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大猫将军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所以虹姨娘便暗中让奴婢私下买来落胎的藏红花,暗地里掺入药膳中,骗不知情的云珠,说是二少爷让她送去给二少夫人……在云珠被责打一顿,赶出王府后,虹姨娘还命李嬷嬷到王府外头悄悄抓了云珠,将她卖到青楼。”

  墨琏熙不敢置信的愣了好一会儿,他作梦都想不到,在他眼里温柔绝艳的表妹,心肠竟会如此恶毒。

  伍春莺这回再也容不下杜梅虹,对丈夫撂下了狠话,“此次我和腹中的骨肉差点被她给害死,今后这王府里有她就没有我!你自个儿看着办吧,你若要留她,我便命人收拾收拾回明康侯府去,让我爹给我作主讨公道。”

  闻言,墨琏熙不得不先安抚她,接着赶紧去了母妃那里,禀告这事儿。

  他对杜梅虹的情分自是与云珠不同,何况杜梅虹还是他亲表妹,虽然她做下如此可恶的事,他气恼归气恼,却也只想着罚她一顿,并没有打算赶她出府。

  然而杜氏在得知侄女做的好事后,明快的做了决断,“你休了她吧。”

  墨琏熙惊道:“休了她?可梅虹跟了我这么多年……”

  杜氏抬手打断儿子的话,“你还不明白吗?你若不休了梅虹,春莺是绝不会善罢罢休的,春莺背后有明康侯撑腰,咱们没必要为了一个杜梅虹与她过不去。”

  知道这一切全是杜梅虹的设计,杜氏心寒得不愿再留下她,且以她这般恶毒的心性,她也不放心让她继续留在儿子身边,今日她可以这般算计伍春莺和云珠,哪一天说不得就算计到他们母子头上。

  墨琏熙酌量了轻重,终是依从了母命,亲笔写下一封休书。

  “这休书我会命人拿去给她,让她收拾收拾,明儿个便差人送她回你舅舅那里。”看出儿子对杜梅虹多少还有些情分,杜氏叹息了声。“不是为娘的狠心,实在是我没想到她为了谋害春莺,竟会做下这种事来,她这般心狠手辣,委实不能让她再留在府里,否则还不知道要生出多少事来。”

  “孩儿明白,她这次委实做得太过了。”墨琏熙应了声,没再多待,便告返了。

  杜梅虹到底跟了他几年,又是他年少时头一个心悦之人,且此时二十二岁的她仍是芳华正茂、美艳绝伦,让他舍不得就这么送走她,他心中盘算着要将她暗中给养在外头,便去找她想同她说说。

  杜梅虹也得知心腹侍婢已经全盘招供了,但仍想向墨琏熙辩解,“那事不是我做的,是有人想陷害我……”

  墨琏熙不想再听她的狡辩之词,喝斥道:“够了,这事大哥已命古总管调查个清清楚楚,落胎药确实是从你房里搜出来的,你身边的侍婢也亲口招供你所做的一切。我就想云珠那丫头哪来的狗胆,敢谋害春莺,原来这一切全是你在背后所为,母妃已得知此事,还让我休了你。”

  听见最后一句话,她又惊又怒。“休了我?!不,你不能这么对我!当年我舍了瑛熙哥跟了你时,你亲口答应过我要照顾我一辈子,绝不让我受一点委屈,可是这几年来你是怎么对我的,天天让我受那伍春莺的气……”说到这儿,她垂泪啜泣。

  见她泪涟涟的模样,他不禁心生怜惜,哄道:“你放心,我不会真把你送回舅舅家,但这休书却不得不写,否则春莺绝饶不了你,我打算暂时先送你离开王府避避风头,等这场风波平息了再说。”

  “我不走,我要去见姑姑!”杜梅虹拿出手绢抹着泪,心中恨死了墨瑛熙,若非他突然插手,事情也不会被揭露出来。

  “你去见母妃也没用,就是母妃逼着我写下休书的,她得知你做出这种事后,不愿让你再留下。”

  她仍试图狡辩,“你相信我,我是遭人冤枉陷害……”

  墨琏熙委实受不了,都到了这个地步,她竟还不承认。“是不是遭人冤枉,你自个儿心里清楚,所幸春莺肚子里的孩子保住了,否则连我都无法原谅你。王府眼下是容不下你了,你要不就回你爹那里,要不就听我的,让我另外安排去处。”他直截了当给她两个选择。

  最后杜梅虹不甘愿的选了后者,她不能这么丢脸的回娘家。

  然而就在杜梅虹被墨琏熙暗中藏在京城一处私宅的第三日一早,却被下人发现她悬梁自缢身亡。

  此事也让杜氏得知儿子背着她所做的好事,召来儿子斥责他一顿。

  墨琏熙却始终想不透,好端端的杜梅虹为何会突然自缢,他昨日才去看过她,她虽仍感到忿忿不平,但似乎已暂时接受了眼下的处境,两人还缠绵欢爱了一场。

  而此时,伍春莺房里有个明康侯派来的下人,正在向伍春莺禀告,“您托付的那件事,侯爷已差人给您办妥了,往后她不能再气着您,更没办法再害您。”

  伍春莺点点头,让身边的嬷嬷给了赏,打发他回侯府去。

  原本若是杜梅虹乖乖回杜家去,她倒是可以给杜梅虹留一条活路,可她偏偏还纠缠着墨琏熙不放,这就不能怨她心狠了,她绝不容许墨琏熙表面上休了她,却暗地里与她纠缠不清,更何况当初是她先对她下手,她让爹帮忙除掉她,也只是回敬她罢了。

  伍春莺抬手抚摸着高高隆起的肚腹,面容上那抹冷酷顿时消散,被满满的慈爱所取代,她柔声的对腹中的孩子说:“宝宝,再过一个多月你便要出世了,届时你可别太折腾娘,快点出来啊。”

  当杜梅虹的死讯传到岑佩南与墨瑛熙耳里时,墨瑛熙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倒是岑佩南立刻额手称庆,“死得好!当时她竟然还有脸跑来威胁你,要你去说服王妃收回成命,否则就要对外宣扬你身中恶咒之事。”

  他还记得那时墨瑛熙只回了她几句,就把她吓得狼狈离去,不敢再提——

  “我当初是为救皇上而身中此咒,你若不怕皇上降罪,只管说去。”

  得知杜梅虹悬梁自尽,朱涓总觉得这不像她会做的事,不过既然人已死,也没什么好再追究的,而且她最终会有这样的下场,不得不说,也算是恶有恶报吧。

  她想着想着,打了个呵欠,眼皮渐渐撑不住,趴在桌案上便沉沉睡着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