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大猫将军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惊骇中,朱涓揉了揉眼睛,再定睛望过去时,她惊愕的发现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石大哥!

  她心下更加认定方才是她看花了眼,石大哥应是藏在狮子后头,狮子刚好走开,她才会错以为狮子变成了人,这么一想,她不禁四下搜寻狮子的身影,但院子里只有石大哥一人,压根没见到什么狮子。

  等等,石大哥好像是赤裸着身子……她的目光定在正拿起搁在一旁的衣物,一件件穿上的他身上,两只眼睛惊骇得瞪得老大,她骇然的想着,也许她方才没有看错,否则好端端的他怎么会光着身子?!

  墨瑛熙早就发现她了,只是方才正逢他变回人身的时间,也没办法出声赶她走。

  奇怪的是,这两日也不知怎么回事,比起先前,变回人身的时间似乎提早了一刻,否则平日里他都会回房里再变身。

  昨天他冷不防在后院变回了人身,没事先准备,只好光着身子走回寝房,今天为了以防万一,他特地命人替他先准备好一套衣物,果然用上了。

  变身为狮子后,他也染了野兽的习性,不喜欢老是待在屋子里,夜里常会待在后院。

  穿好衣物,墨瑛熙这才看向她,眼神冷冽如锋,嗓音也夹带着冻人的寒意,“看够了吗?”

  朱涓惊愕得出不了声,身子也僵住了,只有双眼能眨动。

  看着眼前那张英俊的面容,她努力抑制心中的惊恐,再思及这个人从来没有害过她,还屡屡帮了她,惊惧不自觉少了几分。

  须臾后,她定下心神,暗暗轻吐了口气,挠了挠腮颊,憨笑道:“石大哥,你方才光着身子是在练武吗?”她不敢去想方才瞧见的那幕,只好假装没看见。

  墨瑛熙想起那日杜梅虹说的话,既然适才她已经看到了,他想知道她是不是也像一般人那样会惧怕他,所以他不容许她搪塞过去。“我不是在练武,你方才所见并非幻觉。”

  朱涓没想到他反倒要戳破她的粉饰太平,不免呆住了,不知该怎么接腔,过了好半晌,她才勉强挤出话来,“是吗?想不到石大哥竟然会这种神奇的把戏。”那定是某种把戏吧,否则一头狮子不可能会变成人。

  “我不会什么神奇的把戏,你没看错,你这几天见到的那头狮子就是我,我就是那头狮子。”他残忍的逼她面对现实。

  听他亲口承认,她错愕的张大嘴。“是、是吗?!”她接着想起一件事,脱口而出,“怪不得那日你会知道我想逃出王府的事。”

  墨瑛熙一言不发的瞅着她。

  朱涓被他那双冷黑的眼眸看得头皮发麻,下意识搂紧了怀里的衣物,接着想到她无意间发现了这个天大的秘密,会不会被灭口?她急忙抬起五指,对天发誓,“你放心,这件事我绝不会泄露一个字,要是说出去,就教我不得好死!”

  她这一抬手,怀里原本拿着的衣物没抱稳,掉了下去,她赶紧捡起来,这才想起自个儿一早过来的目的,她紧张的将那身衣裳递到他面前。

  “石大哥,你先前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也没什么好谢你的,所以就给你缝了件衣裳,你试试合不合身。”她期盼的看着他,希望他能收下她的心意。

  知他一向都穿武人的窄袖劲装,因此这件衣裳的衣袖,她特地做成束口的,且为了买这身灰蓝色的布料,她花光了这些年来所有的积蓄。

  墨瑛熙没接过那件衣裳,依旧凝视着她,缓缓启口,“你不觉得我是怪物吗?”

  朱涓用力摇头。“石大哥怎么会是怪物,我不知你为何会变成狮子,可我想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你让无处可去的大花它们继续留在这里,还帮我解决了被迫嫁给陈伯的事,我知道你一定是个好人,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你永远都是我心里那个可靠又善心的石大哥。”说完,为了显示自己没有畏惧和嫌弃他的意思,她朝他走近,拉起他的手,将衣物硬是塞到他手中,一边催促道:“你快去试试,看看有没有不合身之处,我再帮你改改。”

  经历了杜梅虹的欺瞒,他变得不太相信人,他定定的望进她的双眼,想确认她的这番话是出自真心还是虚假,而她迎视他的眼神中,一片坦然,甚至流露出一抹热切的期盼,虽然带着一丝紧张,但他想那是因为担心他不喜这身衣服,因为她的眸光完全没有畏惧,更没有嫌恶。

  须臾后,他接过那身衣裳,转身走进屋里,冷黑的双眸不自觉隐隐透出一抹暖意。

  朱涓站在原地等他试穿衣裳时,发现大花它们不知何时来到她脚边,她蹲下身抚摸着它们。“我今日来得早了些,还没来得及替你们准备早膳,晚点再拿过来,乖喔!”说完,她霍地明白为何先前大花它们会有些惧怕石大哥,定是在他身上嗅到了属于狮子的气味,才不敢接近他。

  她虽然对于方才所见那一幕感到震撼,但此刻留在她心上的不是惊骇,而是满满的疼惜,她想,他背负着这样不可告人的秘密,必定很痛苦。

  但她想不通石大哥明明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变成狮子呢,他又不是妖怪,噫,等等,难不成他真是妖怪?可就算他是妖怪,她也不怕他,因为他是个好妖怪,他不吃人不咬人,还帮了她,不像有些人,外表看着是人,却有一颗野兽的心,就像杜梅虹,她想她的心肝定然是黑色的,又坏又毒。

  越想,朱涓对他越是心疼,想着待会儿他试穿好衣裳出来后,她定要告诉他,不管他是人还是妖怪,只要他不嫌弃她是个丫鬟,她愿意交他这个朋友。

  但等了好半晌,他却迟迟不出来,她忍不住进去瞧瞧是怎么回事。

  进了屋里,她见他已经换上她为他做的新衣裳,她欣喜的想走上前看看有没有不合身之处,来到他跟前,她才发现世子也在,她连忙朝他曲膝行礼。“奴婢见过世子。”

  岑佩南瞟她一眼。“你这丫头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

  昨夜皇上命人传了话,说钟天师带着解咒的方法回到了京城,要墨瑛熙今日进宫一趟,在这重要的时刻,他无论如何也想陪在好友身旁,亲眼看着钟天师为好友解咒,因此他才会起了个大早从岑国公府过来,要陪好友一块儿进宫。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