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大猫将军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朱涓顾不得厨房里有事要忙,快步朝偏院跑去,她迫不及待想当面向他道谢。

  她跑得很快,气喘吁吁的来到偏院,侍卫没拦她,直接让她进去,她在屋里没见着石大哥,瞅见正在一旁沏茶的小厮,忙不迭出声询问:“请问石护卫在吗?”

  “他还在后院。”他们这几个随从小厮早得了吩咐,暂时不能向她泄露自家主子的身分。

  “多谢。”道了声谢,朱涓快步走向后院。

  推开后门,她瞟见他正拿着根羽毛,试着逗弄大花它们,而大花它们仍是离他远远的,小脑袋随着他手里摇晃的羽毛移动,那模样看似很想去扑抓,却又不敢靠近他。

  她有些纳闷,不明白大花它们为何老是不敢接近石大哥,他虽是沉默寡言了些,但为人很好的。

  朱涓站在一旁看着,思索着第一句话要怎么开口。

  大花它们和墨瑛熙几乎是同时发现了她,三只小猫高兴的跑到她脚边撒娇,他回头望了她一眼,英俊的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等着她先出声。

  “谢谢石大哥。”她郑重地朝他弯腰致谢。

  “古总管同你说了。”他说得肯定,因为他发现她舒展了眉心,眼神也不再透着气愤。

  “是,他说虹姨娘让我嫁给陈伯的事,是张嫂吓唬我的。”

  墨瑛熙冷哼了声,“那老家伙倒是会说话,谁也不得罪。”

  “是你去求了世子帮我的,对吗?”朱涓极为感激的瞅着他,她会一辈子记得他的这个恩情。

  他没明说,只是淡淡的道:“这几只猫总要有人来喂食。”

  她先是一怔,随即一惊,难道他知道她想逃走的事?!可她最多只同猫儿和狮子大爷说过,他是怎么知道的?

  她惊疑不定的望着他一会儿,接着心情慢慢镇定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对他更多的感谢,他知道她想逃走,不仅没有揭穿她,还帮助她,她的胸口顿时涨满了感动,而且不知不觉转化为丝丝的情意。

  “石大哥的恩情,我无以为报,日后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只管说一句,我朱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朱涓言词恳切的向他表明谢意。

  墨瑛熙却毫不留情的回道:“你一个小丫头能赴什么汤蹈什么火?这几只猫是你的责任,你只消照顾好它们,休要再推给别人就够了。”

  被他这么一说,她顿时有种满腔真诚热情被人用冷水狠狠一泼的错愕,她讪讪的垂下脸,瞅着黏在她脚边的三只小猫,心头登时一软,弯身将它们抱起来,再抬起的脸上重展了笑颜。

  “石大哥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大花它们。”说着,她将三只猫儿送到他面前。“你要不要抱抱它们?”

  墨瑛熙还没伸出手,大花它们就挣扎着跳了下去,躐得远远的,朝她喵呜的叫着,似是在责备她,居然将它们送到那个有着可怕气息的人手上,这不是送猫入狮口吗?

  朱涓原是想他似是也颇喜欢大花它们,才想让他抱抱猫儿,哪里知道猫儿们竟然这么不给他面子,对他避之如猛兽的跑掉了,她挠了挠脸,露出憨憨的笑容,有些尴尬的解释道:“可能是大花它们同你还不太熟,再过一阵子就不会这样了。”

  他心知这几只猫定是嗅到了他身上那股属于狮子的气味,才会不敢亲近他,他倒也不在意,再过几日钟天师便会抵达京城,届时也许就能解除他身上多年的恶咒,到时这几只猫应当就不会再怕他了。

  见她将三只小猫抱了回来,她一手抱着它们,一手挠着它们的下颚,他忽然觉得自个儿的下颚彷佛也痒得想让人这般挠一挠。

  他明白这是中了恶咒的关系,即使回复人身时,也染了些狮子的习性,他抑住想过去丢开她怀里那三只蠢猫,让她挠他下巴的冲动,转身走回屋里。

  古总管先前来见虹姨娘时,墨琏熙前一晚正好在她这里过夜,因此也听见了古总管所说的话——

  “世子的意思是,他们的年纪相差过于悬殊,硬将两人凑成一对不恰当。世子另外交代,往后府里头下人的婚事,各房主子皆不能擅自发落,须得上禀王妃作主,再则,府中有到了该婚配的下人,若有情投意合者,往上禀告一声,便可自行婚娶。”

  墨琏熙原本不明白古总管一大早上门莫名其妙说了这番话是何意,询问之后,才得知前因后果,因此待古总管离开后,他忍不住轻斥杜梅虹,“你好端端的没事做什么去为难一个丫鬟,将一个才十几岁的丫头嫁给五十几岁的老头,这种事你也做得出来,难怪大哥会不高兴。”

  杜梅虹恼恨极了,可是当着墨琏熙的面,她隐忍着没发作,只是眉尖轻蹙,露出无辜委屈的神情。“我先前也不知道陈轩已经这么老了,只是听说那丫头身世可怜,想给她找个依靠,又听下人提过府中有个花匠为人老实又勤快,所以才想促成这桩好事。”

  见她的模样柔弱可怜,他也舍不得再责备她,好言哄道:“八成是那下人同那丫头有仇,才故意这么说,这事怪不得你,好了,你别自责了,晚点好好惩罚那个乱说话的下人也就是了。”

  她依偎在墨琏熙怀里,语气微露一抹担忧,“我怕这事会让大哥以为我是存心害那丫头,当年咱们的事,已让他不谅解我,现下只怕又更不待见我。”她没料到墨瑛熙竟会出面干涉这件事,还为此下了那样的命令,心中对朱涓更恼上几分。

  “你别多心,大哥不会那么想。”墨琏熙安抚道。

  对这位兄长他不是没嫉妒过,可在兄长为自己挣得了一品镇国将军的地位后,那些曾有的嫉妒都消失了,因为他明白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比得上兄长。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