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大猫将军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五


  “要是那办法仍是无法解开……”墨瑛熙不敢想象后果。

  岑佩南忙不迭的道:“一定成的、一定成的,我觉得书中那高人说的话很有道理,当初施咒的铃辅公主,不惜以性命为祭来诅咒你,想让你活着比死还痛苦,可只要你死去,那恶咒自然也就无用,所以只要你能假死片刻,定能解开那诅咒。”

  一旁,古总管发现自个儿彷佛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闭紧嘴巴,完全不敢出声。

  墨瑛熙将那段文字仔细再读了几遍,最后眸光定在“置之死地而后生”那几个字上头。

  半晌后,他心中有了决断,他让岑佩南去领朱涓进来,同时让古总管离开。

  古总管没敢开口,朝世子行了个礼,匆匆转身离去。无须世子叮咛,他也明白适才他在屋里的所闻所见,绝不能对外泄露只字片语。

  朱涓进入小厅,与墨瑛熙静静的互相凝视,所有的话语,都已写在彼此的眼神里——

  为了你,我愿意犠牲一切,包括我的性命。

  我不需要你的命,我只要你安好的活着。

  岑佩南杵在一旁也没出声,安静的看着两人眉目传情。

  片刻后,朱涓缓缓举步朝墨瑛熙走去,来到他面前,她漾开微笑,投入他的怀里。“我们试试书里写的方法吧。”她可以为了他付出性命,但此时她舍不得死,因为她想陪伴他一生。

  墨瑛熙舒臂圈抱住她。“嗯。”

  她接着轻声对他说道:“倘若没有成功,我想要你知道,能为你献上我的生命,我甘之如饴,我知道这定会令你痛苦,可是你要记住,当我将生命交付予你时,你就不再是一个人,我将永远与你同在,时时陪伴着你,你不会是孤单一人,为此,你要活得更好,咱们不能让对你施咒的公主的诡计得逞,要T?”

  岑佩南听了她这番话,眼眶不禁有些湿意。

  墨瑛熙深深的凝望着她,并未响应。

  “答应我,好不好?”朱涓轻拉着他的衣袖央求道。

  墨瑛熙拒绝不了她的要求,终于颔首。

  见他答应,依偎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她心神一松,眼皮沉重得再也撑不开,昏睡了过去。

  他紧紧搂住她的身子,在心中发誓,不论结果如何,此生终不负她。

  尾声

  “人家当初答应婚事可全是为了帮他,现下被退了亲,成了全京城的笑柄,皇上叔叔,您老人家可得替我讨个公道。”凤昌郡主毫不畏惧的搂着皇上的胳臂撒娇。

  温靖和扳不开被她紧搂住的手臂,没辙的扶额道:“那你想朕怎么替你讨公道?”

  她歪着脑袋,一双古灵精怪的桃花眼眨了眨。“既然我被退了亲,不如您再另赐一椿婚事,当是弥补我吧。”

  他狐疑的望着她。“你瞧上了哪家的小子?”

  “就是那个老是跟在墨瑛熙身边的岑佩南。”

  “那小子倒是长得一表人才,行军打仗也颇有能力,可朕怎么听说比起女人,他好似对生得白白净净的少年更感兴。”岑佩南有断袖之癖的谣言也不是一、两日了。

  “就是这样我才想嫁他嘛,他喜欢生得白净的少年,我呢,喜欢娇滴滴的美人儿,日后呢,他玩他的,我玩我的,谁也别管着谁。”

  温靖和听见她这番惊人之语,挑起眉,斥责道“荒唐!你把婚姻大事当成儿戏了吗?”

  “没呀,我是认真的想找个合适的丈夫,先前墨瑛熙同意我的要求,所以我才肯答应帮他,哪里知道他竟给我毁婚。”

  “朕听说他给了你五万两白银,外加二十匹上好的骏马,给你赔罪。”

  “是没错,可我的脸也丢光了啊,这会儿需要有个人帮我把脸面给捡回来,皇上叔叔,您就答应我吧。”

  “朕得问问岑佩南。”这个侄女如此荒唐,他是个明君,可不想被史官记下个不顾臣子意愿,胡乱指婚的罪名。

  翌年三月,太后寿诞过后,墨瑛熙返回西南驻地,他骑在马上,伴随着一辆马车缓缓朝着西南而去。

  岑佩南并没有同行,他在两个多月前,听闻凤昌郡主想嫁给他的事,早已吓得连夜逃往西南。

  几只猫受不了被关在马车里,纷纷窜到车顶上去玩,二花则大胆的跳到了墨瑛熙骑的马上。这会儿它不再怕他了,因为他身上已没有过去那种可怕的猛兽气息。墨瑛熙没赶它走,任由它窝在他怀里。

  当初就是这几只猫儿,将岑佩南搁在房里的书给叼了出去,使得书里最后那段文字显现出来,它们立下这样的大功,他给它们的奖赏是每天都有吃不完的鱼。

  他抬手摸着二花的脑袋,一时没忍住,好奇的问道:“你们当初怎么会想把那本书偷给涓儿?”

  “喵呜。”宛如在回应他似的,二花叫了一声。

  他没听懂,也没再追问下去,回头见车里的妻子醒了,正掀起车帘朝他笑着看过来。

  “二花怎么跑到你那儿去了?”

  “它约莫是想骑马吧。”墨瑛熙放缓速度,来到马车旁,问道:“你要不要也出来,我载你骑一段路。”

  这会儿春阳灿烂,春光正好,晒得人暖暖的,连心都暖了起来。

  “好。”朱涓笑应了声。

  吩咐马夫停车,墨瑛熙将她抱上马,让她坐在身前,拉起身上墨绿色的斗篷围着她,两腿夹了下马腹,让马徐徐跑了起来。

  朱涓抱着二花,偎在丈夫怀里,脸上的笑容如同三月春阳。

  他已解了身上的恶咒,她相信今后他们的人生将会如同此时春阳一样明亮灿烂。

  那本挽救了他们的书,被两人当成了宝贝,仔细收藏着,将来还要再传给后代子孙。

  被独自留下坐在马车里的玉梨,羡慕的将下巴枕在窗子上,看着马上的两人,忍不住喃喃的向天祝祷,期望她的命定之人能快点出现。

  沿途春花盛开,在春风里摇曳绽放着它们的美丽,墨瑛熙瞧见路旁一株浅黄色的小花,特地停下马,摘了一朵,插在朱涓的鬓旁。

  那花乍看并不让人惊艳,却如同她一样,禁得起久看。

  朱涓含笑的在他脸颊上轻轻一啄,他低下头,封住她的唇瓣。

  此后天涯海角,永远相伴相随。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