著车,叶蓝来到相亲的餐厅。

  停车的位置离餐厅门口有一段距离,她一路小跑步过去,浅色的高跟鞋浸了水,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

  幸好不是去见心上人,否则这副狼狈的模样真叫她无地自容。

  用手轻理湿漉的长发,她气喘吁吁来到约定的桌前。

  关叔叔的儿子关慕人,她只在小时候见过一两次,此刻只见一个西装笔挺的男子坐在那里,高大的身材外加一副很洋化的俊颜,使她差点儿误以为看到了哪一国的名模。

  关慕人没有等她,已经在自行用餐了。他切下一小块牛排送入口中,饮一口香槟,悠闲惬意的,一点儿也不像坐立不安的相亲人士。

  “慕人哥哥──”她走过去,露出一个仓皇的微笑。

  “下这么大的雨,我还以为你不来了,或者出了车祸。”关慕人也不起身,只还以莞尔,打趣地道。

  “是差一点儿就出车祸,外面路好滑。”也不跟他客气,她径自坐下,抓起桌上的香槟便为自己倒了一大杯解渴。

  “你该让我去接你。”

  “算了吧,我妈说你很忙的。”她摆了摆手。

  “看来你也很忙,这个时候才到。”

  “之前在跟朋友MSN,忘了时间。”叶蓝老老实实地承认。

  “看来这位朋友一定很重要。”关慕人锐利的眼神一闪。

  “呃?是认识了好久的网友……”含糊掩饰,她连忙岔开话题,“慕人哥哥,我们好久不见了。”

  “我倒是常在报纸上看到你。”他意有所指。

  她倏地脸红。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