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小鬼代选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淮州城汤府。

  坐在榻上的汤家主母邵氏慢条斯理的吃完一碗掺了玉竹的鸭肉药膳,拿起绢帕擦了擦嘴,这才看向侍立在她跟前的庶女汤水淳,吩咐道:“你今儿个做的这盅玉竹药膳滋味倒不错,你把方子写下来,还有先前你做的那些个药膳的方子也都留下来。”

  见她对自己交代的事似是有些惊讶,邵氏解释,“先前我不是同你提过,你爹要将你嫁给告老还乡的张侍郎为妾,把水莲嫁给通判李大人当继室,你说你性子软,怕嫁给张侍郎为妾,会遭府里头那些姬妾欺负,央我同你爹提提,能否把你改嫁给李大人,我昨儿个同你爹提了,你爹也答应了。”她说这番话的语气流露出一抹高傲,彷佛这一切是她的恩赐。

  这几个月她吃汤水淳做的药膳,身子骨好了许多,就连原本乾燥暗沉的肤色也都变得红润白皙,这才会允了她的央求,不过待她出嫁,可没人再给她做药膳,自然是要把方子留下来,让厨子继续做给她吃。

  站在邵氏身旁的一个婆子也接腔道:“八小姐,这事你可要好好感谢夫人,夫人疼惜你,这才劝说老爷,把你同九小姐的亲事调换过来。”这两桩婚事是老爷和夫人私下的盘算,尚未正式请媒婆去说亲,所以还来得及调换。

  汤水淳连忙朝邵氏福了个身,感恩戴德的道:“多谢母亲给我安排这么好的亲事,如此恩德水淳一辈子都不敢忘。”

  她是汤家十几个庶女中的一个,排行老八,她上头其他几个同父异母的庶姊,分别被嫁给了几个比她爹官位更高的官员当小妾。

  这次她能如愿嫁过去当继室,邵氏确实算是关照她了,也不枉她这几个月花不少心思做药膳来讨好这个嫡母。

  见她这般懂事,邵氏脸上露出满意的笑,“我也不要你记得我什么恩,你只要记得你是咱们汤家的女儿,日后若是过上好日子,莫要忘了咱们汤家就是。”

  明白邵氏想听的是什么话,汤水淳迎合的答道:“母亲放心,水淳绝不会忘了自个儿是汤家的女儿,更不会忘了母亲对水淳的好,这几日水淳便会将先前做的那些药膳的方子写下来,交给母亲。”

  邵氏再交代了几句话后,汤水淳离开邵氏的院子,准备走回她住的小院,突然,她停下脚步,抬起眼恍惚的望向正逐渐西沉的红日以及漫天的晚霞。

  跟在她身边的贴身丫鬟蕾蕾,见她痴瞧着日落,也不知在想着什么,不禁关心的问了句,“八小姐,您怎么了?”

  以前的八小姐是个内向文静的人,可自从她五个多月前,去城郊金龙寺上香,回来后不知怎地大病一场,痊癒后,八小姐的性子便有些变了。

  她口舌变得比以往伶俐,也开始懂得说好话和炖煮药膳来讨好夫人,因此这几个月来,八小姐在府里的日子比起之前要好过不少,就连亲事,夫人也特别关照八小姐,安排她嫁给李大人当继室。

  在她看来,李大人与张侍郎差不多年纪,都是五、六十岁的老头,与其嫁过去为妾,自然是成为继室来得更好,她相信八小姐应当也是满意这门亲事的。

  汤水淳收回眼神,轻笑道:“今天的夕阳真美。”

  五个多月前她意外来到这个世界,花了几天的时间融合原身的记忆,得知这位汤府八小姐之所以病了一场就一命呜呼,乃是因为这几年来她一直暗恋一个男人,先前得知那个男人成亲后,便寡欢,相思难解。

  五个多月前去上香时,在金龙寺巧遇那男人携着妻子一块在寺里参拜,看见两人恩爱的模样,她心中又妒又羡,回府后,黯然神伤的一个人站在窗前吹了一夜的寒风,翌日便一病不起,加上她心中悲伤,毫无求生意志,最后就这么香消玉殒。

  她觉得原主就这么死去,实在是毫不值得。

  这世上有多少人想求生而不可得,她却这么轻易的就放弃自己的生命。

  像她……来到这个世界好几个月,也不知她在台湾的那副身体怎么样了。当初她是为了救一个差点被车撞的小孩而受伤,全身瘫痪,一动都不能动。

  可即使如此,她仍努力地想活下去,后来也不知怎地,她的魂魄竟然离体,穿越到这个世界,成了汤水淳。

  她想回去,她放心不下父亲和妹妹。父亲是个工作狂,一忙起来三餐常常忘记吃,总要她叮咛提醒,他才会记得吃饭;而妹妹个性迷糊,粗枝大叶,常常忘了带家里的钥匙,她不在了,以后小妹若是再忘记带钥匙,就没人能替她开门了。

  她曾想过,说不定只要她死了便能回去,不过想归想,要她主动伤害现在这副身体,她办不到,因为不论杀害别人或是自己,都是杀生。

  在她初来到汤府时,她以为这府里有这么多小妾,后宅八成斗得很严重,没想到那些小妾们性格都很软弱,没人敢与邵氏斗,一个个认命的很。

  之后她才知道,那些小妾全是邵氏亲自替自己丈夫挑选的侍妾,她专挑那些懦弱胆小的人服侍丈夫。

  汤业群相貌英俊,邵氏替她挑选的小妾也都颇有姿色,因此生出来的儿女们面貌自然长得不差,而这些庶女们,就成了汤家攀附权贵的工具,而她也将成为其中一个。

  当初她之所以想嫁给李大人,是因他比张侍郎还年长五岁,今年六十五,人生七十古来稀,在医药不发达的古代,人的寿命并不长,她应该用不着撑太久,就能成为一个自由的寡妇。

  蕾蕾倒没觉得这时常可见的夕阳有多美,不过瞟见那轮红日,倒让她想起一件事,“对了,八小姐,今晚赤霞庙有火神祭,您要去看吗?”

  “火神祭?”闻言,汤水淳搜寻已融合的记忆,得知这火神祭是淮州城一年里最大的祭典,在日落后,全城皆会挂满灯笼来祭祀火神。

  其中尤以赤霞庙前,赤霞大街上的花灯最为壮观美丽,全城有头有脸的人家皆会供奉一盏至数盏精心打造的花灯悬挂在庙前。

  汤水淳兴匆匆地点头,“当然要去看。”难得能看到古代的灯会,岂能错过。

  用完晚饭,汤水淳与几个姊妹们一块出了汤府,往赤霞大街走去。

  街道两旁挂满各式不同的灯笼,也摆满小摊子,令人目不暇给。

  汤水淳顾着看两旁摊子上琳琅满目的物品,以及四周彩绘精美的灯笼,加上这一晚全淮州城的百姓几乎都挤到赤霞大街上,街道十分拥挤,不久,她便与蕾蕾和几个姊妹走散。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