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大猫将军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可他不忍将她吵醒,索性陪着她一块躺在喜床上,片刻后,初绽的晨曦从窗子照进房里,他侧着身望着她的睡颜,抬手轻轻描绘着她那张越看越美的脸庞。

  有些人乍看令人惊艳,却不耐久看;而有些人第一眼瞧着不觉得如何,可越看越有滋味,朱涓就是属于后者。

  他看着看着,情不自禁俯下脸,在她粉嫩微张的唇瓣上轻啄一口,想再啄吻第二口时,突然迎上她缓缓睁开的双眼。

  她的眼神有些迷蒙,似是不知他在做什么,那娇憨呆傻的模样瞧得他心痒难耐,彷佛有根羽毛在他胸口上挠着。

  他没委屈自个儿忍着,因为她已是他的妻,即使名义上她是他的妾,可他打心里认她为妻,他动手剥着她身上还没换下的喜袍,喜袍下还穿着一层中衣和一层里衣,这么多件层层迭迭的衣裳脱起来很麻烦,而此刻他涨痛的欲望几乎快等不及想占有她。

  刚苏醒的朱涓怔了怔,才明白过来他想做什么,腮颊登时染上红霞。

  她没有推拒,见他手忙脚乱的脱着她的衣裳,她连忙抬起身子,配合着他的动作,接着她发现他此时全身赤裸,更感羞臊。

  当她白玉般的胴体毫无遮掩的曝露在面前,墨瑛熙觉得下身胀得更痛了,但他没有贸然占有她,他的手揉抚着她娇嫩的酥胸,他的唇含着她可爱的秀耳,用唇齿轻啮着,他的手移向她柔嫩的纤腰,一寸寸探索爱抚。

  朱涓的身子在他的抚摸下染上一层嫣红色,当他的手再一步一步往下移时,她难耐的紧搂着他的颈子,吐出细碎的娇吟,最后她两条白玉般的长腿缠在他劲实的腰上,催促着他占有她……

  朱涓一早本该去向王爷、王妃奉茶,却因为清晨的一场欢爱,令她疲惫得又沉沉睡去,墨瑛熙便遣人去知会父王和母妃,午后再过去向他们奉茶。

  杜氏听完下人的禀告,怒斥道:“朱涓才刚进门便如此贪懒,成何体统!”

  坐在一旁的寻阳王安抚道:“瑛熙虽是纳妾,却也是他头一回成亲,难免血气方刚,折腾得久了些,晚些起来也不打紧。”

  他知道儿子入夜后便会变身为狮子,明白昨晚两人定然不能圆房,只能待今早变回人身时再行圆房,因此他倒也不怪朱涓,反倒让下人去说了声,让两人今儿个好好歇着,明儿个再来奉茶就是。

  见丈夫这般偏袒朱涓,杜氏心中虽不满,却不好说出口,免得被丈夫以为她是有意刁难朱涓,只得讪讪的应了声。

  此时的喜房里,墨瑛熙拥着再次酣睡的妻子,那双素来凛然难犯的眼眸此刻犹如刚融化的春水,温柔得不可思议。

  他精神奕奕,没有丝毫困倦之色,要不是妻子已累得睡着,他几乎可以再来个三、五回。

  他结着厚茧的掌心轻抚着她的腮颊,目不转睛的凝睇着她的睡颜,他原以为他这辈子再也不会对哪个女子动情,而现下,他的心又活了起来,里头装了满满的她。

  是她修补了他曾受创的心,是她让他明白,一旦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是真心实意时,当对方遭遇可怕的事,仍会不离不弃的守着对方、疼惜对方,而不会无情的弃对方而去,倘若不能与之患难与共,便意味着那个人没有付出真心。

  此时他也明白当年杜梅虹之所以能够那么轻易的背弃他,不过是因为她对他从未付出过真心。

  不过他现在已得到了一颗更珍贵的心,他将朱涓轻轻的拥入怀里,在她耳畔低声许下承诺,“涓儿,我允你一辈子陪着我,而我也将一辈子陪伴着你,此生不离不弃。”

  朱涓成了寻阳王府里所有丫鬟最羡慕之人,见她受到世子的宠爱,她们也都忍不住春心荡漾,想着自个儿是不是哪天也能入了哪位少爷、主子的眼,而得到那般眷宠。

  因此当杜梅虹朝一个有着几分姿色的丫鬟招了招手,她便毫不犹豫的答应去伺候二少爷。

  那个丫鬟名叫云珠。

  杜梅虹命人为她特意打扮一番,送到了墨琏熙的寝房里。

  风流多情的墨琏熙见她模样生得不差,加上先前饮了酒,便收下了她。

  杜梅虹还教云珠该怎么讨好墨琏熙,怎么暗中与伍春莺作对,给她使绊子,让墨琏熙越发厌恶骄蛮暴躁的伍春莺。

  这些事,这段时间沉浸在新婚喜悦中的朱涓并不在意,只要杜梅虹没再来惹她,她也不打算再追究前生的仇,因为她这一生已经很圆满了。

  在成了墨瑛熙的妾后,她无须再到厨房干活,每日不是陪着墨瑛熙,就是陪着猫儿们玩,日子过得很悠哉,只除了觉得精神似乎越来越不好,往往到了夜里,与变成狮子的墨瑛熙说着话,便会不知不觉睡着,或者是在替他梳毛时困倦得睡了过去。

  此时在后院看着体形又长大一圈的大花它们,朱涓和玉梨分别将手里三只两人缝制的老鼠玩偶朝远处扔去,让三只猫儿去追。

  因为都已过了两个多月,它们仍只会抓些小虫子,让朱涓不免有些担心,决定亲自训练它们捕猎。

  她不敢抓活生生的老鼠让大花它们练习,只好先用它们玩了好一阵子的老鼠布偶代替。

  明明丢出去的玩偶有三只,但小猫们却追上了同一只布偶,还争抢起来,打成一团。

  玉梨见状笑道:“涓姨娘,我早就说了你丢假的没意思,要么就扔真的。”

  朱涓亲自点了她来伺候,但此刻朱涓身分已不同往日,她也得跟着改口喊她一声涓姨娘,不能再唤她的闺名。

  朱涓摇头。“让它们去抓捕是一回事,要我亲手将活老鼠丢给它们吞吃,我不敢。”

  玉梨提醒道:“没人要你亲手扔,你这会儿身分已经不同,你可是涓姨娘,吩咐一声,自然有下人替你办。”

  朱涓想了想,还是摇摇头。“还是先这么练习吧。”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