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心宠 > 君子妩媚 >
四十二


  他居然打了她?!

  他不相信她就罢了,现在竟为了一个破烂而打她?活生生的她站在他面前,却比不过一段模糊的回忆?

  他真的爱她吗?还是仍沉迷于自己回忆中?

  如果有朝一日她告诉他真相,说自己就是他的木兰,恐怕他也还是爱那个回忆的她吧?

  这就是她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男子?无论她做什么都打动不了他,她在他的眼中一文不值……

  “你走吧,”他冷冷地说,“我不会容许一个嫉妒心如此重的女子待在我的身边,更不会带她去纪州。”

  她僵在原地,不想再受辱,想移动脚步离开他、离开这伤心之地,但双脚却不像自己的一般,怎么也移动不了。

  天空明明没有下雪,为什么她却感到层层白雪覆盖在身上,积压得很厚很厚,冰封了她的人,也冻结了她的心……

  琴声铮铮,他弹得用力,甚至弹破了手指,渗出血来。

  然而,他却不觉得疼。

  他应该有一副铁石心肠吧?否则怎么想得出、做得出那样的事情。

  楚皓明看着灰色的天空,这个迟迟不下雪的冬天,却比他二十年来经历过的无数冬天还要冷。

  “王爷,”丁勇小心翼翼捧着一个包裹站在门前,“还有什么吩咐吗?”

  他摇了摇头。

  此时此刻,还有什么可说的?他宁可缄默不语。

  “王爷真的没有什么话要转达给小瑾姑娘?”

  她现在一定恨死他了吧?即使有话,她能听得进去吗?

  就让她恨他恨到底好了……

  “如果小瑾姑娘问我,为什么要送她东西,属下该怎么回答?”丁勇仍踯躅不去,再次问道。

  “就说……”他沉默半晌,低低地答,“就说是对她的补偿。”

  “这个补偿还真是巨大。”丁勇小声嘀咕。

  “你在说什么?”楚皓明微微抬头。

  “可不是吗?这是从太后宫里求来的东西,王爷能放下脸面去求太后,叫她亲娘,真让属下不可思议,何况这东西如此贵重……”

  “少废话,快去!”眉——凝,他厉声道。

  丁勇不敢再多言,小心翼翼驮着包袱衔命而去。

  琴声再次响起,不疾不徐,楚皓明的思绪却凌乱不堪。

  他忆起昨天晚上在宫里的情景,忆起被他叫做娘亲的太后当时愕然又惊喜的表情。

  如果不是为了向她要东西,他可能不会这样快就叫她娘亲,一向倔强的他,这一次却表现得像个惟利是图的小人。

  没办法,他需要一份礼物,而这一份礼物只有太后才有。

  这份礼物,他要送给那个被他伤彻心肺的女子,做为小小的补偿。

  他真的不知该送她什么才好,只是忆起她曾经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所以才决定把它们当成临别的赠礼。

  其实就算送尽天下所有的财宝,也抵消不了自己对她的伤害。

  那一天,那个失踪的泥人,其实是他自己藏了起来,却诬陷是她拿走的。

  他要她离开自己,这似乎是唯一的办法——惟有伤了她的心,才能让她对自己彻底死心。

  否则,恐怕那傻丫头还是会痴痴地爱他,直到海枯石烂。

  但他要成亲了,不能再给她爱情。

  他一点也不爱她吗?

  不,此时此刻他已经完完全全明白自己的心意——他爱她,胜过木兰。

  木兰只是一个影子,而她是他身边活生生的人。

  会说,会笑,会为他担心,逗他高兴,在他难过的时候给予安慰,在跟他吵架的时候流下珍珠股的眼泪。

  没有人不会被她打动,哪怕像他这样的铁石心肠。他承认自己已经移情别恋,承认自己是——个花心的小人,那又怎样?

  就因为太过爱她,所以不得不逼她离开。

  此时的他什么也不能给她,除了危险。

  他要帮助皇兄复位,就必须参与危险,到时候的腥风血雨不可预料,他不能让她在自己身边担惊又受怕。

  这个世上恐怕没有人会理解他的无奈,除了像他这样从小就在夹缝中求生的人才会懂得真的爱一个人,倾其所有给她的不是轰轰烈烈的爱情,而是离开她,即使牺牲自己、牺牲一切,只求她能平安、快乐。

  红烛熠熠,今天是楚皓明成亲的日子。

  娶一个从小就喜爱的女子,他却没有半点欢颜,反而眉心深锁。

  听着远处传来的吹打乐声,推开新房的门,看见坐在床边红盖遮面的新娘,他的脚下一直在迟疑。

  “你总算来了,”新娘莞尔道,“已经过了三更,还以为你跟宾客们喝醉了,又或者后悔娶我,逃婚了。”

  这是玩笑,他却没有笑,轻轻走到未来妻子的身边,例行公事一般要掀开那红盖头。

  “等等!”新娘却按住他的手,“皓明哥哥,我有话要说。”

  “请讲。”他一怔,客气地回答。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