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小鬼代选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汤大人?他想替谁说亲?”

  “他想把女儿嫁给你,虽然是个庶女,但媒婆说那位八小姐模样生得很标致,性情又伶俐乖巧,是个孝顺懂事的姑娘。”

  听母亲这般称赞那位八小姐,似是很中意这门亲事,略一沉吟,他问:“汤家难道没听说我克妻的传闻?”

  父亲在他七岁那年病逝,祖父也在八年前过世,当年十八岁的他,一肩挑起景家的担子,这些年来,他把心思全都放在归云商行的生意上头,府里头的事全由母亲作主。

  他听母亲的安排先后娶了四任妻子,四个都是娇滴滴的大家闺秀,但每一任妻子都嫁给他不到半年便香消玉殒。

  这几年来,为了扩展归云商行的生意,他不常在府里头,与那四任妻子聚少离多,对她们的早逝,虽有些遗憾,但要说有多伤心倒也不至于。

  且他性情生来冷淡,对男女之情本就不热衷,比起她们,他更愿意把心思花在生意上。

  听他同外头那些人一样说自个儿克妻,韩氏轻斥,“呸呸呸,什么克妻,娘不许你这般诅咒自个儿,那是她们几个人命薄,没福气当咱们家的媳妇。”她接着兴匆匆开口,“我听媒婆说,这汤家小姐幼时给人批过命,说是个有福气的,还能旺夫,要是嫁过来,定不会再像先前那几个一样,你看怎么样?”

  景韶明白母亲想答应这门婚事,沉默一瞬,答道:“这事全凭娘拿主意吧。”他不在意有没有妻子,但若能因此让娘高兴,他不介意再娶一次亲。

  得知汤业群要将她改嫁给景韶,汤水淳并不意外,与让她嫁给李大人,自然是让她嫁给景韶利益更大些。

  这李大人不过是个六品的淮州通判,比起汤业群的五品同知还低了一级,她后来打听到,汤业群之所以要把女儿嫁给李大人,是看在李大人有个亲戚是吏部官员的分上。

  这段时日,她从邵氏那陆陆续续听来了些讯息,得知汤业群想调到京城任官,正在四处找门路,所以才想将女儿嫁给李大人,藉以结交吏部的官员。

  这吏部掌管百官的考核,若是能与吏部的官员攀上关系,日后也好为他调任的事铺路。

  据说当年汤业群不过是淮州七品的推官,这些年来就是靠着将女儿嫁给那些高门权贵,才升到五品的同知,现下又想藉着联姻,好让自个儿再往上爬。

  景家虽然不是官家,但胜在有钱,那些钱财能让他拿去疏通贿赂朝廷的官员,为自个儿谋得更好的出路。

  两相权衡之下,汤业群自然极力想攀上景家这门亲戚。

  而李大人那里,汤氏夫妇盘算后,决定把老九嫁过去,再安排今年刚及笄的老十嫁给张侍郎,听说张侍郎特别偏爱稚嫩的姑娘,如此安排应当更合他心意。

  在得了景家答应结下这门亲事的消息后,汤业群便亲自上门向李大人和张侍郎解释改嫁女儿之事,巧舌如簧地说服了他们。

  两个月内,汤府将陆续安排三个庶女出阁,一时之间,成为淮州城众人津津乐道的谈资。

  出嫁前四日,汤水淳与即将出阁的九妹汤水莲和十妹汤水秀,坐在院子前的小园子里赏月。

  “八姊、十妹,以后咱们要再这般聚在一块赏月,怕是不容易了。”汤水莲幽幽道,比起汤水淳的清丽秀美,她容貌更加艳丽,性情却多愁善感。

  才刚及笄的汤水秀,性子就如同她柔美的容貌一样温软羞怯,她轻蹙着眉,面露忧容,“听说我要嫁的那个张侍郎,府里头已有十几房姬妾,我好害怕,也不知我嫁过去会过什么样的日子。”

  汤水淳对这个才十五岁的妹妹心里有些歉意,要不是她想嫁给景韶,汤业群也不会把十妹嫁给张侍郎。

  想了想,她叮嘱这个妹妹几句话,“水秀,你记住,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咱们不去欺负别人,可要是有人欺负你,你也不能默默的隐忍下来,那只会让别人以为你是好欺负的,更加得寸进尺。”

  “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汤水秀呐呐道,她性子软,从来只有被人欺负的分。

  “你嫁过去后先观察那里的情势,摸清楚整个府里是谁在作主管事,还有谁最受宠、谁最不受宠。最受宠的人容易招来嫉妒,而最不受宠之人易招人排挤,你别跟这两个人走太近,以免受到牵累。”她接着再面授机宜,传授两个妹妹几招拢络人心的方法。

  两人专心的听着,她们远远不如汤水淳那般会做人,懂得察言观色、审时度势,听了她这一番话,两人都觉得很受用,因为这些事从来没有人教过她们,两人赶紧牢牢记在心里。

  三姊妹又说了一会儿话,夜深了,汤水莲与汤水秀向她道谢后,三人各自回房。

  躺在床榻上,汤水淳对于自己的未来也有些惴惴不安,不知自己这次的决定是对是错,嫁给景韶后,是不是就能如愿回到现代?

  五月初八,景家二爷景韶迎娶第五任妻子,淮州城的人热烈议论着这事,有不少人纷纷下注猜测,他这第五任妻子能撑多久,换言之,就是多久会被他克死。

  有人赌三个月、有人猜四个月、有人说半年。

  面对外头那些流言和赌注,景家没去理会,此时景府挤满了来贺喜的宾客,喜堂上,新人刚拜完堂,被送进喜房。

  被喜娘扶着坐在床榻上,汤水淳头上罩着一条红色的喜帕,而新郎官已出去招呼宾客。

  趁着喜娘到门口交代丫鬟事情时,小朔在她身边兴高采烈说着话,“姊姊,你嫁给伯伯了,要赶快生孩子哦。”

  她小声询问:“为什么?”小朔在得知她要嫁给景韶时,异常高兴,瘦巴巴的小脸这段时日都咧着笑,不停对她说着景韶有多好多好,让她都忍不住要怀疑,这孩子是景韶藏起来的儿子!

  可每当她问及他与景韶的关系时,他却又紧闭着嘴巴什么都不肯多说。

  “姊姊嫁给伯伯,自然要帮他生孩子。”小朔一脸理所当然地说。

  她抬手捂着唇,低声道:“谁说嫁人就一定要生孩子?”她可没打算要替景韶生孩子,她嫁给他是想被他克一克,看是不是能死掉重回自己的世界。

  闻言,小朔忍不住激动起来,“姊姊一定要帮伯伯生孩子,不可以不生。”他要投胎当他们的孩子,要是她不生,他就不能当他们的孩子。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