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大猫将军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不论是前生抑或今生,杜梅虹都如此可恨,她委实看不过去,不愿再让她的诡计得逞,然而心下又有些担忧,他对杜梅虹不知是否仍存有情分,得知此事后,会不会袖手不管。

  “与她有关?是何事?”他与杜梅虹之间早已没什么情分,不过听她提及与她有关,仍不免有些意外。

  朱涓让玉梨将云珠带进来,对仍惊吓得回不了神的云珠说道:“你若想活命,就把你的事老老实实的告诉世子,不得有一丝虚假,知道吗?”

  云珠明白这是朱涓给她的申冤机会,连忙稳住心神,朝墨瑛熙跪下,悲愤的泣诉,“禀世子,奴婢原是在几个月前被虹姨娘相中,找去服侍二少爷的通房丫头,名叫云珠,先前因奴婢遭虹姨娘所骗,误送掺了落胎药的药膳给二少夫人服用,害二少夫人差点落了胎……最后二少爷命人将奴婢责打一顿,赶出王府,谁知道虹姨娘竟命人来抓奴婢,把奴婢卖进青楼,说是要让奴婢沦为人人皆可糟蹋的妓女!”

  事到如今,她已经完全明白过来,她这是遭到杜梅虹的利用,杜梅虹不仅将她当成了替死鬼,还把她发卖到青楼,此时她恨死了杜梅虹,恨不得揭穿她那张绝艳脸孔下的蛇蝎心肠。

  云珠接着又将这几个月来的事一股脑的说了出来,包括杜梅虹怎么吩咐她暗中同伍春莺作对,还有上次她也是在杜梅虹的教唆下,刻意惹得伍春莺暴怒,令她恼怒得想命人将她打死,杜梅虹再及时带着墨琏熙过来解围,好让墨琏熙看清伍春莺残暴的性子,进而对伍春莺心生厌恶。

  “……虹姨娘先前假意对奴婢好,处处唆使奴婢替她给二少夫人使绊子,好教二少爷越来越讨厌二少夫人,奴婢没想到原来她连奴婢也算计了,设下这种毒计想谋害二少夫人,再嫁祸给奴婢!奴婢不过是个出身低贱的通房丫头,比不得虹姨娘和二少夫人,陷害她们两人,对奴婢能有什么好处?二少爷也绝不会因此就把奴婢抬了身分,奴婢是疯了才会这么做,可奴婢没疯,这一切全是虹姨娘所为,求世子替奴婢伸冤,还奴婢一个公道……”说到这里,云珠泣不成声的重重朝他磕头。

  听完,墨瑛熙微露惊讶之色,略一思忖后,他疑惑的望向朱涓。“你是怎么得知杜梅虹会将她卖到青楼,而让玉梨去将她带回来的?”

  朱涓神色冷静的解释,“因为虹姨娘先前曾想让我去伺候二少爷,后来又不死心再找了云珠,我总觉得这事有古怪,虹姨娘是二少爷的妾,为何会这般殷勤的想找通房丫头伺候二少爷,于是便多留了个心眼,今日在得知云珠的事后,我便让玉梨她们多加留意,所以她们在云珠被赶出王府后暗中跟着她,才会亲眼看见云珠被卖到青楼,然后将她带了回来。”

  玉梨她们当时一路跟到了青楼,后来还是抬出墨瑛熙的名号来,才逼得老放了云珠,老鸨约莫是认为,这八成是寻阳王府里的那些妻妾在勾心斗角,不愿沾惹麻烦,这才摸摸鼻子认赔。

  墨瑛熙听完朱涓所说,也想起先前杜梅虹确实曾想让她去伺候墨琏熙的事,接受了她的解释,看向云珠,让她起身。“这事我会命人去查证,倘若你所说无误,

  我自会还你一个清白。”他让玉梨先将人带下去,接着他回头对朱涓吩咐道:“这事你不要出面,其它的由我来接手。”

  这是为了保护她,不管如何,杜梅虹总是母妃的侄女,若是让她们知晓是她插手,怕是会对她心存不满。

  知他是为自己设想,朱涓轻轻点点头,感觉到心中有一股暖流淌过,她上前抱着他的腰,低声道:“对不住,给你惹了麻烦。”

  墨瑛熙回抱着她。“既知此事有冤屈,总不能让无辜之人沉冤莫白。”他抬起她的小脸,却见她的脸色很是苍白,都吃了一个多月的药仍没改善,他蹙拢眉心,打算让太医再过来给她瞧瞧。

  墨瑛熙以无意中营救了从青楼里逃出的云珠为由,介入调查这事,他以行军作战时那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先吩咐张嫂,让她引走杜梅虹,再让古总管亲自到她房里搜出了落胎药,有了物证,他接着命人将杜梅虹的心腹侍婢给带过来,进行审问。

  审问是由岑佩南亲自执行,得知寻阳王府出了这种事,他兴致勃勃的自动请缨,以军中拷问细作的手法,把她吓得什么都招了。

  最后,墨瑛熙让古总管将那侍婢和从杜梅虹房里搜出来的落胎药一块带去给伍春莺。

  她是受害者,有权知道究竟是谁害了她,也有权发落害她之人。

  古总管暗中抹了抹冷汗,当初听说是云珠在药膳里投了落胎药,他压根不信,她一个通房丫头,哪来的胆子做出这种事,可偏生主子们都信了虹姨娘的话,认为是云珠所做,一来没证据,二来他委实也不想得罪虹姨娘,对这事只得闭口不言。

  哪里想到世子会忽然出面,并以雷霆手段,不到两个时辰就查出了真相,而且世子最高明的是,把人证物证一并送给二少夫人,让她这个受害者自个儿定夺。

  依这几年二少夫人与虹姨娘之间的嫌隙,他用不着多想,都知道虹姨娘会有什么下场。

  虹姨娘再怎么说都是王妃的侄女,杖毙她不可能,所以二少夫人只怕会让二少爷休了她。

  不久,当伍春莺见了古总管送来的物证和人证之后,果然气坏了,若非太医交代她要躺在床上好好安胎,她恐怕早已冲去杀了杜梅虹。

  在嬷嬷的劝抚下,她把墨琏熙叫来,让他看证据,并让那侍婢把事情再说一遍。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