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小鬼代选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你的马车坏了,那适才还想带本郡主回京?”琼安郡主也不是笨的,质问道。

  “我这不是想要带你去驿馆找马车吗,咱们走吧,免得误了你回京请旨的事。”他上前领着她离开景府,离去时,朝景韶使了个眼神,表示自个儿会拖住这位郡主,不会真让她跑进宫里向皇上请旨。

  两人一走,汤水淳瞅向景韶,揶揄他,“看不出来相公这么招人喜欢,让堂堂郡主一见倾心,非嫁不可。”

  “我只要你。”他再次表明心迹,紧握住她的手。

  她自是明白他的心意,可思及这位郡主出身尊贵,不禁有些忧虑,“也不知道那个琼安郡主会不会真去请圣旨。”好端端的突然冒出个郡主来跟她抢丈夫,简直是飞来横祸,好心没好报,早知道先前就不那么好心救人。

  不愿让她因此事而心生不快,景韶拥着她道:“这件事涂凤宝会拦住她,她想嫁我只是一时兴起罢了,何况我无官职功名在身,只是一介平民,纵使她想嫁,她父王也不会答应。”

  夜里,涂凤宝再次上景府来找景韶。

  “我让驿馆的人骗琼安说馆里头的马车都派出去了,暂时无车可用,把琼安先哄住留在驿馆里,我知道有个人也在淮州城,只要能请得动他,说不定能制琼安。”

  “你说的人是谁?”景韶问。

  “那人你也曾见过,是莱阳王辜稹元,你现下就同我去客栈见他,看能不能请他出面。”莱阳王那阴阳怪气的性子,连他都不敢招惹,而琼安与他先前死去的爱妾曾有过节,见了他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躲都来不及。

  莱阳王这段时日一直对那死去的宠妾念念不忘,说不定会为了替那已死的宠妾出一口气,而出面教训琼安。

  为了尽快解决这事,景韶随即与他前往莱阳王落脚的客栈。

  “涂凤宝,这么晚来打扰本王,你最好有一个好理由。”天悦客栈的天字号厢房里,辜稹元手里把玩着一只丑陋的木雕人偶,那眼神阴森森的瞧着人,让人毛骨悚然。他五官生得极俊,但与景韶的俊美不同,他俊美得近乎妖孽,透着一股子邪气。

  “这么晚来打扰王爷,是有一件事想求您。”琼安郡主是他招来的,涂凤宝为了替景韶摆平这件麻烦事,硬着头皮道。

  “何事?”莱阳王苍白到毫无血色的长指托着腮,眯起那双邪魅的眼问。

  “事情是这样的……”涂凤宝将琼安郡主一心想嫁给景韶,还打算回京请旨的事告诉他。

  “你凭什么以为本王会出手帮你们?”他语气慵懒,毫无温度的眼神朝涂凤宝扫去。

  “这……”涂凤宝被他问得一窒,在他面前,他不敢提起他那名死去的爱妾,听说若是有人敢当着他的面提起她,便会被他打得半残。

  景韶迎上他的眼神,开口道:“倘若王爷有什么要求,但说无妨,只要在下能力所及,定竭力为王爷做到。”

  辜稹元琥珀色的双眸瞅向他,“琼安贵为怀亲王之女,堂堂郡主身分高贵,多少人妄图高攀都不可得,她难得对你青眼有加,你若娶她为妻,身分地位可就不同于往日,你为何不愿娶她?”他对景韶有几分印象,上回在沛城曾见过一次,不少人在他面前战战兢兢,畏他如虎狼,就连涂凤宝见了他也带着一丝惧意,而他却始终镇静如常。

  景韶肃容答道:“因为我已得一人心,并许诺她,此生白首不相离。”

  闻言,辜稹元神色微动,但只一瞬间便恢复,沉默半晌后道:“好,看在你这一句话的分上,只要你能回答本王一个问题,本王就无条件帮你。”

  不等景韶出声,涂凤宝脱口而出,“是什么问题?”

  辜稹元瞟了他一眼,那冷邪的眼神把涂凤宝看得心头一凛,赶紧闭上嘴巴,不敢再开口。

  他薄唇微张,吐出一句话,“唉、漏、服、油,这话是什么意思?”

  景韶垂眸思忖,涂凤宝也帮着一块想。

  半晌,两人都想不出这句话是何意,涂凤宝低声问:“这是一种油,还是一种药吗?”

  辜稹元不耐烦的扬起手,下逐客令,“想不出来便滚,何时想到,何时再来见本王,不过本王只会在淮州城停留两日。”

  两人回到景府,来来回回在书房踱步,思索着那句古怪的话是何意。

  汤水淳得知两人回来,特地送宵夜来书房给他们,同时探问他们此去的结果,是否请动了那位王爷。

  涂凤宝垂头丧气的回答她,“没有,莱阳王脾气古怪,他没答应,不过却给咱们出了道考题,若是能答出来,才肯帮忙。”

  汤水淳好奇问:“是什么考题?”

  景韶说道:“他问唉、漏、服、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汤水淳垂眸喃喃念了几遍,半晌后,发现这句话的音极像一句英文,脱口而出,“难道是I love you?”

  见她似是想到什么,涂凤宝忙追问:“你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汤水淳也不敢肯定,“如果真是我想到的那句话,我知道。”

  景韶询问妻子,“是什么意思?”

  汤水淳把答案说出,解释了下,景韶和涂凤宝都为这答案感到意外,也怀疑这是否是正确答案。

  但他们也想不出其他的,便决定一试。

  半个时辰后,三人来到客栈求见莱阳王。

  “你们这么快过来,莫非是知道答案了?”莱阳王面露怀疑之色,将眼神投向一道过来的汤水淳。

  汤水淳不疾不徐的开口,“敢问王爷,您先前所说的那句话,音可是这样念的——I love you?”

  闻言,莱阳王霍地站起身,“没错。”听她的腔调与爱妾的极相似,他神色急切的询问:“你可知道这话是何意?”

  “这句话的意思是我爱你。”回答完,汤水淳怀着一丝疑惑问道:“不知王爷是从哪里听来的?”难道这里也有跟她一样的穿越人氏?

  “我爱你……”莱阳王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不停的重复念着这句话,陡然间,他发狂似的将桌案上的物品扫落,并掀翻桌子,在寂静的深夜里,发出轰然巨响。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