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大猫将军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玉梨刚去替她沏了壶茶,进房瞧见她就这么趴在桌上睡着,只好和晓梅一块儿将她扶上床榻。

  见两人这般扶着她,主子都没醒,晓梅讶异的道:“涓姨娘这是被瞌睡虫给附身了吗,怎么越来越贪睡?这会儿才申时,涓姨娘连晚膳都还没吃,便又睡过去了。”

  玉梨有些担心。“怕是得了什么病,等世子回来,得让世子再给涓姨娘找个太医来瞧瞧。”

  墨瑛熙很快的再找来太医替朱涓诊脉,但结果还是和之前一样,说她是精气虚乏所致,再开了补养精气的药方给她。

  但朱涓喝了半个多月的药,仍不见起色,且越来越严重,一天里她有大半的时间是在昏睡中度过。

  墨瑛熙接连替她再找来几个太医,然而他们却都瞧不出问题,只知她精气亏乏的情况越来越严重。

  最后一个太医来为她诊治后,直言道:“依下官所见,夫人的情况就彷佛她的生气被什么给吸走了似的,亏虚得太严重才会这般,这种情况下官也未曾见过。人之精气乃生命之本,倘若再继续这般损耗下去,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闻言,墨瑛熙的脑海中隐隐约约有个念头一掠而过,可此刻他忧心如焚,静不下心深思。

  待太医离开后,他坐在床榻边看着昏睡中的朱涓,冷黑的眸子里流露一抹忧色,现下她一天醒着的时间只有三、四个时辰,她甚至已经有好一阵子在他变成狮身前就睡着,无法陪伴变成狮子的他,连她养的那几只小猫儿,也因为她的冷落,时常躐进屋里头来找她。

  墨瑛熙瞧见那三只猫儿又躐了进来,喵呜喵呜的朝躺在床榻熟睡中的她叫着,似是在叫她起来陪它们玩。

  二花见她仍没醒,突然跳到柜子上,抬起爪子将搁在上头的一只花瓶给推落。

  匡的一声,花瓶的碎裂声响终于惊醒了朱涓,她抬起沉重的眼皮,瞥见坐在床边的墨瑛熙,连忙坐起身。“我又睡着了吗?现下是什么时辰了?”

  “快酉时了。”他拿了件外袍给她披上,现下已是秋末冬初,天气渐寒。

  “啊,我竟睡了那么久。”说是这么说,但她还是觉得困倦,眼皮半睁半阖的偎靠着他。“对不起,我也不知为何,老觉得困……”

  墨瑛熙扶着她躺回榻上,替她拉好被子。“既然困了就睡吧。”他不忍见她这般勉强睁着眼。

  “可是我想陪着你。”他在,朱涓舍不得把双眼闭起来,眼皮一阖上,便再努力撑开。

  她这模样,看得他心头微微一疼。“你放心睡吧,我会在这儿陪着你。”他握着她的手,眉峰紧攒着,他知道她眼下这情况不对,可偏生就连太医都查不出问题来,他不得不想,难不成她也中了什么诅咒,才会这般贪睡?也决定明天要请钟天师过来给她瞧瞧。

  “喵呜、喵呜……”三只猫儿见她转眼又睡着,喵喵叫着想再叫醒她,它们几次想靠近她,但碍于墨瑛熙坐在床榻边,令它们不敢靠得太近。

  倏然间,三只猫儿看见原本拥着她的墨瑛熙,变身成一头猛狮。

  即使早已亲眼目睹过他变身成狮子,猫儿们仍惊吓得逃窜出去。

  墨瑛熙抬起爪子替她将被褥掖好,跳下床榻,掩上了房门,啾见柜子底下掉落一本书,他心忖可能是适才二花跳到柜子上,打翻花瓶时跟着落下的。

  他走过去,发现这本书是他先前在那家奇异消失的书铺里所购得的那本,这几个月来他几乎已遗忘了它,此时他惊讶的发现,书册打开的那一页,原本模糊无法辨认的字迹,如今竟能看得清楚——

  陶大郎恢复人身时间渐长,甚喜,然其妻却日渐虚弱,陶大郎觉察此事,得一友指点,寻访一高人。

  高人曰:“汝所中之咒,若要解开,须吸食人之生气,且其人须是与汝心意相通者。”

  陶大郎震惊不已。“莫非要解此咒,须得以情投意合之人的性命才能解除?”

  “然也。”

  “吾妻待吾至真至诚,告岂能以其命换吾解咒,若此,吾情愿终生不解此咒。”

  “汝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愿闻其详。”

  “只要汝妻对汝之心意不改,汝便无法停止吸食汝妻之生气,此生气,实乃是情。”

  “那吾该如何做才能停止吸食其精气?”

  “唯有令汝妻断其情、绝其意、改其心、移其志才能停止。”

  墨瑛熙瞪大双眼,心中震愕,猛地思及太医所言——

  “夫人的情况就彷佛她的生气被什么给吸走了似的,亏虚得太严重才会这般……”

  他明白了,是他吸走了她的精气,才会令她精神不济,常常陷入昏睡。

  先前他误以为是钟天师以发灰解咒之效,此时回想起来,他提早恢复人身时,正是她向他吐露心意时。

  他将书上的内容再仔细读了一遍,发现下一页还有字,但一如先前模糊不清,无法辨认。

  他急着想知道后续,用爪子翻来覆去的拨弄着那书,可那些字仍看不清。

  突地,他思及有些隐密的书信会以特制的药汁书写,待干时,药汁便会消失,只有烤过才能再显现出来,可他看着此时自个儿那毛茸茸的狮爪,担心一个不慎,将书给烧毁,如今他只能等到恢复人身时再把书拿去烤火。

  他躁动难安,来来回回在房里踱着步,半晌后,走到床榻旁,看着沉睡中的妻子。若要以她的性命来为他解咒,他所做的选择将会与书中的陶大郎一样,他情愿一辈子都不解咒。

  然而即使如此,她也不能继续再留在他身边,除非她对他断情移心,否则他仍会继续夺走她的精气。

  他不知这书究竟有着什么来历,为何书里所记载的故事,竟与他这般相仿,主人翁与他一样皆中了恶咒,就连他这段时日提前恢复人身和涓儿陷入昏睡的遭遇,也与之相同。

  他不得不怀疑这本书的主人翁或许是真实存在的某个人,某人或是他自己,将他的经历记载了下来。

  想到有朝一日,她或许会因为他而永眠不醒,他再也按捺不住悲愤,咆哮出声,“吼——”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